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愚弄了死亡,嘲笑了光阴

【盾铁】今天的纽约警局也很平静/长篇【11】

今日份更新 @九葫芦 

快了快了

前篇戳Tag【NYPD】或同名合集





      “消失了?”Steve将文档扔到自己办公桌上。“怎么回事?”



      “之前因为证据不足所以关押二十四小时后就把他放回去了,Hill派人在他家周围安排了警力进行监控。”Sam叉腰。“两个小时前他去了一趟Mrs.Brown家里,然后回到家里,但家里的灯一直没有打开,警员感觉有些不对劲,就去敲了下门,一点动静都没有,于是他们破门而入,却发现Jerry Brown没人影了。”



      “该死,他肯定是发现Mrs.Brown不在,察觉到了什么。”Steve挠了挠头。“后院没派人守着吗?”



      “派了,但被袭击了。”Sam说。“被电击棒击中了头,所幸人都没事,只是昏迷了。”



      “这都是些什么事。”Steve掏出手机按下了Tony的电话,想告诉他这个消息,却不料打了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



      “他不是带了手机吗。”Steve嘟哝了一声,又试了几次,却依旧无人接听,Tony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他又给Tony的助理Pepper打了一个电话,得知Tony并没有去公司,而且Pepper查了查大厦的监控,告诉他Tony也没有回到家里。



       那他能去哪里?



       而在这时,Steve突然想起Jerry和Tony的种种渊源,有些不好的预感,他拨通Bucky的电话。



      “Bucky,你现在在哪里?”



      “我?我在我家楼下。”



      “Jerry Brown逃走了。”Steve咽了咽口水。“而且我怀疑他绑架了Tony。”



      “你别和我开玩笑。。。”Bucky手机险些没拿稳,他边掏钥匙边往自己车的方向走。“你怎么确定?”



      “。。。我告诉他在家等我,我待会儿要和他出去。”Steve挠了挠头。“鉴于警局到大厦的距离他这时候应该已经坐在家里喝咖啡了,但Tony助理告诉我他没去公司也没回家。”



      “或许他只是临时去其他地方了呢?”



      “或许吧,但我觉得不太对劲,就是,很不对劲。”



      “好一对爱情鸟。”Bucky有些服气,他发动了车子。“我现在过来。”







       眩晕。



       这是Tony睁开眼睛后的首先涌上来的感觉。昏昏沉沉,感觉被谁打了一拳一样。Tony撑起身子,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四面都是水泥板的房间里,而他身上没有任何束缚,除了门上的那一把大锁。



       被绑架了。



      Tony揉了揉眉间,努力回忆刚刚发生的事情。



      停车场,他那时候在停车场,他坐在车里开着车门,玩了一会手机。。。然后,然后,然后感觉被毛巾之类的东西捂住了嘴巴,湿的,然后他吸了几口气。。。



      那是Jerry Brown,那绝对是他!该死,他该直接就那么开走的。



      Tony长呼出一口气,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探了探脉搏。他现在感觉,肌肉酸痛,心跳不齐,脑袋眩晕。



      用了C4H3F7O的典型后遗症。七氟烷,无色澄清液体,易挥发,用于麻醉,不适用于有心脏病史的人。



      他他/妈故意的吧。   



      Tony揉了揉自己的胸口,做了几个深呼吸,摸了摸自己的裤口袋,毫不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不在他的口袋里了。



      看来凶手是他没错了。但他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绑架他?他难道不知道绑架他等于就已经坐实了他是凶手的事实了吗?难道说,他知道了Mrs.Brown被请到警察局的事情了?



      不管怎么样,他已经被绑到这里了,还不如想一想怎么脱身,Jerry Brown这个疯子,Tony一点都不会怀疑在必要时候他会干净利落地杀掉自己。



      他可刚刚成为别人的男朋友,刚刚交了一天都没有的男朋友被自己正在处理的案件里的犯人绑架撕票?太狗血烂俗了,就像那种乱七八糟的论坛里的引人注目的标题一样,他可不想让Steve经历这个。



      Tony摇了摇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他抬头看了看,在不远处的墙壁上看见了一个装有防盗窗的窗子,据目测窗子还挺大,能容纳至少三个成年男子,而那上面的防盗窗,与其说是防盗窗还不如说就是几根铁棍子拦在上面,看起来摇摇欲坠。Tony在大脑里快速计算了一下,如果他要从那个地方出去,第一,窗子距离地面太高,他得先找到能够垫脚上去的玩意儿;第二,如果有木棍和水,他可以用一些简单的物理原理把那几根铁棍弄变形,但不管有没有这两个玩意儿,还是基于第一条,他得先上去;第三,他无法得知窗子外面是个什么样子,万一这个屋子靠海呢?他就算从这里爬出去也无法活着回到纽约,还有可能是和泰坦尼克号里的杰克一样的死法,他才不要。



      “这他妈。。。”Tony走到墙壁边,将脑袋靠上墙壁,屏气听着外面的动静。所幸的是,他没有听到海的声音,倒是听到了鸟叫,看来这个小黑屋是在某个森林里面,这让Tony某种程度松了一口气。



       他走到门口,看了一眼那把巨大的铁锁,用手扯了扯,摸了摸自己的身上试图找出一些能够用上的东西,可除了几张卫生纸和一根烟什么都没翻出来。



      “靠,下次出门得记得带发卡。”Tony暗骂了一句脏话,他要是手机在身上,就能给大厦里的Jarvis传递信息,就能让警局定位到他的位置了。但Jerry是个聪明人,他肯定不会留个手机给他。Tony看了看四周,只看见了一堆稻草,连个桌子都没给他,Tony翻了个白眼,回头重新看了看那扇门,想了一下,突然伸手抓起那把锁就往门上使劲砸了砸,铁器之间的碰撞发出的巨大共鸣声音让Tony都捂了捂耳朵,他又用脚踢了踢那扇门,弄出了一下动静后,回到那堆稻草那里坐下,静候Jerry推开那扇门。







       “找不到Tony。”电话那头的Pepper声音听起来快哭了。“我已经让Jarvis去进行全球范围搜寻了。”



       “了解了,别慌,我们会把Tony带回来的。”Steve安慰着Pepper,脸上却愁云惨淡,在纽约市小范围搜寻无果后,NYPD彻底展开对于Tony Stark的搜寻,Fury向媒体封锁了消息,给大家争取时间。而pepper也利用她的权限让大厦里那个看似无所不能的智能管家动用了科技的力量,调取了警局周围的一切监控,找出Tony的去向,而警局的人已经不想去管人工智能的强大力量会有什么样的威胁了,Steve查看了监控,确定了Tony被绑架的地点就是在警局附近的一个停车场内,犯人一身黑衣戴着面罩,但Steve百分之百确定那就是Jerry Brown,他把Tony弄晕后将其弄上了一辆银色面包车,车牌号在监控上看起来模糊不清,Jarvis已经着手去进行监控画面处理了。但Jerry简直是对纽约市的监控了如指掌,那个银色的面包车在几个街道之后拐进了一个盲区,便再也寻找不到踪迹。



       “能够查到Tony的手机信号吗?”



       “查不到,被屏蔽了。”警局的技术人员摇摇头。“但他这个构造很特殊,那个人工智能发给我了Tony Stark的手机构造,他的手机被他自己改造过,可以从他那端发出信号,无论在哪里都能接收。”



       “或许是个好事,不过我不觉得Brown绑架他后会留个手机给他,他和Tony认识彼此,知道对方有什么能耐。”Steve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再查一查监控,我不信他能给躲过躲所有的监控,纽约市的监控不会有那么多盲区的。”



       “好的。”技术人员点点头。



       “Steve,Hill让你过去一趟。”Sam敲了敲门口。



       “什么事吗?”Steve走进办公室,看见Hill一只手拿着电话话筒,看起来无比焦躁。她看见Steve后便放下电话,简洁的说:



       “出事了。”



       “。。。发生了什么?”



       “Mrs,Brown回去的路上突发心脏病,现在送进医院了。”Hill揉了揉眉间。“她年龄太大了,我们估计得作好她随时去世的准备。”



       Steve立刻明白了Hill的意思,他们需要这位老太太,就算现在Jerry自投罗网绑架Tony,但如果Tony没有受伤,但他的律师依旧可以只承认Jerry的绑架未遂,并为其所辩护,说不定交点钱Jerry就能免于牢狱之灾,但Jerry Brown母亲的证词虽然不是Jerry杀害Martin Hill的直接证据,但是就凭这可疑的埋葬尸体一点完全可以继续挖掘证据甚至陪审团可以因此定罪。



       但如果老太太这时候去世。。。



      “还有一个挺糟糕的消息。”



      “什么?”Steve感觉脑袋晕乎乎的。“还有什么。”



         Hill叹了一口气:


 

      “有人走漏了消息,报社知道了Tony失踪的事了。”





TBC

望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