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愚弄了死亡,嘲笑了光阴

【盾铁】今天的纽约警局也很平静/长篇【10】

今日份更新 @九葫芦 

前篇戳Tag【NYPD】或同名合集





      “所以,土是干的。”Sam双手环抱胸前,望着Steve。“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一个大问题,警官。”Tony翘着二郎腿,对Sam笑了笑。


      “为什么他也在这里?”Bucky皱眉。


      “当然是Steve邀请我的,包子脸。”


      “什么?”


      “All Right,别跟小学生一样。”Hill叹了口气。“什么大问题?Mr.Stark。”


      “其实这是Steve提出来的设想,我只是帮忙证实了而已。”Tony摊开双手。“你看,泥土和水泥地的最大区别,是泥土能够大量吸收水分,而水泥地不会,这就是为什么通常在在下雨后,同样的时间内,泥土的干燥程度会比水泥地的干燥程度低很多。”


      “而Jerry Brown家里那片土,是完全干燥的。在当时很多水泥地都没有完全干透的情况下,那片土地的干燥程度很值得人深思了。”Steve接话。


      “而我托一位考古学家研究了Steve给我的样本土,有趣的是,她告诉我那个土至少有两个星期没有接触过水了。”Tony挑眉。“于是我和Steve又回到了那栋房子。”


      “等等,她?”Steve看着Tony。“你没跟我说是个女的?”


      “我记得我说了?Wanda?还记得吗?”


      “不,你没有。。。噢,那个Wanda?和你一夜情过的那个黑头发女人?”


      “我不太喜欢那个形容词,我更喜欢用‘短暂的恋情’来形容。”


      “只有一晚上的恋情,的确挺短暂的。”


      “你在吃醋吗?”Tony眯了眯眼,表情带着那么一丝调侃。


      “等等,你和他回去考察?而不是叫我们?哇哦,爱情的力量那么伟大吗?”还未等Steve开口,一边的Bucky脱口而出,一瞬间会议室的气氛凝固,Tony调侃的小表情瞬间消失,而被一种不知道如何描述但肯定不是什么好的表情所代替,Sam和Clint的嘴巴已经难以合拢,Hill的表情更加精彩,虽然她表面上在努力克制自己的表情,希望做出一个领导的表率作用,然而这种憋笑中夹杂着诧异的表情只让她看起来扭曲不已。


      “谢谢你,Bucky。”Steve朝Bucky挤出一个极具杀伤力的笑容。


      “。。。所以!你们有什么发现?”Clint举手出声,试图挽回一下尴尬的局面。


      Tony扯了扯领带,看了一眼耳垂泛红的Steve,开口:“发现了,挺不得了的东西。”





      “Mrs.Brown。”Steve坐在审讯室里,看着Mrs.Brown。“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请你来这里吗?”


      “啊,她们都给我说了,你们在怀疑我的儿子是杀人犯。”Mrs.Brown看起来有些紧张,手也有些颤抖。“虽然我和我儿子已经很多年没有见了,但我向你保证,Steve,他绝对不会杀人的,Jerry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


      “无意冒犯,Mrs.Brown,如你所说你们都已经差不多,我也数不清多少年了,反正就很多年没见了,你怎么敢确定你的儿子在这些年的成长里没有变成一个,脑/残呢?”Tony撇撇嘴。“请您宽恕我的用词不当。”


      “这家伙嘴巴太毒了。”Bucky在双面镜后嗤笑了一声。


      Hill咬了咬指甲:“我只求这不是一个错误。”


      而审讯室里的Mrs.Brown在Tony说完后面色惨白,她将鬓间的几缕白发别到耳后,沉默不语。


      “Mrs.Brown,我相信您对于全自动机械花园顶棚并不陌生吧?”Steve将一张照片递过去。“以防你‘没有印象’,这张照片上就是那个顶棚。这种东西靠生物指纹识别运作,拥有者输入指纹,顶棚便自动升起遮住整块地方,许多家庭用这个装在顶楼,这样在下雨天的时候就不用费力去收衣服,只要一个指纹,便可以安安心心呆在房子里。”


      “我和Steve在第三次前往您的房子时,发现您家里也装有这个产品。”Tony说。“您装这个东西在花园里我们可以理解,或许是因为您喜欢呆在花园里看雨,谁知道呢?我们不评判别人的喜好。这个顶棚在很多公司都有生产,不过有趣的是,这个顶棚的型号告诉我们,它所属公司,正好是您的儿子所工作的‘The Eyes’。不觉得太巧了些吗?而且您有一个账户,每个月定时三千美金的入账,官方解释是养老金,但你觉得警察会查不出来吗?当警察是瞎子?我开始怀疑那个几十年都未曾说过一句话的供词或许是为了掩饰什么。”


      “。。。你说的没错,那的确是我儿子给我打的钱。”Mrs.Brown说话的声音有些小。“我们的关系没有说的那么严重,其实还不错。”


      “那为什么要假装关系不好?”


      “我的第二任丈夫,就是我离开Jerry父亲后的丈夫,家暴我,还赌博,他几乎拿走了我所有的钱。Jerry试图阻止他继续伤害我,但是那个混蛋,竟然挥着刀去Jerry工作的地方吵着嚷着‘让那个姓Brown的贱种出来’之类的话,却只是为了让Jerry给他钱。”Mrs.Brown的眼睛里有些许泪光。“为了Jerry,我让Jerry再也别来找我,我告诉那个男人我和Jerry决裂了,他拿不到钱。然后他拿刀给了我脖子一下,警察终于来立了案,那家伙进了牢,而我搬到了纽约来。”


      “很遗憾听到您遭受的事情。”Tony和Steve对视了一眼。“但你能否解释一下,为何在九月十四日。正好我们挖出Martin Hill的前一天晚上,顶棚有过一次开启记录?”


      “因为,因为那天下大雨。。。”


      “Mrs.Brown,需要我提醒你对警察说谎会有什么后果吗?”Steve盯着Mrs.Brown的眼睛。


      Mrs.Brown咽了咽口水:“我能要一杯水吗?”


      “你告诉我们真相,我就给你你想要的。”Steve将背靠后,Tony看了一眼Steve,没作声。


      “。。。”


      “你看,我的理解是。”Steve身体前倾。“你的儿子,在杀害Martin之后的两天,一直把尸体藏在生物所里,想要找一个方便的地方埋掉这具尸体,而他想到了他的母亲或许能助他一臂之力。”


      “他扛着尸体悄悄地从后面进入,本来是准备埋了就走,可天公不作美,上帝给了纽约一场雨。”Tony说。


      “潮湿的环境对于尸体的腐烂有着极大帮助,潮湿的泥土会加剧腐烂程度,但在腐烂前的剧烈尸臭味会轻易引起来看护母亲的护士或者是一切来母亲家里的人的注意,于是Jerry Brown思索再三,还是叫醒了母亲,求她的宽恕和帮助。”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您决定帮忙,于是您用指纹打开那个顶棚,好让您的儿子顺顺利利地将那具让他成为杀人凶手的尸体埋葬在地下。”


      “您是在雨停下后才收回的顶棚,顶棚一直处于阴暗地带,我们的鉴证科人员发现了上面的水迹。”Steve摇摇头。“”


      Steve和Tony一人一句,攻势猛烈。Mrs.Brown看起来已经快撑不住了,她将一只手伸出捂住嘴巴,浑身颤抖。


      “Mrs.Brown,我理解您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情,我相信没有母亲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一个杀人犯。”Steve轻声说到。“但他犯了错,他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Martin对于您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人,他的生命的逝去本是可以避免的,我希望您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Mrs.Brown闻言,眼泪夺眶而出,她的内心防线已经彻底被击垮。





      她说出了一切。Mrs.Brown告诉Steve和Tony,Martin其实是受Jerry之托来照顾她的,在Martin拒绝了Jerry的提议后,Jerry便请他关照关照他的母亲,善良的Martin自然是没有拒绝。


      “我以为他们关系很好的。”Mrs.Brown抽泣着说。所以当他的儿子扛着Martin的尸体出现在她家的后门时,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险些晕倒。


      这是一场很成功的审讯,Steve这么想。他们有了最关键的证人,给Jerry Brown定罪不成问题。


      “话说,刚刚在里面,你为什么不给她水?”Tony坐在Steve旁,递给Steve一瓶饮料。


      “一个审讯小技巧而已。”Steve打开瓶盖,喝了一口。“当人在审讯感到口干舌燥时,往往是他们因紧张而大量损失身体水分,而他们倾诉的欲望也会越发强烈,但如果这时候给他们水喝,无论他们准备要说什么,都不会再说出口。”


      “哇哦。我是说,哇哦,太赞了。”Tony仰头灌了一大口后,将瓶子拿在手里,迟疑了一会儿,开口。“所以,爱情?”


      “啊。。。”Steve的耳朵又开始泛红,他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咬牙点了点头,不去看Tony有些诧异地表情。


      他们所坐的地方突然一个人都没有了,安静得让人害怕,Steve的心脏也跳得越来越快。


      “我开始以为,你只是想互相了解一下。”Tony好半天才开了口。“不过,我觉得,如果是和你,也没什么坏的。”


      “。。。你当真?”


      “嗯哼,我的意思是,能有多坏呢,顶多担心一下你会不会殉职而已,我还是撑得住这个的。”


      Steve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他猛地站起来,在原地踱了几步后又猛地坐下来,浑身都安分不下来,Tony见状险些大笑出声,但还是决定给他新晋男朋友一个面子。


      “我,额,这样,我还得开个会,额。。。你可以先回去,然后我开完会后会去找你,然后,额。。。”Steve抓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我们或许可以出去玩一下。”


      “我喜欢这个主意。”Tony眸中含笑。他上前几步,轻轻在Steve脸颊处落下一吻,转身向电梯走去。而Steve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里,只觉得浑身都被粉红泡泡所包围了起来。



      突然,Sam有些急促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Jerry Brown从家里消失了!!!”




TBC

应该大概可能下一章就结束了??

望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