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愚弄了死亡,嘲笑了光阴

【毒埃】用这个东西怎么才能烘干头发?/小甜饼一发完

千粉感谢🙏

不过我真的很急需有人帮取标题了

依旧是因不能开车而产出的小甜饼

应该挺甜的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又是平静的一天。



           如果无视埃迪衣服上的血迹的话,这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平静的一天。埃迪早上起来安安稳稳吃了个早餐后,就呆在沙发上写稿子。虽然有些地方写得他很头疼,但毒液也很听话的没有来烦他,所以他好歹也是完成了一部分工作。然后午饭时间到了,他想着去外面吃个午饭,顺便买点东西什么的,于是乎他提醒了一下毒液,就出了门。



           这是他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了。



           他总是忘记旧金山从不缺罪犯。



          “坏人是可以吃的,对吧?”



          在看到几个男人冲着自己走过来后,埃迪听见了来自体内毒液的声音,而他根本都没来得及反驳或者说些什么,那些明显是要抢劫的人都纷纷拔出了刀,对准埃迪走了过来。



          埃迪颇有些头疼的开口:“额,Mask?”



          “收到。”毒液的声音充满了兴奋,一下秒他所知道的就是他被一团黑色流动液体包裹住了身体,就像隔壁钢铁侠一样,他仿佛置身于盔甲之中,刀枪不入。



          不过钢铁侠的盔甲才不会吃掉人脑袋。







          回到家后,埃迪颓废地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对着电视机叹了口气,他虽然知道毒液也是为了保护自己,但他果然还是不能习惯那种血腥至极的场面,更别提他还得把那几具尸体的残躯找个地方烧个干净。



          他感觉自己累极了。



          “你不是很开心,埃迪。”毒液的声音再一次出现。“我感觉到了。”



          “我刚刚才处理了几具被你咬掉脑袋的尸体,毒液,你不能期望我的心情能像刚刚看完破产姐妹一样愉悦。”



          “我挺喜欢那部剧,或许我们该再看一遍。”



          “随便你吧。”埃迪无奈一笑,他起身脱掉了自己的外套。“而我现在得去把自己洗一洗。”



          “啊那…”



          “不可以。”



          “好的。”






           拜热水所赐,浴室里很快就充满了蒸汽,埃迪站在蓬蓬头下,闭着眼睛感受着热水冲洗着他的全身,身上的血迹也与热水交缠在一起,随着埃迪的弧线一点一点地脱离埃迪的身体。而他的脚踝处有一条黑线缠绕在上面,又落在地面。若仔细观察,那条黑线正好通向浴室门口,从门缝里钻了出去。



           那正是毒液,它正在把它的脑袋抵在浴室门上,努力想要看清里面的风景,奈何磨砂玻璃并没有给它这个机会。它有些泄气地幻化出一只手拍了拍门。



           “干嘛?”



           “我要进去。”



           “你进来干嘛?”



           “看你洗澡。”



           “在门外呆着吧。”埃迪冲着门外的毒液喊了一声,嘴角微微上扬。



           “你知道虽然我脑袋在外面,但我还是和你连在一起的吧?”毒液歪了歪脑袋。“你要是在洗你的小/弟/弟/的话,我是知道的哦。”



           埃迪有些措手不及,他呛了一口热水,把手默默地从身下移到了身上。



           “啊,你现在在洗/乳/头。”‘



           “闭嘴毒液。”



          





           在毒液感觉自己在门外等了一个世纪后,浴室里的水/声终于停了,毒液精神一振,正常大小的脑袋不住地在门口飘来飘去。



           埃迪给自己套上了睡衣之后,拿毛巾盖住头,打开了浴室门,而毒液的眼睛在看到埃迪身上的衣服后明显暗淡了下来,嘴巴里甚至还发出了类似‘切’的声音。



           “有什么问题吗?”埃迪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睡衣。



           “没有,我本来期待你能裸着上身走出来,这样我就能看见你的Ru…”



           “在我没有生气之前闭上嘴巴。”



           毒液乖乖地闭上了嘴。



           虽然舌头还在外面。



           埃迪有些忍俊不禁,他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对着电视按了按,试图寻找一个满意的节目。而毒液则飘在埃迪旁,认真地盯着埃迪的脑袋,眼睛微微眯起,像是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一样。如此强烈的注视埃迪根本无法忽略,他瞟了一眼毒液,毒液看着他,他又瞟了一眼毒液,毒液还在看着他。



           埃迪僵硬地扭头看着毒液:“我不觉得我的脑袋会好吃。”



          “什么?”毒液像是终于回过神来一样反问到。



          “我说,我不建议你吃我的脑袋。”



          “我干嘛吃你脑袋,你死了我也活不了。”埃迪发誓当时毒液表情就是一个大写的【你是傻子吧】。



          “那你跟看着吃的似的盯着我脑袋干嘛?”



          “你们人类的头发不是需要一个,长得像枪的东西来弄干的吗?”



           埃迪停下了毛巾擦拭头发的动作,他思索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说:“你说吹风机?”



          “啊对,应该是。你有吗?”



          “吹风机我有是有,但我那么短的头发…”



          “找出来,埃迪,我想看。”



           埃迪张了张嘴巴,还是决定不把拒绝的话说出口,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点了点头,起身去浴室把吹风机拿了出来。



          “长得很像枪,但却可以烘干头发…这是怎么运作的?”



          “你把插头插上,然后按下这个开关,它就会冒出热风,然后你拿这个热风去吹头发,很快就能干了。”埃迪试图用比较通俗的语句解释。“应该是这样。”



          “哦…”毒液突然幻化出一只手伸进沙发底下扯出了一个插线板,埃迪就那么看着它熟门熟路地把插头插上,然后把风口对准自己,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开关。



          “哎你等等…”



          “嗷!”毒液只感觉一阵热风直扑上自己,它下意识把手中的吹风机扔了出去,正中埃迪的肚子,埃迪闷哼了一声,而风口好死不死对准了一个很难以启齿的位置,埃迪正为砸中肚子而感到郁闷,那个位置却感觉到一阵灼热,他猛地起身,丢开了吹风机,捂着自己下半身哀嚎了一声,毒液赶紧伸手关掉了吹风机,瞬间房间里一片寂静。



           埃迪抬头瞪着毒液:“你他妈…”



          “我的错。”毒液有些尴尬地挥了挥手上的吹风机。“这样吧,为表示歉意,我来用这个给你烘干头发吧。”



          “我总觉得你会烧了我的头发。”埃迪警惕地摇摇头。



          “我才不会让你出事。”



          “我觉得我的小弟弟不同意这一点。”



          “Come on!我只是想试试。”



          “好好好好,就这一次。”毒液有些撒娇的语气让埃迪有些无法抵抗,他无奈地坐下,把毛巾从脖子上扯下来拿在手里。“我的头发靠你了,伙计,别出什么意外了。”



          “放心,我学东西很快的。”



           毒液看上去倒是信心满满,它将风口对着埃迪的头发,按下了开关。热风吹向埃迪,他的头发像被自然风刮过的草原一样在热风下波动,不长,却也很浓密。毒液幻化出了另一只手,它将那只手的指尖伸进埃迪的发间,顺着热风的走向一点一点地梳理着埃迪的头发,动作轻缓又温柔,一点都不像是那个下午在小巷子里毫不留情吃掉别人脑袋的外星恶魔。



           毒液的手很冰,埃迪猜这是毒液本身物质的原因,但在他湿润的发间,毒液冰冷的触感倒也不是很明显,倒是那一阵阵的来自吹风机的热风让他感觉到一种,暖意,而这种暖意并不止是生理上的。



           很久没有人这么为他吹过头发了。



           这让他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这很真实,埃迪。”毒液的声音也是轻轻柔柔的,就像它手上的动作一样,埃迪难得没有一脸气愤地让毒液不要读自己的思想,他只是捏着手中的毛巾,将背靠上靠垫,闭上了眼睛,让自己享受着这位共生体的服务。



          “你喜欢这个吗?”



          “挺享受的。”



          “那你,喜欢我吗?”



           毒液总是喜欢来一记直球,



          “你知道的,毒液。”埃迪闭着眼睛。



          “我想听你说。”



           埃迪睁开眼睛,看着毒液在自己面前眨巴着眼睛,他试图也眨巴眼睛蒙混过关,但脑袋上突然传来的灼热感让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嘿,干嘛?这很烫。”



          “你说了我就不烫你。”



          “得了毒液,别跟小孩似的。”埃迪耳朵有些泛红。“你一直知道答案的。”



           “我想听你说,是哪一个字你不明白。”



           “都不明白。”埃迪偏头决定装傻,而下一秒,脑袋上的热感消失,埃迪看着吹风机在空中进行了一个抛物线运动后直直坠入垃圾桶,还没来得及心疼,就被一个很霸道很霸道的舌头给堵住了所有的话。



            不是所有人都能和舌头贼长的外星生物舌吻的,这或许是个不错的经验。埃迪开始还能这么在脑袋里自我安慰一下。


 

            而接下来,埃迪被亲的脑袋迷糊,想要进行一些正常思考都很困难。



            埃迪终于明白了外星舌头的厉害之处,他是真的快窒息了。



            终于结束长吻后的埃迪瘫在沙发上,双目有些失神地大口喘气,毒液正得意地看着他时,埃迪突然断断续续地开口说:“好…好吧,我其…其实…挺喜欢你的。”



           “你爱我。”毒液凑了上来,这是一个肯定句。



           “对对对,我爱你。”埃迪摸了一把下巴,突然盯着天花板笑了起来,他扭头看着毒液,嘴角的弧度怎么都掩饰不住。“我爱你,伙计。”



           “嗯,这就对了,我也爱你。”毒液终于满意了,它飘到埃迪的肩膀处,伸出双手给了埃迪一个紧紧的拥抱。



            埃迪伸手拍了拍毒液的背:“先把我吹风机捡回来。”



           “自己去。”将脑袋埋在埃迪脖颈处的毒液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毒液。”



           “我去。”



           “我爱你。”



           “哦。”





END

望食用愉快!!!

评论(16)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