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论七个亚瑟和一个梅林如何相处x【亚梅亚不定】/可能甜的长篇【12】

高三学子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天五一假期【对只有一天】

闲着没事

想了想还是把77更一更吧

@刃笑 的让人写得都快变成神经病的梗_(:з」∠)_

简单来讲就是时光错乱啥然后各个宇宙的亚瑟/梅林聚到了一起

此文由我和 @傻黑并不甜 联合一起写

她写七个梅林我写七个亚瑟

不甜的为【论七个梅林和一个亚瑟如何相处x】

前篇戳tag【亚梅时空错乱】

规则我更一篇她更一篇✧⁺⸜(●˙▾˙●)⸝⁺✧

希望我们俩都能坚持下来










  满目疮痍
  
  
  红色充斥着暴戾瑟的双眼,他手握长剑,蹲在一个死去的忠诚骑士面前,替他阖上双眼,而黑袍梅早已不见踪影
  
  
  亚瑟知道梅林的性子【以下所有暴戾瑟和黑袍梅都称亚瑟梅林】,他从来不屑于和自己站在一起战斗,他只会站在高处冷眼看着自己拼死拼活,在自己抵挡不住时才会慢悠悠的上前帮忙,甚至还会给自己使些无伤大雅却会使他动怒的小绊子,然后在自己回到宫殿大发雷霆时,梅林又会现身,用最温柔的语气和柔软的身【哈哈】体平息他的王的怒火
  
  
  梅林热衷这个游戏
  
  
  而自己身边躺着的这个骑士就是梅林这个游戏的牺牲品
  
  
  
  
  他垂头深思了一下回去是否要惩戒梅林时,天生敏锐的亚瑟忽地感受到了来自后方的敌意,他警觉的慢慢直起身子,手握利剑的力度越发加大,亚瑟静默着,从嘈杂的各式声音中精准的挑出那个细微的脚步声,计算着对方的攻击时间
  
  
  脚步很有规律,而且正在以一种很平均的速度往他那里靠近
  
  
  快了,快到了
  
  
  亚瑟屏住呼吸,在听到明显的剑破风的声音后利用半跪的那条腿的膝盖迅速转身,手中的剑也毫不客气地直直冲向来人的剑,两剑相击,刺耳的撞击声和相碰出的火花让两人都不禁一抖
  
  
  
  
  亚瑟快速站好,准备给面前不识相想偷袭他的敌人致命一击时候,眼前的人的那张熟悉的脸让他不由地一滞,而就是这短暂的一秒钟,让对方有机可乘,剑穿入身体的感觉还未到达神经中,被背叛的震惊和痛苦先一步将他包围,他支撑不住跪倒在地,抬头望向拿着带血的长剑的人,艰难的开口
  
  
  
  “莫德雷德……”
  
  
  
  一片寂静,半响,他才听见面前的莫德雷德才缓缓开口
  
  
  
  “你把我逼上绝路了”
  
  
  
  如洪水般爆发的愤怒席卷他全身,他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逼迫自己起身,将剑狠狠刺入莫德雷德的身体,他抓住莫德雷德的领子,逼他正视他,不断流出的血液和叫嚣着的痛觉神经已经让他几近无力,可他还是紧紧拉着他,双眸里满是阴霾
  
  
  莫德雷德却笑了
  
  
  他笑得那么温柔,就像他册封他为卡梅洛特骑士那天,他将长剑轻轻搭在莫德雷德的肩膀上,宣念着骑士的誓词后,他抬头的那个温柔的笑一样
  
  
  亚瑟记得自己也回给他了一个笑容
  
 
  一个欣慰的笑容
  
  
  可他现在做不到了
  
  
  将长剑从莫德雷德身体里抽出,亚瑟看着莫德雷德倒在他脚下,他转身,捂着腹部的伤口,脚步坎坷地向前走了几步后,终是支撑不住倒在地上,眼前的一切似漩涡一般吞噬掉了自己最后的知觉
  
  
  
  
  “亚瑟……”
  
  
  “亚瑟”
  
  

  

  “亚瑟!!亚瑟!!醒醒!……”
  
  
  
  
  “亚瑟!!!!!”
  
  像是来自天际的呼喊声,暴戾瑟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亚瑟王、布莱德利和高汶三人的脸映入眼帘,暴戾瑟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在何处,他在亚瑟王的搀扶下站起来,感觉头疼到快要炸裂
  
  
  “你没事吧?”布莱德利看起来有些后怕,暴戾瑟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后,左右环顾,问
  
  
  “那个男孩呢?”
  
  
  “消失了”高汶说。“就一瞬间,在我们面前就这么消失了”
  
  
  “他和你说什么了?你为什么会晕过去?”亚瑟王却紧盯暴戾瑟的双眼逼问,暴戾瑟垂眸开口
  
  
  
  “莫德雷德”
  
  
  
  亚瑟王的瞳孔猛地放大,他后退了一步,布莱德利的脸色也变了,只有高汶一脸迷茫
  
  
  “我刚刚好像回到了剑栏之战的时候”暴戾瑟抬眸看了亚瑟王一眼。“莫德雷德刺穿了我的身体”
  
  
  “龙息剑……”亚瑟王像是回忆到什么一样脸色有些痛苦,而暴戾瑟却摇摇头
  
  
  “不是龙息剑”
  
 
  亚瑟王猛地抬头
  
 
  “龙息剑一直在梅林那里”暴戾瑟说
  
  
  “莫德雷德刺中我时用的,就只是一把普通的剑而已”
  
  
  
  
  
  
  
  

  
  
  “好臭……”梅林捏紧鼻子,皱着眉头跟在亚瑟后面
  
  
  “你又不是第一次进洞穴”亚瑟举着火把试探着前方的路
  
  
  “这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梅林怼回去,又见一旁的兰斯洛特了然的笑容,耳朵忽地有些发烫,亚瑟倒鲜少的没有回应,他警惕的往前一步一步试探,梅林知道为什么亚瑟那么小心,微弱的火光只能勉强让他们不撞上石壁,而四周的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无所知,梅林挠了挠头,看了一眼兰斯洛特,伸出一只手,轻轻开口:
  
  “Leoht!”
  
  
  眼眸中金光一闪,梅林的手掌心一束火苗窜出,几乎是一瞬间变得巨大,洞穴隐藏瑟地方一一被照亮,亚瑟被突如其来的光亮给整的措手不及,他僵硬地回头看着梅林手心里的那一团火苗,似乎悬停在梅林手心,第一次近距离看见魔法的亚瑟心理上感受到了冲击,梅林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故作凶巴巴的样子推了推亚瑟,亚瑟呼了一口气,转身向前走着
  
  
  穴道里安静得可怕,穴壁上渗出的水珠时而滴落在地,在空旷的洞穴里显得格外响亮,连带着后面一串回音,倒像是有什么巨兽在向他们一步一步靠近,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像是尸臭味,梅林压下想呕吐的念头,使手上的光亮又扩大了几分,这一扩大,处在最前面的亚瑟一下子就瞧见了石块边的一块头骨
  
  
  或许是不想让梅林看到这颇有些吓人的东西——指不定这家伙会像小姑娘一样尖叫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亚瑟伸脚就把那个头骨踢到一边
  
  
  这一踢可不得了,原来那里不止有这一个头骨,一堆白骨因为亚瑟的动作相互碰撞散落在地,发出巨响,亚瑟身子一僵,顿觉失策,身后的梅林如他所料发出一声惊呼,可那声音不像是被吓到所发出的,亚瑟疑惑地回头,只见梅林半蹲下去,拉起裤脚,那白皙的脚踝处竟爬着两三只黑漆漆的虫子,个头不大,模样看着像是蜘蛛,但野外经验丰富的亚瑟一下子就认出了那虫子
  
  
  “别动”兰斯洛特蹲下,一把捏住梅林的脚踝,两三下便把那小虫给扒了下来,被人抢了先的亚瑟将目光移向别处,一股无名火涌起
  
  
  “这虫子有毒吗?”梅林有些担心地看了看自己的脚踝,上面几个血红的小洞看得他心惊胆战
  
  
  “这是草蜱虫【*1】,性嗜血,但没有毒,放心吧”兰斯洛特温柔地拍了拍梅林的肩膀,他站起来,走到亚瑟边上低声说:
  
  “不大对劲,穴居兽的地盘,哪来的这些草蜱虫?”
  
  
  “这儿血腥味那么重,估计就是循着味过来的”亚瑟皱了皱鼻子。“不过那穴居兽吃人不都是一口吞,渣都不带剩的吗?那堆白骨我看着还有些皮肉在上面,像是被谁杀了堆在那里自然腐烂的”
  
  
  “你的意思是,这洞里还有其他东西?”
  
  
  “说不准,不过,也有可能是哪两方在这里打了一架”
  
  
  “那早把穴居兽引来了,哪还活得下去”兰斯洛特瞟了一眼梅林,将声音又压低了几分。“你觉得梅林的魔法对穴居兽有没有作用?”
  
  
  亚瑟怔了一下,他倒没想到这一层,那穴居兽也算魔法产物,梅林若真有盖乌斯说的那么强大,穴居兽也应该会比较忌惮才是
  
  
  他转身把还蹲着查看伤口的梅林一把拉起来
  
  
  “你有没有试过攻击穴居兽?用魔法?”
  
  
  “我倒想,但你又没给过我机会”梅林白了亚瑟一眼
  
  
  “亚瑟,你看地上”身后兰斯洛特开口唤亚瑟,亚瑟瞟了梅林一眼,蹲下,仔细瞧了瞧
  
  
  梅林闻言也跟着蹲下,就着手上的光亮看了看地面,只看见一层厚厚的青苔
  
  
  这并不稀奇,潮湿的穴道内四处都长满了青苔,只是这青苔的颜色实在不寻常,而且随着他凑近,一股铁锈味直钻进他鼻子,亚瑟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眉毛纠成一团,他伸手在青苔上摸了一把,放在鼻子跟前闻了闻,脸色一变
  
  
  “吼!!!!!”
  
  
  嘶吼声忽然从洞穴冲出,直击三人耳膜,梅林甚至感觉到有股风拍在他脸上,像是谁给了他一巴掌般,脸上火辣辣的疼,亚瑟暗骂了一句“该死”,一边拉着梅林往石块后躲,一边去扯兰斯洛特,兰斯洛特反应也快,三人连爬带跑,有些狼狈的躲在了石块后面,兰斯洛特用胳膊肘拐了拐梅林,梅林这才回过神,手中的火光消失,洞穴里恢复了黑暗

        还未适应黑暗的三人就跟瞎子一样,他们只得将身子紧紧靠在石块上,听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叫声,三人的神经都绷到了极致
  
  
  
  

注【1】:这个玩意儿我是看盗墓笔记看到的_(:з」∠)_

TBC

望食用愉快(๑•̀ㅂ•́)و✧

评论(1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