飞絮(⁄ ⁄•⁄ω⁄•⁄ ⁄)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愚弄了死亡,嘲笑了光阴

【盾铁】我回来了/甜饼一发完【七夕节贺文】

七夕节贺文!
祝大家七夕快乐(๑•̀ㅂ•́)و✧
原本只是个小脑洞结果越写越多回过神来1w+了
私设如山,公爵铁x男仆盾
副cp锤基
不喜勿入
ooc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1912年春。
  
  
  Tony·Stark坐在汽车上,盯着窗外不停闪过的一片片绿色直至它们在他眼里变得模糊,可他依旧不舍得将视线移开,常年生活在伦敦城市中央,这样纯天然的绿色实在难得一见。
  
  
  哦不,他不是那种对于酒肉糜烂的生活感到厌倦的贵族,向往着平静安宁的乡间生活,虽然他认为偶尔体会一下乡间生活让自己放松放松也不错,但Tony知道他自己是什么人,他厌恶着刺激的生活,却也离不开那些刺激,那些纸醉金迷,那些虚伪的应酬,那些,金钱,还有名誉,就像让人眼花缭乱的毒品一样将他牢牢缠绕,终和他合为一体。
  
  
  他不喜欢自己的姓,Stark,即使这标志着王室。Howard·Stark——Tony的父亲——是王室至亲,这让他们整个家族都被王室所庇护着。他不喜欢Stark这个姓就像他不喜欢他的父亲一样,可他也心安理得的享受着Stark这个名字给他带来的一切,享受了26年。在父亲去世后,Tony继承了Howard的公爵头衔,成为了当时最年轻的一位公爵,这让他更加肆无忌惮,以至于招惹了不少的权贵。
  
  
  但乔治五世喜欢他,这让他如图穿上了一层厚厚的防护衣,将一切子弹防在了外面。
  
  
  但这次来格洛斯特郡也不完全是他的主意,他本来是要去美国谈事,结果却在去赶火车前倒在了家里,醒来时就看见一边红着眼睛瞪着自己的前女友也是他公司的CEO的pepper,酗酒和香烟让他年纪轻轻得了不少毛病,在她的强烈要求【逼迫】下,Tony被赶到了格洛斯特郡的Thor·Odinson公爵庄园——他另一个好朋友——进行休养。
  
  
  还缴了他所有的烟和酒。
  
  
  实在难以支撑的晕眩感终于让Tony强迫自己将视线从窗外拉回来,他捏了捏眉心,晃了晃头,转移注意力似的开口问了一句:
  
  
  “还有多久?”
  
  
  “差不多还有2英里,公爵陛下。”
  
  
  “那差不多快到了。”
  
  
  “是的,公爵陛下。”
  
  
  “你知道你不用那么拘谨,Friday,我又不会吃了你,从火车站出来之后你就没和我说过一句话。”Tony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葡萄干塞进嘴里。“连回答问题都是回答得一板一眼的。”
  
  
  “事实上我不是拘谨,Boss,我更多的是生气。”被称为Friday的女孩牢牢握着方向盘,她一头自然卷金发绑在后脑勺,像一个巨大的马尾巴,这让Tony很想去抓一把,但他还是觉得惹怒自己的司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鉴于他的生命掌握在这位女士手上,所以他还是克制了自己的手,又从口袋里抓了一把葡萄干:
  
  
  “哦?为什么生爸爸的气?”
  
  
  “……首先,您不是我爸爸,您只比我大两岁,其次,我不是司机,而且我不喜欢开车,您知道的,然而您还是让我驾驶这个大家伙到站台接你。”
  
  
  “哇哦,敬称都没有了?看来我还是太宠你了小家伙,关于这个,只有你在格洛斯特郡不是吗?我当然……” 
  
  
  “Steve·Rogers也在格洛斯特郡。”Friday回头看了一眼Tony,满意地看着Tony的表情逐渐凝固。
  
  
  这个Steve与Tony有……一些渊源,他原是康斯坦丁伯爵家的第一男仆,在伦敦的聚会时,康斯坦丁原本的贴身男仆突发疾病,结果Steve代替那位男仆和伯爵来到了伦敦,又在当时晚宴人手不够的时候做回了第一男仆,在晚宴上负责端菜斟酒。
  
  
  那个晚宴是Tony继承了公爵称号后首次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他的左臂上还戴着黑纱,却看起来神采飞扬,对于时局的见解一针见血,让许多准备刁难的人被噎说不出话。
  
  
  而当Steve身着一身黑色制服,稳稳当当地端着一盘鱼一样的东西…话说那是什么?他没啥印象了,算了无所谓,反正当他看着Steve向他走过来的时候,他的脑袋是卡了几秒的,哦看看那头打理得体的金发,瞧瞧那健壮的身体,老天爷他的【】胸【】真大,那笔直的腿,那骨节分明的手,他脸真小,还有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睛,上帝啊这是什么完美的男人。
  
  
  而当Steve停在他的位置,俯身下去轻声说出:“需要菜吗?Lord Stark?”时,Tony感觉Steve的气息轻轻撒在他的耳朵上,这让他感觉耳朵瞬间发烫了,花花公子第一次慌了手脚。
  
  
  在晚宴后他悄悄地从康斯坦丁那里要到了名字,还变相套出了一些信息:Steve·Rogers,24岁,父母双亡,16岁开始进大宅训练做男仆,在此期间参过军,打过仗,毫发无损的带着功勋回来继续做男仆,而且距康斯坦丁所知是没有谈过恋爱的。
  
  
  想要搞到一个男仆对他来说是很容易的事情,但他和康斯坦丁关系很好,要是被康斯坦丁知道自己睡了他贴身男仆,怕不是要砍死自己,所以他可不敢轻易对Steve下手,只好默默地盯着人家,之后在伦敦动不动就往康斯坦丁伯爵家跑,结果Steve面没见上几次,还让康斯坦丁的妹妹误以为自己是为了她而来,闹了笑话,但没多久康斯坦丁结婚了,一家人也搬到了乡村,Steve自然也是跟着走了,Tony忙着公事也没那么多时间去乡下,现在想来竟也过了一年多了。
  
 
  陷入沉思的Tony让Friday的得意逐渐变得有些心虚,就在Friday想着要不要说啥时,Tony突然开了口:
  
  
  “他怎么会在格洛斯特郡?我记得他为康斯坦丁工作。”
  
  
  “您知道伯爵夫人一直对Rogers赞不绝口,无论是做事能力,还是那张脸,我想康斯坦丁伯爵大人对此心怀芥蒂。”
  
  
  “人家Steve好歹16岁就在大宅的,而且还是有功勋的人,他不能就这么把这么一个士兵赶走。”
  
  
  “Totally agree,不过康斯坦丁伯爵大人也不算赶走人家,他写了推荐信,Rogers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你猜他现在在哪里工作。”
  
  
  “……哪里?”Tony看着自家小姑娘一蹦一蹦的马尾,心里突然有着一种预感。
  
  
  “Thor Odinson公爵那里。”Friday一脚踩下油门,汽车猛地冲出去,差点没把本就惊讶的Tony给甩出去。“而且根据您的表情,您还对他念念不忘”
 
  
  Tony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领带,强忍住自己欢呼的冲动,对着Friday伸出食指:“再次重申,我本来就是喜欢他,不存在什么忘记他,而且他这次在格洛斯特郡,也是方便了我,我告诉过你我不会轻易放弃的。”
  
 
  “你是准备扳弯他吗?”
  
  
  “如果他本来是弯的那更好。”
  
  
  “如果不是?”
  
  
  “那就,嗯。”
  
  
  “祝你顺利。”Friday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我不想知道细节。”
  
  
  “我也不会告诉你细节的,好姑娘,哦,我看见庄园了。”
  
  
  
  
  
  

  “Welcome!”Tony一下车,就被热情的Thor抱了个满怀。
  
  
  “哇哦!谢了,你最近有在健身啊。”Tony好不容易从热情的拥抱中挣脱出来,惊叹面前人的块头,Thor颇有些得意地握拳让自己肱二头肌紧绷起来给面前的人看,Tony伸手使劲捏了捏,有一种别样的满足感。
  
  
  “咳咳,欢迎来到寒舍,Stark公爵。”
  
  
  Tony循声望向来人,熟悉的黑发绿瞳,一身定制西装在他身上看起来就像是伦敦最有名气的裁缝店的模特,不管什么时候都透露着一种贵族气质。
  
  
  “你什么时候开始叫我Stark公爵了,Loki。”
  
  
  “呃……自从你抱着我哥并且对我哥上下其手之后?”Loki耸耸肩,看着Tony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OK,Tony,上帝啊,真不想看到你。”
  
  
  “这才是我熟悉的Loki。”Tony朝Loki露出一个假笑。“怎么,怕我打扰了你和你哥哥的二人世界?”
  
  
  “Shut up。”Loki瞪了Tony一眼,示意后面有人,Tony这才看到他两后面站在门口那一排整整齐齐的男仆女仆。
  
  
  Tony一眼就看见了Steve,他是第一男仆,就站在管家后面,当然显眼,更别提那个宽阔的肩膀和那张小脸,靠,他甚至比在伦敦的时候还要好看了。
  
  
  “You know what?Thor,我这次来忘带上贴身男仆了,你如果不介意的话……”
  
  
  “哦当然不介意,这些男仆你随便挑。”
  
  
  上道。
  
  
  Tony将手背在身后,悠哉悠哉地走近那一排男仆,他装作仔细挑选的样子来回看了几遍,才看似随意的指了指Steve:“就他吧。”
  
  
  “不错的选择。”Loki用一种很欠扁的调调说道,Tony回头瞪了Loki一眼。
  
  
  Loki回了Tony一个礼貌的微笑:“他是Steve·Rogers,那么接下来你待在Odinson大宅的日子就他来【服务】你啦。”
  
  
  Tony努力让自己不去深究Loki说的那个“服务”的真正含义,他朝Steve露出一个非常,好看的笑容,Steve笑着朝他微微鞠了一躬:
  
  
  “我去将您的行李送到您房间吧。”
  
  
  “麻烦你了。”
  
  
  “没有的事。”
  
  
  好吧,Steve的笑容绝对比他的好看一百倍,感觉就像是,感觉就像是……
  
  
  整个世界都亮了一样。
  
  
  
  
  
  
  “您喜欢吃什么零食?”
  
  
  “什么?”Tony努力将视线从Steve的屁股转移到了他那张脸上。
  
  
  “大宅房间里床头柜上都有零食盒,每天定时将里面的零食替换。”Steve转过身看着Tony,边说话边将手上的衣服折叠的整整齐齐,那成品,pepper看了都要流泪。
  
  
  Tony脚尖在地上轻轻跺了跺:“唔,蔓越莓饼干?甜甜圈?我也不清楚我具体爱吃什么零食,不过我喜欢吃甜的。”
  
  
  “知道了。”Steve朝Tony微微一笑。
  
  
  “你的脸看起来也很甜,甜心。”
  
  
  “所以您准备把我吃了吗?”
  
  
  “……哇哦。”Tony被反调戏的措手不及。“经常有人这么说你吗?”
  
  
  “不算很多吧……”
  
  
  “包括康斯坦丁伯爵夫人吗?”
  
  
  Steve手中一紧,差点把Tony的内裤撕成两半:“什么?没有的事。”
  
  
  Tony将脚上的鞋子踢到一边,像个兔子一样蹦跶上了床:“你知道你被解雇之后伦敦流言四起吗?”
  
  
  “嘴长在他们身上,我也管不了,但我和伯爵夫人绝对没有关系,请您相信我,我不是这种人。”
  
  
  “我知道,我相信你。”Tony突然很认真地点点头,他伸手扯下自己的领带扔到一边,很随意的说。“毕竟你又不喜欢女人。”
  
  
  此话一出,Steve似乎整个人都僵住了,一动不动,Tony将后背靠上床板,饶有趣味地盯着面前的人。
  
  
  “您是,从哪里听到的?”半晌,Steve才转身看着Tony,表情看起来非常的,不好。
  
  
  “这个你不用管。”
  
  
  “……您能不告诉公爵大人吗?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所以你真的是同/性/恋?”
  
  
  “什么?”
  
  
  “上帝啊,你真单纯。”Tony随手操起一个枕头抱在怀里。“我刚刚诈你的,没想到你这么实诚。”
  
  
  好吧,Steve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这看起来就像是吃了半斤马屎一样。
  
 
  “你会没事的,甜心,我看起来是会告发人的人吗?”Tony朝Steve眨眨眼睛。“我们是一队的人。”
  
  
  “这个我知道,您,花名在外。”他垂眸盯着手上Tony的衣服几秒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猛地抬头,把Tony吓了一跳。“我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我。”
  
  
  Tony故意上下扫视了一番Steve,眯了眯眼,扬扬下巴说:“我们之前见过吗?”
  
  
  “……在伦敦,1911年秋季的社交晚宴。”Steve眼里难掩失落,他垂眸盯着自己手上的衣服,把需要看着别人眼睛说话的礼仪忘到了天南地北。“我那个时候还在……”
  
  
  “唐斯坦丁那里,你曾经是他的贴身男仆。”Tony看着面前的人眼中闪着的惊喜笑了。“你当时端着一盘,我记不清是什么菜了,反正是一盘,吃的,然后你向我走过来,问我要不要添一些菜。”
  
  
  “鳕鱼。”Steve盯着Tony的眼睛。
  
  
  “哦对,鳕鱼。”Tony用手轻轻抚弄了一下下巴,满意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喉结动了动。“你很好看,Steve,我不会忘记好看的人。”
  
  
  “您也是位非常英俊的男人,Lord Stark。”
  
  
  “叫我Tony。”Tony起身,慢慢地凑近Steve,他的头发因为刚刚躺在床/上被弄的有些凌/乱,但他深知自己有些乱糟糟的小卷毛搭配那双故意让自己显得有些迷茫的眼睛——他喜欢自己的眼睛,它们很大而且颜色也不错——是让人窒息的法宝,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他掌控着节奏,将呼吸均匀撒在面前的男人的脖颈周围,欣赏着Steve随着他刻意的呼吸频率而从耳朵开始向脖颈蔓延的那一片红色,欣赏着那片清澈的蓝色里的从容逐渐变成慌乱,欣赏着他身上那种虽然努力克制却还是有着的微小的颤动。
  
  
  看来他不需要去进行什么扳弯活动了。
  
  
  
  
  
  
  
  现在距离晚宴还有两个钟头,他应该给Tony换好西装并且挑选好晚宴搭配的袖扣手表。
  
  
  但他完全不想起来。
  
  
  Steve摸着Tony触感完美的屁/股,在心底开始谴责自己。
  
  
  “感觉怎么样,甜心?”这个完美的男人还趴在自己身上,眨巴着那双大眼睛看着自己,问自己感觉怎么样,他感觉怎么样?他感觉好极了,当他看着这个男人被他压在身下时,生理上心理上的双重满足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他暗恋Tony很久了,晚宴上惊鸿一瞥,从此陷入情感的浪潮,他本深知身份的悬殊不敢多有妄想,心想不见便不会太过思念,哪知好死不死Tony天天往康斯坦丁大宅跑,他却只敢远远的站着看着他,连晚宴任务都声称身体不适推掉了好几次,他看着Tony和夫人的妹妹玛利亚在草坪上边散步边谈笑风生,俊男美女,赏心悦目,耳边都是仆人们关于他们的风言风语,没有一刻不在难受。
  
  
  而Tony现在就在这里,就在几个钟头之前,站着看着他,睁着那双该死的棕色大眼睛告诉Steve他爱他很久了,他一瞬间有一种/高/潮的感觉,像是一种,全身都陷入极乐的错觉感,而在下一秒,当Steve极其冷静地锁上了门之后,他们就滚在了一起。
  
  
  “嘿,发什么呆呢?”Tony不满意地掐了掐Steve。“要知道我很少做下面那个。”
  
  
  哦不,他又想起Tony那些为人传道的桃花了,心里一阵阵涌上那种熟悉的酸涩感,Steve知道自己又开始嫉妒了,这可不好,他不能让Tony觉得自己小气,于是他强打起精神:“我的荣幸,亲爱的。”
  
  
  “我喜欢你的身体,你可真壮,你平时都在干什么?”
  
  
  “嘛我打过仗,我是第一男仆,晚宴得我负责上菜,来客需要我在门口迎接并且帮忙搬运行李,至于其他时候,因为不是贴身男仆,不算忙,不过我会去庄园主那里帮帮忙。”
  
  
  “运动量很大,嗯?”
  
  
  “还行吧。”Steve歪歪头,继续揉捏着Tony的臀部,Tony慵懒地让自己在Steve的身上放松着,盯着门上那些精致的雕花走了一会儿神,突然开口:
  
  
  “我们应该起来了。”
  
  
  Steve张张嘴,还是决定把“再躺一会儿吧”这句话咽回肚子里,点点头,爬起来,给自己套上裤子,转身在那一堆自己叠好的内/裤里拿了一条递给Tony。
  
  
  而面前的人却像是腰上的骨头被谁抽走了一样,双/腿向Steve大大的打开,声音里满是被满足过后的慵懒感觉:“你帮我穿。”
  
  
  “Tony……”
  
  
  “你可是我的贴身男仆,记得吗。”Tony嘴角扬起一个弧度,看起来坏坏的。“那么我现在命令你给你的主人穿上内/裤。”
  
  
  Steve捏紧了手中的内/裤,握住Tony的脚踝,把他的脚塞进去,努力不让自己去看那个前不久还有含得有自己东西的地方。
  
  
  “反了……傻子。”Tony轻轻踢了一脚Steve,脚却像是黏在了Steve的胸/肌上一样放不下来了,Steve忍不住笑了,声音低沉,重新把内/裤翻了个面,利落地给Tony套上,低头捏住Tony的脚亲了一口。
  
  
  “该给您更衣了,先生。”
  
  
  “我喜欢你叫我先生。”Tony一跃而起,他跳下床,赤着脚打开衣柜,随便扯出来一套晚礼服扔到Steve怀里。“Jarvis也天天叫我先生,他和我说什么结尾都要带一个Sir。”
  
  
  “Jarvis?”
  
  
  “我的贴身男仆,也是Stark大宅的管家,他有双和你一样漂亮的蓝眼睛,哦对他也是金发,他的声音,好听极了,我有时候会为了听他的声音而让他多和我说几句话。”
  
  
  “我该嫉妒吗?”
  
  
  “你不该,因为我爱的是你。”Tony配合地让Steve给自己套上外套,并且系上领带,打扮整齐的Tony看起来意外的乖巧,他睫毛长长的,是天生往上翘的那种,Steve忍不住俯下身在他眼睛处轻轻一吻。
  
  
  “我也爱你。”
  
  
  
  
  
  

  Tony从来没那么放松过,快乐过,他像是所有陷入爱河的人一样,享受着爱情带来的甜美果实。
  
  
  Steve是他的贴身男仆这一点真是太过方便了,Tony可以随时随地摇铃让他到房间来和自己好好温存一番,也可以名正言顺地让Steve和自己去周边肆意游玩,他们会躲过其他人的视线,在香樟树后给彼此一个甜腻腻的吻,或是在高高的草丛里依偎在一起,看着头顶蓝天白云。没人会来打扰他们,乡村的日子总是安宁的。
  
  
  但他和Steve并不能时时刻刻黏在一起,有时候没法有他在旁陪伴时,Steve会给他写信,他也会写回信,他们的信里满是Tony之前最不屑一顾的柔情蜜意,Tony将这些来自Steve的表白仔仔细细的藏在隐晦的地方,把这当作是他们的信物。
  
  
  Steve他……简直太完美了,每一个地方,他绝对是个足够细心,足够贴心的伴侣,对他一切——甚至有时候有些无礼的——要求照单全收,Tony不知道是不是Steve的男仆生涯带给他的训练,但的确让他很乐在其中,他甚至觉得自己快被Steve宠坏了。而且他知道Steve不是冲着自己的名誉来的,上帝啊看看Steve看着Tony的眼神吧,那湛蓝的湖水里面饱含的爱足够溺死全世界的人,在Tony·Stark二十几年黑暗的人生里,Steve无疑是那一束真正拯救了他的光。
  
  

  而上帝有时候就是不想让你如愿
  

  
  当有一日,Tony计划带Steve一起去湖边时,Loki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口:“Tony,有空吗?”
  
  
  Tony有些诧异地起身:“当然有,进来吧。”
  
  
  Loki进来后转身关上门,他看起来有些不安:“你认识约翰逊吗?约翰逊·贝利”
  
  
  “并不,他是谁。”
  
  
  “呃……他是谁不重要,不过我得问你一件事,你老实回答。”
  
  
  “好的?”
  
  
  “你是不是,和Rogers……?”
  
  
  Tony的脸一瞬间僵住了:“你听谁说的?”
  
  
  “不是我听谁说的,Tony,我是无所谓,毕竟我和Thor的关系你也清楚,但是仆人间已经传疯了,他们都说Steve Rogers把Stark公爵大人迷住了,天天带他出去,有事没事就在房间里还锁着门。”Loki看着面前人越发惨白的脸,还是决定说完。“然后,约翰逊,他是我们这里的一个庄园主,约翰逊,他声称看见了你们在一起,然后今早上门威胁Rogers,说如果Rogers不想让他是同性恋这件事败露的话就给他钱,结果被Thor看见了,Thor拿钱把他打发走了。”
  
  
  Tony感觉浑身失去了支撑的力气,他缓慢地坐下,感觉背后都是汗:“For God sake……替我谢谢Thor。”
  
  
  “我了解约翰逊那种人,Tony,他不会罢休的,他会不厌其烦地来纠缠的,他不敢来找你,但他绝不会放过Rogers的。”
  
  
  “他根本没证据!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说他想钱想疯了所以乱编。”
  
  
  “可行是可行,但你觉得那些风言风语会停止吗?根本不需要证据,Tony,我们国家对于同性恋的容忍度为零,只要有那么一点苗子,苏格兰场那群混蛋不会放过你的。”Loki有些头疼地坐在Tony旁。
  “更何况全伦敦贵族圈除了国王和亲王谁不知道你相比女人更喜欢男人?是因为你的头衔,你背后的势力和国王陛下的厚爱才没人找你麻烦,但Rogers不一样,你根本保不住他的。”
  
  
  “我……”
  
  
  “你知道会怎么发展吗?约翰逊那里会像一个无底洞一样,然后有一天你没有满足他,他就会想尽一切方法引起苏格兰场,引起国王的注意,你们只要一个不小心就能被抓现行,然后被带到法庭上,你会因为你的身份逃过一劫,而Rogers则会因为【引诱权贵】【同性恋】而难逃一死。”
  
  
  Tony盯着Loki的眼睛,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知道Loki是对的,他说的太对了,可Tony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他迷恋着Steve,Steve也爱着他,现在却要因为一个约翰逊……
  
  
  “如果解决掉他呢?”Tony突然说。
  
  
  Loki表情僵硬了一下:“你说的是我想的意思吗?”
  
  
  “这完全可行,让他死的自然些,比如从哪里掉下去了,或者可以给他吃的喝的里加点料……”
  
  
  “Tony,他背后也有人的。”Loki打断了Tony的话。“他在皇宫里有朋友,两年前约翰逊救过洛薇雅公主,约翰逊那废物之所以能在这里有一席之地都是靠洛薇雅公主,你知道洛薇雅有多讨厌你,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弄垮你,我现在怀疑他已经给洛薇雅通风报信了。而且之所以仆人之间会传这种话我估计约翰逊占一部分,而且大家都知道今天他来威胁Rogers的事情,你觉得我们如果这个时候解决他,不会有人怀疑吗?而且谁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
  
  
  “……Steve。”Tony将脸埋进双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我太冲动了。”
  
  
  “听着,我知道这不容易。”Loki有些不忍地伸手捏了捏Tony的肩膀。“但你得做出选择。”
  
  
  Tony有些崩溃:“我不想做出选择,我只想要他。”
  
  
  “但你必须那么做。”Loki一字一句的说。“这对你们都好,你不能让洛薇雅逮到你们的把柄,而且,会有另一个人的,Tony,你可是Tony·Stark。”
  
  
  Tony盯着地板,感觉全身都疼,那种疼从每一个毛孔里崩塌着,让他想不顾一切地大叫,他突然抬头望着Loki,眼睛里似乎一点光彩都没有了:
  
  
  “不会有了,不会有另一个人了。”
  
  
  
  
  
  临近夜晚,再过两个钟头就要敲响晚宴钟了,今天Steve一直在医院帮忙,在晚宴前才冲冲跑回去,而当他敲门进Tony房间时,发现Tony已经自己穿戴整齐了。
  
  
  “God,我很抱歉,Tony……”Steve目触到一边床上那一堆捆得整整齐齐的信,话卡在了嘴边。“怎么了吗?”
  
  
  “Steve……你把门关一下。”Tony垂着头,表情藏在阴影里看不太真切,Steve突然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他转身关上门,突然开始慌张。
  
  
  “我和Loki说了。”
  
  
  “说了什么?”
  
  
  “我明天会回伦敦的事。”Tony非常冷静地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摆,盯着Steve的眼睛。“我们两断了吧。”
  
  
  一招直球。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Tony觉得面前的Steve有些站不住:“是因为今天,那个男人吗?来威胁我的那个?”
  
  
  Steve总是那么聪明,Tony不由地在心里感叹,但他绝不能承认是因为这个。
  
  
  这是为了Steve好。
  
  
  “和他没关系。”Tony听见自己说。“是我厌倦了。”
  
  
  面前的男人瞳孔猛地放大,肩膀无法控制地轻微颤抖,Tony可以清晰的看见Steve脖颈一根一根爆出的青筋,说实话他有点害怕Steve会一拳挥上来。
  
  
  但那可是Steve,宁愿自己遍体鳞伤也要挡在Tony面前的Steve。
  
  
  Tony看着Steve向自己走近,突然伸出手一把把自己塞进怀里,他的怀抱很温暖,但Tony却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百万冰雹疯狂攻击。
  
  
  “别走,别,是我哪里不好吗……”
  
  
  如弃犬般的呜咽,Tony甚至感受到了脖颈的处的湿润,这个看起来强壮无比的大块头因为自己将他的脆弱一展无遗。
  
  
  上帝啊,快来救救他吧,他的心脏快疼死了。
  
  
  “不是你的问题。”Tony最终还是使了些力气推开了Steve,他强忍住眼睛里的湿润,拿起床上的那一堆信,直接扔进了一旁的壁炉里,火焰瞬间吞没了信纸,吞没了一切。
  
  
  Steve没有任何动作,他就是呆呆站在那里,双眼死死盯着那燃烧的火焰,看着纸一点一点化成灰烬,就在那一刻Steve终于明白了心如死灰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他转头看着Tony,伸手扯住了Tony的领带,但他没有动手,而是开始帮Tony整理好刚刚弄乱的领带,说话的声音异常的冷静:
  
  
  “你是不是怕我拿这些信威胁你?”
  
  
  Tony没有说话,只是盯着Steve骨节分明的手出神。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那么干的,但凡你对我动了一丝真心你就会明白。”Steve的蓝眼睛已经开始泛红,他凑到Tony的耳边低声说。
  “但你没有。”
  
  
  “我要迟了。”Tony垂眸掩住眼中的难受,他转身走向房间门,当他将手搭在门把手时,背后突然传来Steve的声音:
  
  
  “我爱过你,也可能会一直爱下去,但我不会原谅你了,希望你谅解。”
  
  
  “……再见。”
  
  
  Steve走到Tony的背后,伸手握住Tony搭在门把手上的那只手,缓慢而又坚定地打开了那扇门,Steve的气息撒在Tony的肩膀上,一如初见,但却已经是截然不同的场景,Tony闭上眼睛,想结束这一天的噩梦,然后他听见了Steve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别见了,我受不了。”
  
  
  
  
  
  
后记:
  
  1914年春。
  
  
  Tony坐在行驶的汽车里,望着窗外飞过的一片片绿荫,绿色的东西总是让人心旷神怡。
  
  
  两年前当他和Steve分道扬镳之后,Tony拜托Loki把Steve留到Odinson大宅,转头回到伦敦。Loki说的对,洛薇雅公主果然得知了消息,她在苏格兰场那里捅出了这件事以至于国王亲自找到他警告他收敛,他原话是怎么说的?
  
  
  “我一直都是闭一只眼睁一只眼,我不介意你和男人玩一玩,哪个贵族不尝鲜?但你别认真了,至少在我统领的时候别认真。”
  
  
  哦不,我最最亲爱的国王陛下
  
  
  Tony·Stark已经认真了。
  
  
  Tony好不容易稳住了国王,表面上继续自己花天酒地的生活,暗地里拉拢洛薇雅的敌人,多方势力寻找洛薇雅的黑料。
  
  
  结果发现这个女人胆子够大,在国王背后搞小动作,与美国一家报社有频繁联系,她之前因为男宠的事情被国王限制了钱财方面,结果开始出卖国王的行程,洛薇雅比较聪明,没有自己出面,但是还是在一次露出了马脚,Tony暗地派人跟踪收集了足够的证据后,直接捅到国王和苏格兰场那里,洛薇雅被宣叛/国/罪除以绞/刑,连带着她背后的势力也倒下了,全英国的报社都因为这件事而疯狂,Tony·Stark就这么变成了一个保卫国家的英雄。
  
  
  他才不是为了国家。
  
 
  Tony揉了揉眼睛,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合照,这是大宅里全体人的合照,Tony当时特地自己洗了一张,把他和Steve单独截了下来,摊牌那天他偷偷留下了那张,没有把他们的一切都扔进火堆里。
  
  
  他还是舍不得。
  
  
  Tony望着照片上的那个看着自己眼神温柔的男人,嘴角扬起的弧度怎么也掩饰不住。
  
  
  “马上到了,Lord Stark。”
  
  
  听到司机的轻声提醒,Tony抬头从窗外望去,他看见了蔚蓝色的天空上那柔软的白云,看见了苍翠挺拔的大树下盛开的鲜花;他看见了不远处的Odinson庄园大宅,看见了Thor和Loki;他看见了门口那一排准备迎接自己的男仆女仆,还看见了那个他日思夜想的身影,他收起照片,对着那个人的方向,轻轻地、一字一句地、坚定地开口:
  
  
  “我回来了。”
  
  
  

END
是HE!HE!HE!
也比较开放式吧……
其实关于这个脑洞还有另一个走向
我到时候也会写出来
开头会一样但后面完全不同
望食用愉快(๑•̀ㅂ•́)و✧

评论(14)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