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讨厌虫铁虫!!
吃的cp:多宇宙盾铁盾/科学组/奇异铁/幻红/贾尼/盾佩/锤铁/亚梅/贱虫/冬叉/锤基/双豹组/冬寡/绿寡/霜铁/德哈/福华福/花小/

【亚梅】你愿做我的爱人吗?【莫里斯的情人AU】

to 不甜 @傻黑并不甜
我家宝贝生日快乐!!!!!!!
难得走这种风格望喜欢
莫里斯的情人AU
双剑桥学生设定
内有帕高,不喜勿入
【可能有后续】

  

    
  你愿意做我的爱人吗?
  
  

  “与我同居吧,做我的爱人”
  
  
  梅林拿着书的手一震,他将视线从手中的书移到旁边的人的脸上,而那个金发的人则专心的盯着他手中的书,手指随着说出的内容一点一点挪动
  
  
  “我们将品尝一切的欢欣,凡河谷,平原,森林所能献奉,或高山大川所能馈赠……”
  
  
  在念诗啊
  
  
  梅林自嘲的笑笑,低头继续看着手中的书本,但一个字都没看进去,耳朵里全是他用着低沉的声音念着那些无法实现的情话
  
  
  “我将为你铺玫瑰为床,一千个花束将作你的衣裳,裙上绣满了爱神木的绿叶……”
  
  
  “亚瑟”
  
  
  “嗯?”被称为亚瑟的男人抬起头
  
  
  “这是什么诗?”
  
  
  “Christopher Marlowe的【多情牧童致爱人】,你喜欢这首诗吗?”
  
  
  “我觉得挺好的”梅林感觉自己喉结动了动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把这本书给你”亚瑟露出一个微笑,没等梅林回应,他就将书扔到梅林那里,直接栽进梅林的裤裆处,梅林闷哼了一声,瞪了亚瑟一眼,亚瑟没憋住地仰天大笑了几声,梅林扯过搭在一边的外套扔到亚瑟的脑袋上后,便伸手将书拿起来
  
  
  “你怎么会有这种诗集?我的意思是,你……”
  
  
  “不像是喜欢诗的人?”
  
  
  “嘛……”
  
  
  “我的确不是很喜欢诗,虽然我得修这个”亚瑟耸耸肩。“不过这本诗集是我在乌瑟那里搜刮来的,我觉得会是你喜欢的风格”
  
  
  翻动书页的手暂停了一秒,又恢复原样
  
  
  “……谢谢”
  
  
  “我俩之间还需要说这个?”他听见亚瑟的笑声
  
  
  亚瑟的笑声总是富有感染力,聚会时他总是被包围住的那个,但梅林很少会站在亚瑟身边,他只会站的远远的看着亚瑟
  
  
  他想象着亚瑟因这笑声而震动的胸膛,微微颤动的金发,他笑的弯弯的眼眸里那一片大海让梅林想溺死在里面
  
  
  梅林无意识地咬了一下下唇,他逼迫自己从不切实际的想象中拔出来
  
  
  “你多久回去?”
  
  
  “赶我回去?”
  
  
  “不……我明天很早有课”
  
  
  “行吧,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亚瑟起身,从衣帽架上取下外套,梅林站起来,走到亚瑟身旁帮他理好领子,动作熟练,亚瑟盯着梅林长长的睫毛,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只是等他默默整理好后,伸手揉了揉梅林的头,毛绒绒的卷发蹭的亚瑟手心痒痒的
  
  
  “晚安,梅林”
  
  
  “晚安,亚瑟”
  
  
  
  
  

 

  
  
  1910年的剑桥大学的天空似乎被阴霾笼罩,早晨的天空也是阴沉沉的,今天有些转凉,梅林在自己学院服里又加了一件衣服,却感觉还是撑不起那比较宽大的学院服
  
  
  他忽然想起那晚脱了外套慵懒地躺在自己房间沙发上的亚瑟,他的手臂几乎是自己的两倍粗,被黑灰色布料紧紧包裹住而露出的好看的肌肉线条让梅林完全移不开视线
  
  
  同样是男人,怎么区别那么大呢
  
  
  梅林戳了戳自己瘦弱的手臂,叹了一口气
  
  
  “梅林”
  
  
  敲门声响起,莫德雷德的声音从外传来
  
  
  “请进,莫德雷德”梅林有些意外地打开门,莫德雷德脱下学院帽朝他颔首后,踏进了梅林的房间,他的身上有股寒湿的气息,梅林不由得搓了搓手臂,莫德雷德看了一眼梅林,开口:
  “外面下了点雨”
  
  
  梅林了然的点点头,他回头看了看,有些歉意的说:
  “抱歉,没有茶能够招待”
  
 
  “没事,我也不是来喝茶的”莫德雷德摆摆手,他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梅林的房间,清了清嗓子
  
  
  “我这次来,是想邀请你去参加我们的下午茶例会,在亚瑟房间举行,你应该知道亚瑟房间在哪里吧?”
  
  
  “……我知道”梅林迟疑的点点头。“恕我冒昧,这个下午茶例会是……关于什么的?”
  
  
  “学校教会的聚会,我是记得艾莫瑞斯家族是基督教家族,只不过你一直没有加入教会,只是一起做礼拜,前面几次聚会才没有邀请你。我是听亚瑟提起,这才来问一问”
  
  
  “帕西瓦会去吗?我想如果有个熟识的人我会自在很多”
  
  
  “帕西瓦……恐怕他不会出席”
  
  
  “为什么?”
  
  
  莫德雷德踌躇了一下,回身关上了门
  
  
  “你是知道帕西瓦和高汶的事情对吧?”
  
  
  梅林一滞
  
  
  “在他做出那希腊人难以启齿的罪恶的时候,教会已经将他除名了,梅林你应该清楚教会是不会允许这种人和他们一起侍奉上帝,上帝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子民里有……这样的存在”莫德雷德手握拳放置在唇边,很隐晦的说道
  
  
  

  
  “抱歉,莫德雷德”
  
  
  梅林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说
  
  
  “如果教会无法容忍这样的存在,那我就跟你们就不是一路人,我也没必要去给教会的诸位添堵了”
  
  
  糟透了梅林,太鲁莽了
  
  
  莫德雷德的表情可以说的上震惊,他盯着梅林,仿佛是要从他身上盯出个洞来,但他还是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将学院帽戴回头上,应付似的说了一句“打扰了”,便转身离开
  
  
  梅林将自己埋进沙发,深深叹了口气
  
  
  
  
  
 
  
  
  “我还是没找到”亚瑟泄气地将手上的一沓纸往地上一摔,耍赖似的坐在地上
  
  
  “耐心点,亚瑟,兰斯洛特告诉我他放在这里了”梅林撅着屁股将自己埋进一堆书中,耐心的翻找着,亚瑟看他那姿势,觉得好笑,稍稍往前耸了一下身子一巴掌呼上梅林的屁【哈哈】股
  
  
  “亚瑟?!”梅林猛地直起身子,脑袋上还顶着一张纸,他像只受惊的奶猫瞪圆了眼睛看着亚瑟
  
  
  其实亚瑟并没有用力,这一点也不疼,反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心里痒痒的,这种感觉让梅林倍感惊慌,他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已经烫得要起火了
  
  
  亚瑟被梅林看得有些不自在,他挠挠脑袋,站起来,转移话题似的开口
  
  
  “假期怎么样?”
  
  
  “……挺好的”梅林转过身,翻找的动作都变得缓慢下来
  
  
  “我的假期糟透了”亚瑟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他有些烦躁地扯了扯领带。
  “我和父亲起了争执,就是因为我不肯在圣诞日的时候去领圣餐,我意思是,我根本不是基督教徒,我得坚定我这一立场”
  
  
  “乌瑟一定气疯了”梅林失笑
  
  
  “我讨厌他,我讨厌他的理论,讨厌他做事的方法”亚瑟像个小孩一样咬着放大镜的把手,他抬眸瞄了梅林了一眼
  “你似乎从来不和家人争执”
  
  
  “嘛,我们没什么可以争执的”
  
  
  “那是因为你从来不做让你父母生气的事情吧……”亚瑟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他朝梅林挥了挥。“有打火机吗?”
  
  
  梅林站起来,从一旁的抽屉里掏出打火机,打火给亚瑟点上,白色的烟雾瞬间弥漫在两人的脸之间,梅林垂眸收好打火机,坐下看着亚瑟唇瓣中吐出的烟雾
  
  
  “你假期怎么样,梅林”
  
  
  “也就那样吧,没什么大事”
  
  
  “幸运的混蛋”亚瑟愤慨地吐出一个烟圈
  
  
  “假期那么糟糕?”
  
  
  “是的,糟糕透了,简直像地狱”

  亚瑟掐掉烟,瞟一眼梅林,忽然一把把梅林推平躺到地上,梅林一惊,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动作,亚瑟已经卷起地毯将梅林像裹蛋卷一样给裹起来,直直推到壁炉旁,他长腿一跨坐在梅林身上,掐住梅林的腮帮子揉了揉,身下的人黑色的卷发被他弄的乱糟糟,有几个小卷搭在眼睛前,梅林将脸偏到一边不去看亚瑟,但那片红色由脖颈延到了头顶
  
  
  “嘿”
  
  
  亚瑟拍拍梅林的脸示意他看自己,梅林固执地摇摇头,说话的声音有点软绵绵
  
  
  “你先放开我”
  
  
  “我不放”
  
  
  “别闹,亚瑟,我还有讲座要听”
  
  
  “那你走啊,为什么不走”亚瑟玩心大发,他伸手扯过离他最近的纸篓罩到梅林脑袋上,废纸砸在脸上,梅林在纸篓里翻了个白眼
  
  
  “因为我走不了”
  
  
  “你觉得我不思考对吗?”亚瑟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纸篓被拿开,梅林发现亚瑟离他好近,亚瑟凑到他耳朵边,那个姿势几近是抱着他,梅林感觉心脏有些受不了,他听见亚瑟轻声在他耳边说
  
  
  “我可以告诉你,我有在思考”
  
  
  
  
  
  

  
  梅林抱着一摞书本用手肘敲了敲门,在听到一声“请进”后推开了盖乌斯教授的房间门,里面已经坐着几位绅士,他们端着盘子在激烈的讨论着些什么,盘子里的美食都顾不上,而盖乌斯教授坐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讨论
  
  
  站在窗边的兰斯洛特看见梅林,上前接过几本书,梅林用口型对他说了一句“谢谢”,两人将书本放置在一边的桌上,梅林环顾四周,有些拘谨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摘下学院帽放在了膝盖上,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某个站在餐桌旁的身影后,便垂下脑袋默默聆听着
  
  
  
  “这根本说不通,如果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爱情是理应被厌恶的,那么克里特岛上的传统又怎么解释?”
  
  
  “城邦时期的事你也拿出来说?”
  
  
  “哦,所以在你看来,过去的事实就不能拿来进行论证?”
  
  
  “我并未这么说,帕西瓦,你不用那么激动”莫德雷德在盘子里挑挑拣拣后叉起一颗豆子送进嘴里,他用餐巾抹了抹并没有油的嘴,嘴角似笑非笑。
  
  
  
  
  “毕竟你和高汶的事情我们都知道”
  
  
  
  
  哇哦
  
  
  帕西瓦的表情看起来很不好,梅林看了看一旁仿佛什么都没听见的盖乌斯教授,轻轻呼出一口气
  
  
  这种话也只能在盖乌斯——剑桥最具有宽容气度的教授这里说一说了,要是放在其他教授那里……
  
  
  还未等梅林想完,高汶平静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我并未对此有任何遮掩的想法,我对于与帕西瓦产生超出友谊的情感一事也并未有任何的羞愧,我很庆幸我能和他一起迎接未来的一切快乐和不幸。倒是你,莫德雷德,我认为莫甘娜小姐不会希望听到你说出这样的言论的”
  
  
  他站在窗边,一手插在西装裤口袋中,一手执高脚杯,微微倾斜的身姿,满是花花公子的派头,但他望着帕西瓦的眼神中满是坚定的深情,梅林不由地一震
  
  
  “原谅我,高汶,我对你和帕西瓦的感情并无抵触,只是我得恪守我的信条”莫德雷德起身,将餐盘放进洗池,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三件套后朝盖乌斯颔首,转身向门口走去
  
  
  就在他即将要走出门时,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梅林,轻声说道
  
  
  “毕竟上帝看着呢”
  
  
  
  
  

  
  
  
  “莫德雷德!”梅林一路小跑追上莫德雷德,他打了一肚子草稿,却在莫德雷德看向自己的时候感觉那些草稿都卡在了喉咙处,他嘴唇抖了抖,最终只说出一句“谢谢”
  
  
  “为了什么?”
  
  
  “为了……你没有向教会,甚至学监,告发我”
  
  
  “为什么你觉得我会告发你,梅林,我连高汶都没有告发”莫德雷德有些好笑的看着憋红了脸的梅林,他叹了一口气,说
  
  
  “你看,梅林,我信仰上帝,我很诚实的告诉你我永远不会理解你们,但是,得饶人处且饶人,上帝同时也教会我容忍与自己信仰不同的人的存在。况且你是我的朋友,梅林,我是不会送朋友上绝路的”
  
  
  “……谢谢”
  
  
  “老天,我早该知道的,你都已经很久没去礼拜了。”莫德雷德懊恼的摇摇头,他看了一眼梅林,不经意的开口
  “不过,是谁?”
  
  
  “什么?”
  
  
  “是谁得到了你的青睐?”莫德雷德笑着看着他。“得了,你之前都没有这方面倾向,你一定是喜欢上哪位绅士才发现的”
  
  
  梅林搓了搓自己的耳垂,踌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亚……亚瑟”
  
  
  “……亚瑟?亚瑟·潘德贡拉?”
  
  
  “嗯”
  
  
  “哇哦……”梅林看见莫德雷德手中的书都快捏皱了。
  “我,我很意外,其实也并不意外,亚瑟的确是个很优秀的人,但是……”
  
  
  “我俩不可能”梅林接下话,他自嘲的笑笑。“没关系,我也不需要他有回应,只要能看着他就行了,莫德雷德……”
  
  
  “我不会告诉他的”莫德雷德颔首。“这点你放心”
  
  
  “非常感谢”
  
  
  “祝你幸福,梅林,虽然我无法理解你的幸福,但还是,祝你幸福”
  
  
  “你也是,莫德雷德”
  
  
  
  
  
  

  
  1911年假期后
  
  
  梅林将脑袋枕在亚瑟的大腿上,他感受着亚瑟的手指穿过他的发间,轻轻柔柔的梳理着
  
  
  一下又一下
  
  
  “你怎么样?”梅林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沙哑
 
  
  “不好”
  
  
  “你在信里说你很好”
  
  
  亚瑟没有再说话,他只是固执的梳理着梅林的头发,一下又一下
  
  
  梅林偏了偏脸,他将鼻子轻轻靠上亚瑟的膝盖,似一只猫似的蹭了蹭,见亚瑟没有什么大反应后,他便翻了个身坐起来,试探着,将脑袋靠在亚瑟肩膀上几秒后,便深深地埋在了亚瑟的肩窝,他感觉亚瑟的手在他背上轻轻的抚摸,从脖子随着脊髓一路下滑,梅林抱住亚瑟的手越来越紧,他感觉后背被亚瑟碰过的地方都在发烫
  
  
  是时候了
  
  
  “你看了吗?那本书”
  
  
  “什么?”
  
  
  “会饮篇,莫甘娜告诉我你看了”
  
  
  “你什么时候又和莫甘娜通信了”
  
  
  “别打岔”梅林捏了捏亚瑟的腰。“看了吗?”
  
  
  “……看了”亚瑟气息喷在梅林的耳垂上,痒痒的
  
  
  “那你应该明白,无需我再多说”梅林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厉害
  
  
  “……明白什么”
  
  
  “明白我爱你”梅林抬起头,盯着亚瑟,语气里有着一丝期待,他嘴角甚至有一丝弧度
  
  
  而下一秒,他看见了亚瑟的表情
  
  
  那绝对不是什么他想看到的表情
  
  
  “别说胡话”
  
  
  他听见亚瑟这么说
  
  
  一瞬间全身所有的情绪都涌了上来,梅林垂眸,用长长的睫毛遮掩着已经泛了红色的眼眶,却有些克制不了自己委屈的皱起的眉毛
  
  
  他叫你别说胡话
  
  
  羞耻和愤怒一起杂糅在梅林的心脏里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他放开亚瑟,有些手忙脚乱的扯过外套套上,连一句再见都没说便夺门而出,全然不顾后面亚瑟的呼喊,一路狂奔,等他刹住脚步,发现自己竟跑到了教堂边上
  
  
  梅林忽的想起莫德雷德的话
  
  
  “我这次来,是想邀请你去参加我们的下午茶例会,在亚瑟房间举行,你应该知道亚瑟房间在哪里吧?”
  
  
  在亚瑟房间里
  
  
  可亚瑟并不是基督教的教徒
  
  
  梅林站直了身子,看着教堂顶上的十字架
  
  
  难道是因为亚瑟也赞同教会的言论吗?
  
  
  他也觉得,这种人是异类吗
  
  
  
  
  
  

  
  “你怎么看?”
  
  
  梅林像是忽然从梦中醒过来一样,他有些恍惚的看着面前的人
  
  
  “什么?”
  
  
  “你走神了,梅林”兰斯洛特盘腿坐在沙发上,拖鞋被他踢得远远的,他一手托腮,看样子有些不满
  
  
  “抱歉”梅林捏了捏鼻梁。“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还记得今天乌瑟在课上说的吗?关于宙斯和……”
  
  
  “伽倪墨得斯,是的我记得,兰斯洛特,怎么了吗?”
  
  
  “你怎么看?关于这个【希腊人那令人难以启齿的罪恶】?乌瑟今天可是格外愤慨,他在课堂上怒斥的样子我和伊利都在猜测他是不是喝醉了酒”
  
  
  “哦,这个,我额……”梅林往上挪了挪身子,解开了领口的扣子无意识地扯了扯。
  “我认为,我其实……并不是很能理解乌瑟所说的话,每一种爱都理应得到尊重……”
  
  
  “这挺难得的,梅林”
  
  
  “为什么?”
  
  
  “如果我没记错,你的家庭是信仰基督教的吧?”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兰斯洛特”梅林盯着自己的鞋,又换了个姿势
  “但是,上帝若不允许这样的行为,他又怎么会创造这样的行为出现呢?”
  
  
  “万一他错了呢?”
  
  
  “看样子你是乌瑟派?”
  
  
  “我怎么会是乌瑟派,得了吧”兰斯洛特嫌弃地挥了挥手。
  “我并不反对他们,我只是觉得,作为需要繁衍才能生存下去的人类中出现了无法繁衍下一代的存在,而且是与疾病无关的无法繁衍,这本就是上帝犯了个错误”
  
  
  “不,兰斯洛特,虽然我很高兴你没有认为这是一种疾病,但是上帝从不会犯错”梅林摇摇头
  
  “犯错的往往只是我们的偏见而已”
  
  
  
  

  梅林身着黑袍站在一边,环顾周围,学生都已入座,他又扫了一遍手中的纸,上面的拉丁语祷告语看得他头疼
  
  
  盖乌斯告诉他今天该他带领全校一起在Formal hall上餐前祷告,但站在这里的应该是教会的成员,他并不是教会的成员,而面对梅林的疑问,盖乌斯只说是乌瑟决定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梅林望了一眼正在入座的各位教授和校务成员,整个餐厅因为大家的着装黑压压的一片,他对拉丁语并不熟练,有些忐忑的又默读了几遍祷告语
  
  
  门口突然有一阵小骚动,梅林握住纸的手抖了抖,他隐约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笑声,那声音越来越近,却戛然而止,梅林咽了咽口水,感受到一个炙热的视线停留在他身上
  
  
  上帝啊
  
  
  亚瑟和兰斯洛特
  梅林捏紧了纸,逼迫自己抬头,却正好和那个视线撞上,克制住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梅林迅速移开视线,祷告钟声恰好响起,梅林上前了几步,开始念起纸上的内容
  
  
  “Benedic,Domine,nobis……Et his donis tuis quae de tua gratia,Et munificentia……sumus iam sumpturi,Et concede ut illis salubriter a te nutriti……”
  
  
  梅林知道自己说的有些磕磕巴巴,首座上的学监们都频频往自己的方向看,可他脑袋里一团乱麻,只觉得那个视线要在自己身上灼烧出一个洞来,他咽了咽口水,决定速战速决
  
  
  “Tibi debitum obsequium praestare valeamus,Per christum Dominum nostrum”【1】
  
  
  “Amen”
  
  
  随着祷告结束,整个餐厅开始热闹起来,大家压低着声音与一旁的人交谈,梅林回到座位上去,庆幸自己因为餐前祷告没有像以前那样和亚瑟坐在同一长桌上,剑桥的Formal hall一吃就是三四个小时,还得不停的和别人谈话,而他和亚瑟……
  
  
  梅林深吸了一口气,将面前餐盘里折叠好的餐巾展开搭在腿上,他有些不自主地瞟了好几眼那个身影,亚瑟已经和身旁的人开始交谈了,摇曳的烛光下亚瑟好看得惊人,梅林垂眸,强打起精神和旁边的人开始聊起了来
  
  
  
  
  
  英国总是多雨,梅林恰巧没有带伞,他整了整学院帽,趁着雨不大一路小跑回到了房间,而当他推开房间门,一个身影窝在他的沙发上,他心脏漏了一拍,连忙打开灯
  
  
  “你对我太苛刻了,梅林”亚瑟面带哀怨,梅林几近是屏住呼吸地摘下帽子放在衣帽架上,走到书柜处,他想拿一本书,但他不知道他要拿什么,指尖在一个个书脊上划过,亚瑟站起来,看着梅林
  
  
  “从那天起你就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梅林,这太苛刻了,我的内心很煎熬”
  
  
  “你指望我说什么,亚瑟?”梅林故作冷静的抽出一本书,圣经,好样的梅林
  
  
  亚瑟微微垂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不知该怎么办……”
  
  
  “做出那种事情的人是我,亚瑟,不是你”
  
  
  “我似乎在地狱里”
  
  
  “呵!你只是厌恶而已,亚瑟,你很快就能摆脱出来的”梅林喉结动了动。“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地狱”
  
  
  “梅林……”
  
  
  “你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正派的人,是我……我误会了你的友谊,我把它当做是,其他什么东西了,现在我为此付出代价了,我们俩就当做这事情没发生过”
  
  
  似乎有一把刀正在凌迟心脏,梅林双手撑在桌上,努力控制自己语气不要颤抖
  
  
  “我爱你”
  
  
  梅林猛地抬头
  
  
  亚瑟紧紧捏着学院帽,他望着他的眼睛,眉毛紧锁着
  
  
  “一派胡言!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不早了,晚安亚瑟”梅林发现自己的泪水似乎要夺眶而出,他赶紧转身坐下假装要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我说真的,我爱你,至少我认为我是用我的方式……”
  
  
  “听着亚瑟”梅林似乎有些承受不了,他将书重重放在桌子上,他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耳垂,双脚不自觉的抖动着
  “我很感谢你这样很鲁莽的跑来安慰我,但这完全没必要,我很好,我很开心我是栽在你手里,如果是别人一定去和学监或者乌瑟教授告发我了”
  
  
  亚瑟看起来被这一番话给震到了,他脸涨红,额头上隐约有青筋在浮动,他憋了半天,丢下一句“去你的,梅林”后转身离去,梅林整个人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他捂住双眼,喉咙里发紧,干涩得不行
  
  
  
  
  
  
  深夜
  
  
  梅林躺在床上,他似乎处在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他觉得自己没有睡着,但他听见了窗户被谁打开的声音
  
  
  他一定是在做梦
  
  
  下一秒,梅林猛地翻身爬起来,盯着窗户
  
  
  他没有做梦,有人打开了窗户
  
  
  梅林就这么看着那个金色的脑袋从窗户处钻了进来,他已经懵掉了,喉咙里一股剧烈的撕扯让他忍不住想尖叫,他看见亚瑟冲他小跑过来,一把将自己搂紧怀里,他的鼻尖一瞬间充满了亚瑟的味道
  
  
  很好闻,他很喜欢
  
 
  忽然,亚瑟偏头吻住了他
  
  
  梅林突然有些难受,鼻子发酸,眼睛也酸,他伸手紧紧箍住亚瑟,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去迎合
  
  
  去他的学监,去他的禁忌,去他的条条框框,去他的上帝
  
  
  他一点也不想放开他了
  
  
  “你愿意做我的爱人吗?”亚瑟将额头抵上梅林
  
  
  “我愿为你倾尽一切”
  
  

  

注1:祷告词拉丁语版,大概内容就是感谢上帝赐予我们食物啥的

END

莫里斯的情人电影强推大家去看我刷了五遍
年轻的休格兰特简直美貌
这种禁忌爱恋太特么带感了
虽然这两人BE了_(:з」∠)_
亚梅这个我HE了
望食用愉快

评论(16)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