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亚梅】你想知道你和我们的区别吗?/小甜饼一发完

@刃笑 这位不知道消失了多久的太太的梗
拖的有点久_(:з」∠)_
有人脱粉了!之前都有600粉……
委屈,还准备点梗来着结果一起床599
小甜饼给你们来一发吧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卡梅洛特外的那片森林总是阴暗的,过度茂盛的树枝树叶将阳光结结实实的挡在外面,让这个本应很平常的森林充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
  
  
  而在这个诡异的森林里,有两路人正在疯狂奔跑
  
  
  一路是来自罗赛卡特国的劫匪团伙,他们奔跑在森林里,几乎是手脚并用,脸色惨白,仿佛在躲避什么很恐怖的东西
  
  
  而在他们的身后,一群身穿红色披风锁子甲的人紧随其后,他们是卡梅洛特的骑士团,个个手握利剑,眼睛牢牢锁在前方奔跑的劫匪上,像一匹匹凶猛地狼,在他们最前方的那个金发蓝眼十分俊朗的男人,则是他们的领头狼——亚瑟·潘德贡拉
  
  
  不过这堆狼里,好像混进了一只羊
 
  
  亚瑟回过头看了一眼可怜巴巴气喘吁吁跟在骑士团屁【哈哈】股后边跑还多次平地摔的梅林,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决定什么都不说,继续追劫匪
  
  
  终于,他们把劫匪堵在了死角处,劫匪们似乎是豁出去了,转身就挥刀朝亚瑟他们冲过去
  
  
  然后全部被俘了
  
  
  对,就是那么厉害
  
  
  梅林可能帮了一下忙
  
  
  
  
  亚瑟扯了扯自己已经破烂的袖口,感觉自己背上的汗水可以淹没卡梅洛特,梅林都默默走远了一点不想挨着他,而且众骑士也没一个身上味道好闻的
  
  
  亚瑟叉着腰看了一眼周围,发现不远处有条小河,他招呼众骑士
  
  
  “去那里,洗个澡再回去”
  
  
  一群糙汉子像是得了免死金牌似的纷纷脱下身上的锁子甲扔到一边,扑通一下下了水,搅得一汪河水不得安宁
  
  
  亚瑟褪去衣服,只剩下个裤衩后踏入水中,他还没来得及享受清凉的水,转身刚想让大家动静别太大时,岸上梅林的动作让他一滞
  
  
  他在脱衣服
  
  
  一瞬间,整个湖面都安静了,大家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盯着梅林,表情统一的目瞪口呆,而在下一刻,所有骑士似乎是电影慢动作镜头,将脑袋默默扭到一边
  
  
  亚瑟忽然回过神,有些慌张地跑上岸还差点一个踉跄摔在地,他在梅林脱掉上衣的瞬间阻止了他
  
  
  梅林脱衣服脱到一半卡在那里,亚瑟看着那露出来的半边白皙的身体,咽了咽口水,有些粗鲁的给他拉了下来遮住
  
  
  “你干嘛?”被扯了一个激灵,梅林奇怪地看着亚瑟,看他眼神闪躲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后面那一堆骑士尴尬的表情也没逃过梅林的眼睛,他突然领悟【?】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眼神突然变得非常受伤
  
  
  “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男仆不能和你们一起洗澡?”
  
  
  亚瑟显然被梅林这神奇的脑回路惊到了,他表情一瞬间有些凝固,脑袋也有些卡壳
  
  
  而梅林则把亚瑟的表情当作被他说中了的尴尬,他眼眶一瞬间就红了,死亡凝视亚瑟了好几秒后,转身可怜巴巴地收拾起东西,亚瑟张了张嘴,挠挠头,还是没把解释说出口
  
  
  
  
  
  
  他应该说的
  
  
  亚瑟第……记不清是第几次试图和梅林搭话失败后,坐在会议室里思考起了人生
  
  
  “亚瑟,梅林还生气啊?”高汶拍拍亚瑟肩膀
  
  
  “奇了怪了,他又不是没被我那么说过,为什么这次反应那么大”
  
  
  “经常说不代表人家对这免疫了啊,人家梅林对你那么好,结果发现你还对他搞阶级这一套”
  
  
  “你知道我没有!他脱衣服的时候你们不也是那种表情吗!”
  
  
  “我们是一直觉得,梅林不是那种……类型的”兰斯洛特也走过来坐在亚瑟旁边。“虽然这么说梅林也不会开心,但是梅林的确感觉要……可能是太瘦弱了?”
  
  
  “梅林平时挺敏感的,又长的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我们都不敢和他太大声说话”高汶挠挠头。“梅林可能真的挺在意这个事情的”
  
  
  亚瑟猛地站起来,又有气无力地坐下去,一脸不情不愿地说
  
  
  “他不理我就不理呗,反正他做好他工作就行了”
  
  
  高汶一脸看透的表情:“你再不去解释解释的话,人家可能跑了”
  
  
  “!”亚瑟一拍桌子。“他敢!”
  
  
  “他还真敢呢?”
  
  
  “……他他他他能去哪里……”亚瑟声音越说越低越说越没底气,甚至有点结巴,高汶和兰斯洛特互相对视了一眼,努力忍住不笑,转身故作高深地离开,边走边说
  
  
  “他能去的地方,还真不少呢……”
  
  
  哦豁,某人慌了
  
  
  
  
  
  
  在一次梅林抱着一桶衣服从亚瑟面前视而不见的走过去时,亚瑟终于忍不住了,伸手扛起梅林就带进自己房间
  
  
  被重重摔进被子里的梅林懵了一秒后怒了:“你什么毛病啊!”
  
  
  亚瑟脑袋一抽,脱口而出:“没人告诉你看到王子要致礼的吗?”
  
  
  梅林被这话弄的更冒火了,他像一个憋了许久终于爆炸的炸药桶一样伸手扯过亚瑟的枕头就往亚瑟脸上糊去,边扔边吼:
  
  
  “王子陛下!!这样你满意了吧!我知道我比不上你们这些出身贵族的那么高贵,但是,但是……”
  
  
  亚瑟把糊脸上的枕头取下来,发现面前梅林已经红了眼眶
  
  
  “虽然你说过如果你不是王子我们或许会很不错,但是我,真的不想被你这样对待,高汶,兰斯洛特,还有你,都是朋友,我只是想我能和你们一样……”
  
  
  亚瑟抹了一把脸,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起身向梅林走去,梅林还在原地念叨“如果你要惩罚我的话我认了”,却在下一秒被亚瑟欺身压上
  
  
  “你知道你什么地方和他们不一样吗?”
  
  
  亚瑟眯了眯眼睛,凑上去
  
  
  “因为你让我有想对你做坏事的冲动”
  
  
  

END
本来想写车的
但是鉴于我好像被盯上了……
算了下次吧
望食用愉快
  
  

评论(1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