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愚弄了死亡,嘲笑了光阴

【16】论七个亚瑟和一个梅林如何相处X【亚梅】/可能甜的长篇

 @傻黑并不甜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篇文

只能说遇到了瓶颈这篇就没继续写了

但最近感觉不错

只要有人看我就会继续写下去的

而且这篇是和不甜一起的

我会一边写一边等她回来




          Alpha瑟自从昏迷之后一直没有任何反应。

          Altria和王子瑟在乱石平息之后,将Alpha瑟带到了一处靠河的地方安顿下来,Altria在检查了Alpha瑟的身体并无大碍后,简单地给Alpha瑟包扎了一下,她和王子瑟都清楚现在Alpha瑟这个样子,他们也没法赶路,只得在那个地方度过一夜,等第二天再想办法。

          吃了些干粮后,Altria生了火,两人就坐在火堆旁一言不发,Alpha瑟则躺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地上。或许是寂静太过滲人,王子瑟再三犹豫下还是开了口:

          “他,会没事的对吧?”

          Altria心情挺糟糕,她闻此言刚准备不耐烦地敷衍几句,抬眸却看见王子瑟微微颤抖的肩膀和那张年轻面孔上透露着的不安。他还是个孩子,虽然身份和教育让他比同龄人在某些方面要强大,但心理上,他依旧还是个孩子。

          Altria不由得放轻了语气:“他会没事的。”

          王子瑟抱着自己的双膝,点点头,紧绷的身体稍稍放松了一些。他看了一眼Altria:

          “崖上的那个男人,你认识他吗?”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他。”Altria翻了个白眼,手上的木枝泄愤似地捅了好几下火堆。“不管他是谁,我发誓我要是再见到他一次,我会用我的剑把他分成好多块好多块!”

          王子瑟抖了抖。

          “…我不是这个意思。”Altria看了一眼王子瑟,泄气地把木枝扔到一边。

          “我理解你,真的。”

          “话说,你觉得那会是谁?”Altria眯着眼睛扭头看他。

          “什么?我…我不知道。”王子瑟摇摇头。

          “不,我的意思,你觉得那个人,会是谁?”Altria看着王子瑟,咬重了【人】这个发音。

           王子瑟立马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眉头皱了皱:“你不会是觉得…”

           “你觉得普通人会有那样的力量吗?我们谈论的可是整整一片石崖坍塌。”

           “巫术?”

           “我想象不到另外的解释了。”Altria耸耸肩。“那就是一个巫师。”

           “为什么他要我们死?”王子瑟盯着那堆火。“如果是知道我们是从平行宇宙来的,不怕杀死我们会引起什么奇奇怪怪的动乱吗?”

            Altria张了张嘴,但没有作声,她也不太想得通那个巫师到底是想要什么,而就在这时,在他们旁边的Alpha瑟突然有了动静。

            “No,No…”

            王子瑟和Altria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起身冲到Alpha瑟旁。Alpha瑟看起来不太好,他脸色苍白,额头密密麻麻布着一层汗,双手抓紧了身下的泥土,嘴里不住地吐出细碎的呻/吟。

            “是伤口的原因吗?”王子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Altria,Altria自己不比王子瑟知道多少,但她还是用自己最大的耐心安抚王子瑟,她检查了一下Alpha瑟的伤口,均无大碍。

            “不是伤口的原因。”Altria掏出帕子擦净Alpha瑟额头上的汗水,她看着紧皱眉头的Alpha瑟,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一些猜测。

            “是他心里的原因。有什么他没有告诉我们的事情,而这些事情现在困住他了。”







            而亚瑟这边的情况也不怎么样。自从发现自己杀害了那个小男孩后,亚瑟整整好几天都没说话,他们三个只是保持着频率往他们需要到达的地方赶去,吃东西,赶路,睡觉,醒来,然后又是一摸一样的一天。

            唯一让梅林感到安慰的是,他们这几天都没遇上什么很奇葩的事情困住他们的脚步,把亚瑟拖出自责的圈子里已经很难了,他真的没有多的精力再去对付那些奇奇怪怪的事件。

            兰斯洛特也很沉默,与其说他不想说话,还不如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根本不敢去安慰亚瑟,他甚至不敢提起这件事,三人中只有梅林在坚持不懈的寻找一些话让这场寻找归途的旅行的气氛太过,阴暗。

           虽然话题都没有太多营养。

           直到一个夜晚,梅林突然失去睡觉的想法,他呆坐在火堆旁,心中的不安越发扩大,他回头看了一眼背对自己的亚瑟,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圆形的徽章。

           那是他们埋葬那个小男孩时候从他身上掉下来的,兰斯洛特和亚瑟还没来得及发现,梅林就动用了一点小手脚将那小物件收进了口袋。

           梅林用手指轻轻摸着那个圆形徽章的边角,上面的图案让他感觉万分熟悉,但他就是想不起在哪里看到过。但这个图案这几天一直在他的脑袋里时隐时现,就连在睡梦中这个图案都要冒出来刷一刷存在感,这让他无比在意。

           他感觉,这个东西似乎要给他传递些什么。

           梅林回头,再次确认两人都在睡眠中后,他看着那个徽章,深呼吸了一口气,集中精神,他的眼眸瞬间化为金色,一股力量进入了徽章。梅林闭上眼睛,将自己全部交给那个徽章,让它带着他感受着这个图案的一切。

           他看见了直耸上云霄的树木,看见了望不见尽头的河流,看见了一堆没有脚的鸟儿在树木中自在地飞翔,看见了河沿随着他的脚步一朵又一朵盛开的花朵。

           他还看见了一只鹿,有着长长的角和一双灵动的双眸,它看着梅林,一只前脚往后勾,头颅往下低了低,像是在向他颔首致意。梅林彻底被吸引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向那只鹿走去,越是靠近它,梅林越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拉扯着他,但他没有任何想要反抗的意思。

           就在梅林的手快要触及它时,一切突然扭曲了,所有温暖的一切都坠入了黑暗,而那个巨大的图案再一次出现,这一次它占据了梅林所有的视线,让梅林头疼欲裂,一个诡异的声音不停地在他耳边呼喊着

 

           “艾莫瑞斯。”

           梅林猛地睁开眼睛,手中的徽章像是烫手一样被梅林扔下,他浑身都在颤抖,心脏跳动的速度有些超出他的承受范围,梅林大口呼吸着空气,眼睛里满是失措和恐惧。

           他想起来了,那个熟悉的图案。

 

           “德鲁伊…”梅林失神的坐在原地,太多的事情塞进他的脑袋里,让他一时无法理清他们,只觉得脑袋都要爆炸。

           “对不起…对不起…”亚瑟的呢喃在他身后响起,这不是他第一次做噩梦了,梅林努力平息了自己的呼吸,他起身走到亚瑟旁,伸手像安抚婴儿一样抚摸着亚瑟的脸庞,暗中将一股平息的力量注入其中,亚瑟的呼吸逐渐平稳了,脸也不再因为噩梦而扭曲。

            而梅林这时已经彻底睡不着了,他低头看着手里的徽章,再三决定还是将其塞进口袋里。

            亚瑟不能知道这个事。

            至少不能是现在。


TBC

有什么相关的灵感欢迎来和我一起讨论

望食用愉快!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