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愚弄了死亡,嘲笑了光阴

【盾铁】今天的纽约警局也很平静/【13/结局下】

最后一次更新! @九葫芦 

完结了!!!!!!!!




          Jerry慢慢转过身,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不安:“你说什么?”



         “我之前,就对于尸体藏匿的地点感到很奇怪。”Tony双手环抱胸前。“为什么不直接一把火烧掉然后找片森林埋掉?这样估计会拖延调查人员寻找尸体至少一两个月,而且也能遮盖原本死因。我开始觉得你是想着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但实在是不像你的作风。”



         “我的作风?”



         “在MIT的时候,你说过你只做有把握的事情,你绝对不会冒这个险。”



         “人是会变的,Stark。”



         “我怀疑这点。”



         “你就不能不深究这个吗?”Jerry语气有些急了。“你就不能,乖乖闭嘴呆在这里直到你那位白马王子来救你吗?”



         “你怎么知道…等等,救我?”Tony意外地挑了挑眉,他沉默了几秒后,又开口了。“你知道乖乖闭嘴不是我的风格。”



         “…”Jerry看着Tony突然笑了。“你真他妈是史上话最多的人质。”



         “谢谢。”Tony撇撇嘴。








         “你为什么要杀了Martin Hill?”



         Steve说完这句话后,整个病房似乎都陷入了一片沉寂,只有心电仪上波动的线条和机械发出的声音在病房里回荡,更显得气氛诡异。床上的老太太的动作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她将头扭向Steve,干瘪的嘴巴张了张,还说没有说出一句话。Steve这才注意到Mrs.Brown似乎被抽干了身体一样,原本精神的样子已经一去不复返,这让他心里稍稍出现了一丝同情,但这丝同情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如果我认罪,你们会放过我儿子吗?”好半天,Mrs.Brown才说了这么一句。“他只是为了保护我。”



         Steve抬眸看着她,斟酌了一下说:“我会替他在法官那里说几句好话的。”



         “这就够了。”Mrs.Brown扯了扯嘴角。“我不期待多的。”



         “认罪前,我需要你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儿子把Tony绑架到哪里去了?”



         “这个是我预料之外的行动,他没有告诉我。”Anna摇摇头,她思索了一下,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有说过什么,秘密的房子。”



         “什么?”



         “他之前从Martin Hill那里买下了一栋废弃房子,说是Martin祖上传下来的,说要把那里改造成什么,实验室什么的。”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那里,但的确是一个重要的信息…”Steve没有一刻迟缓,立刻给Bucky打了一个电话。



         “查房产?我们早就查过了,一无所获。”



         Steve看了一眼Anna:“Mrs.Brown说是匿名才买下的,支付用的账户也是别的地方的,这个房产原本还是属于Martin Hill的。你带小队去Martin Hill的家里里找找,或许能找到一些,不知道,纸质文件什么。”



         “收到。”



         Anna看着Steve:“你还是叫我Mrs.Brown。”



         “就算你杀了人,你也还是长辈。”Steve将手机拿在手里。“搜查需要时间,我们不如现在解决一些重要的事情吧。”


   

         “如你所愿。”



         Steve点开了录音,将手机拿在手里朝着Anna:“所以,我们开始吧。Anna Brown,你是否承认在九月十二号杀害Martin Hill并且在你的儿子Jerry Brown协助下藏匿尸体?”



         Anna看着Steve,像是在作人生中最重要的承诺一样,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承认。”



         在那一瞬间,Steve在老太太的眼睛里看到的,是释然。









         Jerry Brown的家里似乎被人偷过东西一样,所有地方都翻的乱七八糟,Bucky皱着眉头抬脚避过地上的枕头,拉开Jerry的柜子开始翻找起来。



         一路同行的Sam则去二楼寻找。当他推开Jerry的房间门时,二楼找到血迹的地方已经干干净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好样的,清洁员。”Sam叹了口气。他还记得找到那摊血迹时候的场景,白色的瓷砖,红色的鲜血,所带来的视觉刺激让他一直无法忘怀。虽然血迹能够被抹去,时间能够将一切淡化,但人死了就是死了,杀人了就是杀人了,这是无法在人的记忆里所抹改的东西。



          他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扯开了柜子。



          柜子里没有,衣柜里没有,花盆底下没有,枕头下面没有,床底下没有。他们就连厕所都翻了个底朝天,甚至还神神叨叨地趴在地上试图找出有没有什么暗道之类的东西。



          但他们一无所获。



        “…该死,我们估计还要再跑一趟Jerry老妈的宅子了。”Sam挠挠头,他蹲下来又确认了一遍床底下后,在那里蹲着思索着其他可能性。



        “他是搬了个家吗?”一旁跟着他的警员一边翻找一边忍不住吐槽,Sam抬眸瞟了一眼那警员,突然看见了在那人身后那堆衣服下冒出的白色的一角。



          看起来像是纸。



          他喉咙一紧,起身大步跨到那堆衣服那里,粗鲁地扔开那堆衣服,从中小心翼翼地扯出一叠纸,Sam咽了咽口上,视线投在那堆纸上。



         “Bucky!”Sam起身,拿着纸的手微微颤抖,他走到楼道间,朝下大喊了一声。








          “你就是因为疫苗的事情?”



          “不尽然,我知道我儿子对我儿媳妇不忠,我跟他说过,但他不听,告诉我他们只是玩玩,我也没法干涉。”Anna说。“我喜欢Martin那个孩子,你知道吗,可他…他不该知道Jerry出轨的事情的。”



          “Martin知道了Jerry出轨的事情?”



          “在Jerry又一次去找Martin让他加入The Eyes的时候,Martin以此威胁了他,威胁他他要把这件事情闹得人尽皆知。Jerry给了他,一些钱,来让他住口。”



          Steve眼皮跳了跳:“勒索?”



           “也可以这么说。Martin像是,没完没了。他来接近我,照顾我,只是为了找到更多Jerry的把柄好以此要挟,我也不傻,他太刻意了。”Anna看着墙上一个点。“所以那一天,我去了他家,故意用一种不知该如何说出口的样子对着Martin,他很好奇,就让我进去了。”



           “你的,针管那些当时是藏在口袋里的吗?”



           “对的。”Anna说。“但Martin不知道,我一向把秘密藏得很好。我借口身体不适,让他扶去二楼休息休息,他竟然也没怀疑,乖乖地带着我去了,他说帮我理一下床,然后我掏出了针管。事实上我做的不错,我还以为我会生疏,但我把针插/进他的脖子里的时候,那种手术台上的感觉又回来了。我本来没想把血留在那里,可我估计不中用了。”



           “然后?Jerry Brown怎么扯进来的?”



           “然后Jerry回来了,他回来早了。他看见了我做的事,我慌了,他却很冷静,告诉我让我偷偷从后门离开,避开摄像头,他来处理。”



           “然后就是他扛着尸体来到你家后花园。那就连上了。”



           “他原本是想回去处理血迹的,但没有来得及,你们先去了一步。”



           “我不敢相信我们错过了勒索这么重大的线索。”Steve摇摇头。Anna垂眸沉默不语,Steve点击结束,保存了录音后,突然一个短信进来,Steve点开,瞳孔猛地收缩。



           “他们找到那处房产的地址了,我现在要赶过去。”Steve看着Anna。“你,先好好休息吧。”



           “大家都觉得Martin是个好人。”Anna抬头看着Steve的背影突然开口。“他真的很会掩饰,他的内心其实比他表现出来的那个Martin Hill要邪恶很多。”



           Steve放在把手上的手顿了顿,他回头看着Anna,声音轻轻的:“不管邪恶还是不邪恶,没有人能够以上帝之名擅自决定他人的生命。事情完全可以不用这样发展的,你知道的。”





           “你毁了你自己,还有你儿子。”



            




            “所以,你母亲杀了Martin Hill,你只是个负责藏尸体的?”



            “…”Jerry偏头不看Tony。



            “我能理解你为了爱的人情愿背黑锅这种心情。”Tony点点头。“我小学特别喜欢的一个女孩子有一天课上吃东西被老师点名,我为了她背了黑锅。”



            “…这他妈都不是一个性质的事情。”



            “我觉得差不多。”



            “Tony Stark。”Jerry突然看着Tony。“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不会杀了你,所以才那么肆无忌惮?”


  

            “我不觉得你会杀我。”



            “可如果是在我肯定会进监狱的情况下呢?”Jerry站起来,拔出了手枪。“你也不敢保证,对吧?”







            “联络警局了吗?”Steve坐上Bucky的车,问道。



            “嗯,正在往那里集合。”



            “上帝保佑我们找的是对的。”Steve闭上了眼睛,嘴唇轻轻颤抖。





             

 

            “杀人和绑架人所判罪的程度可是大不相同,绑架未遂你顶多住个监狱,或者交点钱就没事了,杀人?判个几十年?或者死刑都说不准。考虑清楚。”



            “我不是三岁小孩子,我当然知道其中的差别。”Jerry转了转子弹腔。“但我已经无所谓了。”



            Tony眯了眯眼睛,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Jerry捕捉到了Tony的动作,他突然大笑起来:“原来你还是怕的啊?”



            “人人都怕死,这很正常。”Tony耸耸肩。“不怕死的要么是活够了要么是脑子有毛病。”



            “我曾经,很崇拜你。”Jerry低着头摆弄着手枪。“MIT的时候,你很厉害。”



            “重提旧事,不是什么好兆头。”



            “你那时候是个神话,真正的神话的那种,所有的老师,包括那些目中无人的教授都对你赞赏有加,女孩子们对你又爱又恨。Tony Stark,天才,花花公子。”



            “太聪明不是我的错。”



            “我也不差,但我在你面前总有种,自卑感。”Jerry笑着摇摇头。“而你在做报告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所以是私人仇怨?”Tony瞟了一眼手枪,又往后退了几步。“我总是记不住一些事,你知道的,很多人的名字我都和人对不上号。但我现在肯定记得你了。”



            “我是不是得说谢谢?谢谢你记住我?”Jerry怒极反笑,他突然抬手将那把左轮手枪对准了Tony。



            “带着对我最后的记忆下地狱去吧。”




             我要死了,Tony想着。



             而就在Tony看见Jerry快要按下扳机的一瞬间,门突然被拉开,一帮装备齐全的特警拿着手电筒和武器冲了进来,明晃晃的光照得两人眼睛都睁不太开,而那几十个枪口对准着Jerry,为首的Steve端着手枪指着Jerry,眉头紧锁,那一身警衣加上他完美的面孔让他看起来就像是正义之子,而接着喊出了那句真正的让Tony Stark终生难忘的:



             “NYPD!You Are under arrest!!”





             Tony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帅的场景。









后续:

            “你迟到了。”Tony看了一眼表,很不高兴的看着面前的Steve。



            “不好意思,Jerry Brown的案子,我得写报告。”Steve上前拉住了Tony的手,讨好意味十足。



            “我没参加庭审,结果怎么样?”



            “Anna Brown申请了保外就医,她会在监视下度过余生。至于Jerry Brown,帮凶,以及绑架杀人未遂,够他蹲几年牢了。”



             Tony有些唏嘘,他看着Steve拉着他的那只手,想了想,开口:“你知道吗?我满脑子都是那句‘You are under arrest。’。”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


 

             “嗯哼,你本来就是警察,角色扮演不是你的强项吗?”



             “嘛…”Steve伸手一拉,将Tony拉进怀里,手搂紧他的腰,他将嘴巴凑到Tony耳朵边,轻声说。“NYPD,You are under arrest。”



             “那警官先生,要不然,我们去床上聊聊关于我的罪名,你看如何?”



             “乐意至极。”

      


  



END

写完了!!!!!!!!

感谢看到现在的小伙伴们!【鞠躬】

每一个红心和小蓝手都是对我莫大的支持!!

第一次挑战这种题材还不够成熟请多多包涵了

自己也会努力进步的

爱你们!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