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讨厌虫铁虫!!
吃的cp:多宇宙盾铁盾/科学组/奇异铁/幻红/贾尼/盾佩/锤铁/亚梅/贱虫/冬叉/锤基/双豹组/冬寡/绿寡/霜铁/德哈/福华福/花小/

【盾铁】让我牵着你的小手(大盾篇)

别说了
我!爱!你!
今天是超级甜的冰糖肘子!!!!!
小steve可爱到爆!
过12点就18岁的我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开车啦【不是】
大力表白肘子

妖娆的猪肘子:

* 算是之前那篇《让我牵着你的小手直到永远》的姊妹篇吧,上篇是铁罐变小文,想回顾大盾带幼铁就☞大力戳我


*隐cp锤基,不吃的注意避雷!


* 絮絮@飞絮(⁄ ⁄•⁄ω⁄•⁄ ⁄) 生日快乐么么哒,呃,跟桃子共享一篇生贺你会打我吗?(打我也要祝桃子6.14生日快乐~絮絮6.17生日快乐~(被揍飞


*OOC,傻白甜,不喜勿点,谢谢!


————————————————


洛基跟着索尔来中庭小住,既然不能统治地球,如果再不发生点什么鸡飞狗跳的小插曲好像都有点说不过去,毕竟整天在复仇者大厦里无所事事东游西逛的可是无乱不欢的恶作剧之神。


于是,这次美国队长不幸中招了……


(1)


亲眼目睹美国大队长在自己眼前咻地一下就缩小成了只有三四岁的美国小队长——这件事绝对能挤进“托尼·斯塔克受到巨大惊吓排行榜”的前十名。


呣,事实上它在排行榜上的排名是第七位。顺便,占据前六位的分别是——


“啊啊啊小辣椒来了!”,和“操,娜塔莎居然说史蒂夫喜欢我!”,和“操,克林特居然说史蒂夫喜欢我!”,和“操,布鲁斯居然说史蒂夫喜欢我!”,和“操,索尔居然说史蒂夫喜欢我!”,以及“操,现在他妈的居然连洛基也说史蒂夫喜欢我!一群大傻B!”


现在回到开头那个惊吓排行榜新增加的第七件事——对,没错,当然就是邪神在搞鬼。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恶作剧之神在消失之前打了个响指,雷神虽然反应敏捷还是不负众望扑了个空。


绿光闪过之后,美国肌肉队长变成了一根埋在旧格子衬衫和卡其休闲裤里的小豆芽菜,而钢铁侠……


好吧,钢铁侠的反应有点大,不光咖啡杯直接手一抖被甩了出去,就连反应堆都差点被吓掉。


(2)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刚刚还对史蒂夫的樱桃小布丁赞不绝口,而且我都没有拒绝他午餐后想要参观我工作室的无理要求!”好不容易从惊吓中恢复过来的钢铁侠情绪仍然十分激动,“我甚至还跟他分享了我最爱的那家甜品店的地址和电话,这个可恶的白眼狼!”


“洛基是绿眼睛,吾友!”


不管托尼如何暴跳如雷,史蒂夫被施了返老还童咒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抓捕洛基回来解除魔法的重任落在了索尔身上。


“考虑到我弟弟是九界最棒的超超超一流魔法师(三个超?认真的?复仇者们集体翻了个大白眼给索尔,托尼则直接搬起果盘里最大个的榴莲砸了过去),我不知道那会需要多长时间。所以,”雷神抡着锤子破窗而出前,指了指乖乖蜷缩在沙发上的金发小豆芽,“大家要做好轮流带孩子的心理准备。就,时间未定的奶爸联盟什么的?”


克林特迅速往后退了一大步,“绝对不会是我!”他捏着胖下巴,表情沉痛,“队友们,我要向大家坦白一个我隐藏多年的大秘密,我有没有跟你们透露过……其实我对小孩子过敏?”


“你是指会在一个小时之内连续不断地打几百个喷嚏,全身起满红疹子还会瘙痒的那种外源性皮肤过敏吗?”布鲁斯推推滑到鼻尖的眼镜,“克林特,史蒂夫只是变小了,他并没有变成一只小猫。”


胖特工毫不犹豫又后退了一大步,嘴里小声嘟囔着类似“反正不会是我”、“谁也别妄想让鹰眼侠帅气的紫色小外套沾满黏糊糊的口水”、“再说史蒂夫也绝对不会想要被我搂在怀里喂奶瓶那太他妈的惊悚了”之类的话。


“我很愿意亲自照顾这个小可爱,但是我想,如果史蒂夫有发言权的话,他一定不希望陪着他洗澡和睡觉的那个人是复仇者大厦里唯一的女人。”红发女特工蹲下身子摸摸小男孩的头发,“毕竟史蒂夫会在几天,呃,或者十几天之后?谁知道呢,只是时间问题他迟早要恢复回来的对吧?为了避免尴尬,”她把滑落到男孩肩膀下面的小毯子拉好,动作轻柔,“所以,也绝对不会是我。”


“我才是所有人中间最不适合照顾小孩子的那个,原因你们知道的——浩克。”班纳摊开双手,“我怕浩克会伤到他。”


所有人的脑袋齐刷刷转向托尼。


“嘿!你们从哪里得出的钢铁侠是最适合的奶爸人选那个狗屁结论的?”小胡子男人跳起来,满脸惊恐,“不不不我会搞砸的,我肯定连史蒂夫每天是不是吃全了三顿饭都搞不清楚,鉴于我自己都会经常搞不清楚那个!”


“托尼,你不会想要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忘了一直都是谁在强迫你搞清楚‘一个正常体格的成年男人首先要保证营养均衡的一日三餐才不至于被活活饿死在工作台后面,不托尼,即使天才也无法例外’的?”布鲁斯慢吞吞地诱导。


“‘托尼,如果你能听话,坚持每餐都搭配一杯温牛奶说不定还有可能二次发育长高’!”克林特毫不犹豫补刀。


“别担心托尼,我们会帮忙督促你的。”娜塔莎拍板。


钢铁侠于是很纠结,“但是,我一定会忘记睡觉前应该给他洗澡,或者会忘记上床以后要给他念睡前童话故事什么的?”他转向正抿着小嘴目不转睛地紧盯着他的金发小不点,“呣,你该不会真的想要听我念灰姑娘和狼外婆大战美人鱼小王子的蠢故事吧?”


小美国队长眨眨眼,“只要是你念给我听的,我都喜欢。”他用脆生生的小奶音提问,“如果我不漏掉每顿饭都提醒你记得喝牛奶——我能自己挑选睡前故事吗,托尼?”


“当然,铁罐会讲超多好听的睡前故事,”克林特在托尼揪着头发滚到沙发上时憋着一脸坏笑,“你甚至可以要求他讲美国队长和钢铁侠胸贴着胸,脸蹭着脸,老二对着老二大战外星八爪鱼的故事,要知道那可是个披着战争科幻冒险外皮的浪漫惊悚爱情故事……”


“见鬼!”在弓箭手爆出更多细节之前,托尼气急败坏地扑过去一把捂住男孩的耳朵,“闭嘴肥啾,不然大角怪被拎回来前史蒂夫归你!”


弓箭手缩缩脖子,用手在嘴巴上比划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金发小男孩吸吸鼻子,挣扎着从毯子底下抽出小胳膊搂住托尼的脖子,舒舒服服窝进了小胡子男人怀里。


“很明显,看起来你就是唯一那个最适合的奶爸人选了。”老好人博士宣布,“还有,注意别当着他的面说脏话,托尼。因为就算变小了他也还是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我不确定这个小不点队长会不会在你说脏话的时候叉着腰教育你要注意语言。”


托尼脑补了一下瘦巴巴的小豆芽菜皱着小眉毛一脸严肃地提醒他别说脏话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娜塔莎已经划亮手机屏幕,手脚麻利地开始往购物车里拖进一大堆童装和儿童沐浴露。


“我现在能听你讲那个外星八爪鱼的浪漫惊悚爱情故事吗,托尼?”史蒂夫贴着托尼的耳朵细声细气地保证,“晚餐我会乖乖吃掉一大盘菠菜的。”


克林特捂着肚子爆出一长串丧心病狂的大笑,钢铁侠第二次惊跳起来,在复仇者们意味深长的注视下夹着懵逼宝宝一溜烟冲出了公共休息室。


(3)


托尼再次把护目镜推到额头上悄悄回过头时,几乎立刻就察觉到托尼又在偷看他,一直安安静静窝在沙发里自己玩的小家伙马上撩起长睫毛,给托尼展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见鬼,这反应也太敏锐了吧!


“呃,”被数次抓包成功的偷窥男人一下子涨红了脸,“如果你觉得这里很无聊可以上楼去找肥啾玩,你可以玩他的箭……”


“一点也不无聊,我喜欢呆在这里。”小豆丁翻转画板,用不符合他年龄的老气横秋的语气说,“而且你瞧,托尼,我正在画你和笨笨呢。”


托尼犹豫了一下,“到这里来,小甜心,”他刚刚张开双臂,男孩就丢开彩笔迅速出溜下沙发,吧哒着两条小短腿扑进了他怀里,“好吧袖珍美国队长,想不想看看你的新玩具?我叫它磁悬浮反重力宇宙动能旋转小飞马。呣,稍微有点拗口,或者你更愿意亲自给它取个酷名字,我想?”


金发男孩小脸放光,绞着手指拼命点头,蓝眼睛也瞬间变得亮晶晶的。


把男孩抱坐到膝盖上,小胡子男人拖过工作台上方的一块虚拟屏,“这是图纸,不过我保证明天你一睁开眼睛就能在床边看到它了。”他点了下屏幕,那些标满各种数据的乱糟糟的线条开始飞快地组合排列,几秒钟之后,一匹神气活现的小木马模型出现在空中。


史蒂夫伸出小手,小心翼翼触摸木马胸前的白色五角星,半个小身子几乎都探进了屏幕里。


托尼着迷地看着和小木马重叠在一起的男孩,眉头舒展眼神柔软。


“我要叫它托尼小马。”最后,小家伙忽闪着眼睫毛郑重宣布,“史蒂夫的托尼小马。”


托尼愣了一下。玩具木马当然是要被拿来骑的……“咳咳咳!”他突然被口水呛到了,剧烈咳嗽起来,“操,这个名字逊爆了史蒂夫!做为一个酷男孩你肯定不会想要一匹逊爆了的小马,你……”


“史蒂夫的托尼小马。”小不点坚持,“是你说我可以自己取名字的,而且你刚刚还说了脏话,托尼!”


“那又怎么样,讲真,现在你还想要教育我注意语言?”托尼转转眼珠,决定改变策略,“哈,而且现在我们两个人中间谁是成年人谁才是小屁孩?”他竖起眉毛,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显得凶巴巴的,“我可以随时收回我的礼物,只要我想!”


金发小豆芽抱起细胳膊毫不示弱,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好一会。


“我得说你即使变小了还是一样讨人厌,”小胡子男人最终挠挠下巴率先挪开视线,没什么底气的威胁,“我发誓,你要是敢惹我生气我会把你摁在腿上狠狠修理你的小屁股!”


“史蒂夫的托尼小马。”固执的小家伙拉着哭腔说,“托尼讨厌史蒂夫,托尼想要收回史蒂夫的托尼小马……”他的小脸憋得通红,攥着托尼工装裤的背带,拼命忍着不让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流出来。


“该死的,我早说过奶爸根本不适合钢铁侠!”托尼慌了手脚。他一点也不想弄哭史蒂夫,所以他迅速决定妥协,“史蒂夫的托尼小马!”他对着眼泪汪汪的男孩举起手掌宣誓,“没有打屁股,钢铁侠也从不收回他送出去的任何礼物,而且托尼超喜欢史蒂夫的!”


“你保证?”


“我保证!”小胡子男人看着破涕为笑的小家伙翻了个白眼,“士兵,现在去完成你的画,我也要开始准备做史蒂夫的托尼小马了……操,这话听起来怎么就像在开黄腔?”


“史蒂夫也超喜欢托尼的。”男孩在托尼脸颊上接连啵了好几口才心满意足爬下托尼的大腿,“注意语言,钢铁侠!”他挺起小胸膛敬了个滑稽的军礼,蹦蹦跳跳跑开了。


布鲁斯说的一点没错,托尼想。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抱着画板的史蒂夫,重新戴好护目镜,一边用手背去蹭脸上的口水。即使变小了,他也还是那个执拗到让人头疼的美国队长。


(4)


“我晚餐时吃掉了盘子里所有的花椰菜和胡萝卜,托尼没有。”史蒂夫甩掉小拖鞋爬上床,乖乖躺好让托尼帮他盖被子,“现在我可以挑选我的睡前故事了吗?”


托尼看看床头柜上厚厚一摞童话书,一筹莫展。


一天时间而已,他的房间已经到处堆满了儿童用品,浴缸里漂着大大小小一群小黄鸭——那让钢铁侠有充足的理由怀疑橡皮鸭的祖宗十八代都被复仇者们连锅端进了他的浴室——那也让托尼原本预留给“陪史蒂夫宝宝一起洗睡前澡”的亲子时间足足延长了一倍还多。


当然,同时这也预示着他今晚很有可能没办法按照原计划,在男孩睡着以后悄悄溜去工作室完成小木马的安全调试。


“那没关系的托尼,我可以明天下午再骑托尼小马,”对此,史蒂夫倒是表现得异常乖巧懂事,在托尼犹豫了好一会最终下定决心爬上床时,他甚至贴心地挪动小屁股以便能腾出更多空地给对方,“我想要托尼陪着我睡觉。还有,八爪鱼的故事。”


小胡子男人感到太阳穴又开始突突突狂跳起来。


那次战斗没有伤亡,但是打扫战场时史蒂夫突然被一只装死的大章鱼偷袭,他冲过去试图增援,结果用力过猛砸到史蒂夫胸前。为了接住从天而降滚进怀里的钢铁侠,美国队长不得不丢开盾牌敞开双臂。


就在两个男人狼狈不堪抱成一团的时候,大章鱼动用所有触手把他们俩死死裹挟在了一起。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不得不保持着一个很暧昧的躯体姿势呼叫队友们前来营救——就像克林特描述的那样,四肢相互缠绕,胸腹紧贴密不透风,脸抵着脸。


“如果我迟来几分钟的话,你们俩会不会亲到一块去?”第一个赶来救援的弓箭手很不厚道地笑翻在地,“铁罐,我赌十美元你会弹开面甲,还会淫荡地伸出舌头!”


美国队长耳尖粉红,蓝眼睛闪闪发亮,而钢铁侠躲在面甲后面的脸烫得可以直接拿来铁板烧。


托尼很确定这样劲爆的成人睡前故事绝对不适合讲给一个只有三四岁的孩子听(不,即使他就是如假包换的当事人之一也不行!),但问题是,他要用什么理由来说服这个固执得要命的小家伙放弃那条让他念念不忘的该死的八爪鱼?


“呃……”小胡子天才舔舔嘴唇,“小甜心,你想不想听我用至少八种斯塔克式运算方法阐述纳维叶-斯托克斯方程式的解法?”


很好,你又他妈的搞砸了!天才男人恨不得穿越回去捏住自己胡说八道的舌头。


如果史蒂夫在这个时候哭鼻子的话——托尼快速扫视房间,一边在脑袋里飞快地盘算要拿什么东西转移男孩儿的注意力,屋角落里竖着的美国队长玩具盾牌还是穿着粉红色蓬蓬裙的钢铁侠手办?


等下,他为什么会穿着一条惊悚的粉红色蕾丝公主裙?!


可是出乎意料。


史蒂夫瞪着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紧张兮兮的男人看了好一会,“好的托尼。”他说,同时蜷起双腿把自己温软的小身体重新塞进托尼怀里,“你讲什么我都喜欢听。”


托尼暗暗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当物理天才试图用深入浅出的专业术语给男孩阐述湍流理论——香烟头上袅袅升起的一缕青烟、河水绕着石头流过、牛奶和咖啡在玻璃杯里从容混合——史蒂夫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把脸更深地埋进他胸前,小手还死死攥着他睡衣上的一颗纽扣。


“晚安,甜心。”托尼勾起嘴角,收紧胳膊轻柔地把一个晚安吻印在男孩的金发上,“如果你喜欢,也许我们可以把斯托克斯留到明天晚上再继续?”


“晚安托尼。”男孩迷迷糊糊回应,“史蒂夫喜欢……托尼……”


“史蒂夫才不会喜欢托尼。”托尼彻底自暴自弃,“真希望你变回去以后也能这么说。”


(5)


托尼拎着咖啡杯穿过走廊走进公共休息室,屁股后紧跟着悬浮在半空中的小木马,马背上跨坐着笑嘻嘻的史蒂夫。


“我操!”克林特尖着嗓子发出一声怪叫,“铁罐,你如果自己不生个小铁罐出来养还真是浪费了你的带娃黑科技!”


“谢谢。但是不,”托尼得意洋洋地翘着山羊胡子去流理台边倒咖啡,小木马一步不落追着他(托尼,这是第三杯了!男孩严厉地提醒,这是你今天的最后一杯咖啡!小胡子男人装作没有听到)。“我暂时还没想要进化到自己生个孩子出来玩。”


娜塔莎从时装杂志上抬起头,“看起来你对奶爸这个新身份适应得很不错,托尼。那是一匹钢铁侠同色的彩虹小马?胸前还涂了一颗美国队长标志性的五角星?”她饶有兴味,慢慢挑起眉毛,“我能问一下那是谁的主意吗?就,关于配色?”


“我!”金发小骑士满脸自豪,“它不叫彩虹小马,它叫……”


“我以为我们说好的,史蒂夫!”托尼打断男孩的炫耀,“餐前果汁时间,自己去冰箱里拿,宝贝。”


“飘那么高不会摔下来吧?”布鲁斯表示有点担忧。


“并不。我植入了贾维斯全方位无死角安全监测系统,球形保护圈以及反重力气团,肉眼不可见但是摔下来就像……嗯,掉进了棉花糖堆里?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


“哇哦!为什么被魔法击中的那个幸运男人不是我?”胖特工浑身上下羡慕嫉妒恨,“铁罐,你考虑下什么时候造一匹成人版的彩虹大马出来?我想要紫色的,最好还能戴着紫色墨镜一看就超拉风的那种!”


在托尼来得及开口之前,小美国队长不高兴地噘起小嘴宣示主权,“托尼小马只有史蒂夫一个人可以骑!”


托尼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上。


诡异的沉默过后,“史蒂夫骑托尼,好像没什么毛病?”八卦鹰的幸灾乐祸毫不掩饰,“索尔什么时候才能把他的麻烦精兄弟带回来?我简直都有点迫不及待想看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真人版骑骑游戏了!”他一边呕吐一边说,“哦不,就连我最挚爱的小甜饼都拯救不了我的胃馕了!”


“正好减肥。”娜塔莎不置可否。


(6)


邪神是在一周后的傍晚被索尔薅着后衣领给拎回大厦里来的。


“我降落时在天台上看到了滑梯和跷跷板,就在秋千架和钢铁侠的战甲拆卸器旁边。”金发神祇环视一圈大厅,“而这里看上去就像是一间设施齐全的儿童活动室。”


“你们总算回来救场了,伙计们,”克林特正撅着屁股趴在地毯上,艰难地试图从散落一堆的乐高积木里扒拉出他的饼干桶,“这已经是我们所能阻止铁罐每一天醒来都变得比前一天更加狂热的最好结果了——鉴于那个疯子阔佬在你们离开的第二天就宣布,他要把大厦十楼以上的所有楼层全部改建成儿童水上乐园、儿童室内游乐场、儿童增肌健身房、儿童健康膳食营养研究与调控中心……上帝,我真庆幸娜塔的大腿绞杀还能勉强压制住他那些该死的奇思妙想!”


“有趣。”绿眼睛邪神挣脱索尔,随手拿起茶几上丢着的一张彩笔画。


画纸上是手拉着手的火柴人美国队长和火柴人钢铁侠,头顶一颗巨大的红色桃心,笑得嘴巴都咧到了耳朵边。


“洛基就在这里。”索尔抱着胳膊又环视一圈房间,“那么,史蒂夫和托尼现在在哪?”


“亲子出游日。”娜塔莎懒洋洋地吹吹刚涂好的指甲,“因为我的大腿绞杀勉强压制住了疯狂新奶爸的奇思妙想,所以他带史蒂夫去游乐场泡了一整天。”她看着洛基拿起又一张画,然后再一张,表情若有所思,“在浴室?没有两个小时他们俩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呣,自从我放了一百只橡皮小黄鸭在托尼的豪华双人冲浪按摩浴缸里开始。”


“看起来时机刚刚好。”恶作剧之神狡黠地眨眨眼,“兄长,你说……我如果开口向斯塔克索要一只同款豪华双人冲浪按摩浴缸做为报答礼物的话,”他抬起右手,拇指紧抵中指,在打出那个响指的同时弯起眼睛露出一个甜蜜的假笑,“你猜他会不会附送一百只橡皮小黄鸭给我们?”


这次他的兄长恍然大悟。


(正文完结)


彩蛋一


亲眼目睹小豆芽史蒂夫在自己眼前咻地一下就涨大成了货真价实的美国大队长——这件事绝对能占据“托尼·斯塔克受到巨大惊吓排行榜”的第一名。


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们俩都光着屁股坦呈相对,还挤坐在一个漂满小黄鸭的浴缸里,而超级士兵突然增大的体型让浴缸里的水溢得满地都是。


“……物体的体积等于他所排出的水的体积,漂浮或悬浮物体重力即浮力……”


“你还好吗托尼?”史蒂夫充满担忧地在托尼眼前晃晃手掌,“嗨,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目瞪口呆的小胡子男人张张嘴,“你……你的老二是怎么从一根绣花针变成一架重型高射炮的?”他看看史蒂夫的,再看看自己的,又看看史蒂夫的,吞了一口唾沫,“呃,难道他妈的真是牛奶的缘故?!”


彩蛋二


黑寡妇的“没有两个小时洗澡时间他们是不会出现在大家面前”的理论被证明是正确的。


事实上,复仇者们整整二十四个小时没看到史蒂夫和托尼出现在公共休息室,一直到第二天傍晚他们才出现,十指紧扣,脸上挂着纵欲过度后的黑眼圈,脖子上都是斑斑点点的吮痕。


“我们,我是指我和托尼——我们在一起了。”美国队长面红耳赤地宣布。


“不如开始考虑养个儿子吧?反正我们有这么多现成的玩具,”娜塔莎正在餐桌上拆快递,大盒子里塞满了各种颜色的换装洋娃娃穿的蕾丝蓬蓬裙,“或者女儿?或者各一个?”


“非常恭喜。但是史蒂夫,”布鲁斯在围裙上蹭蹭手,“现在你可以接着做完这顿饭吗?鉴于你的新男友并没有你的超级血清,他看起来急需一顿营养均衡的晚餐补充严重透支的体力。”


“托尼只有史蒂夫可以骑。”克林特面无表情咔嚓咔嚓继续啃他的小饼干,“没毛病。”


“铁皮蝼蚁,我要一只和你浴室那只一模一样的浴缸。”黑发邪神说。


彩蛋三


洛基如愿以偿得到了他来到中庭以后的第一件礼物。


包括一大堆橡皮鸭,和它们的祖宗十八代。


彩蛋四


“好吧大兵,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居然真的喜欢我!就,在八爪鱼之前还是八爪鱼之后?”


“之前。你呢?”


“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唔……不要了……太多了……唔……”


“远远不够,亲爱的谎话精先生,做为你的男朋友我有责任帮你回忆起那个——现在告诉我,之前还是之后,蜜糖?”


“啊啊啊……之……之前……啊!”


彩蛋五


“我叫他彼特你没意见吧,托尼?”


“关于史蒂夫的托尼小马——罗杰斯,你要是敢跟我儿子透露一个字,我就……”


“讲真,你不是又想威胁我要把我摁在你膝盖上修理我的屁股吧?现在谁才是块头比较大的那个,亲爱的?”


“……操!你变大了也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讨人厌!”


“我也爱你,蜜糖。还有,别说脏话!”


“滚开!”


————————————————


真完结!


肘子碎碎念:


关于那个斯托克斯方程式,来自度娘。最近忙着闺蜜聚天天花天酒地,连桃子的生日都没有肝贺文,我去面壁(然鹅明天还是要出去玩,堕落使我咸鱼🤷‍♂️


结尾再祝絮絮生日快乐🎂,成年了就意味着可以开车了,吧?😜


最后祝大家吃糖好心情!么么哒😘😘😘




评论(2)

热度(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