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愚弄了死亡,嘲笑了光阴

【盾铁】Another world/长篇【1】

来自 @不会画画 的梗
mcu,这个不会坑也不敢坑_(:з」∠)_
依旧是热度决定发不发

  steve觉得自己耳鸣了。
  
  
  世界的一切突然都变成了耳边的嗡嗡声,天旋地转,左腹一阵疼痛,他摸了摸,一手红色的湿润。
  
  
  这可不太好。
  
  
  他努力将自己撑坐起来,看着远处大战之后的一片狼藉。地面被四分五裂,钢筋扭曲的躺在地上,烟雾弥漫,天空远处一片红霞。
  
  
  队长。
  
  
  他似乎听见了谁在叫他,就在背后,可他实在没有力气转过身去,只得将身子靠在一边不知道是哪个建筑物上掉下来的残骸,他想挥挥手示意他没什么大事,但他连手都抬不起来。
  
  
  “队长。”
  
  
  一张脸出现在steve面前,带着口罩,一双浅棕色的眼睛,里面满是急切,steve盯着对方的眼睛好一会儿,视线下滑看到对方胸前那个神盾局的标识。
  
  
  “您需要处理伤口,队长”那人朝远处挥了挥手,steve突然猛地一下抓住对方的手腕,艰难地开口,嗓子嘶哑地吓人。
  
  
  “tony……”
  
  
  “tony……您是指钢铁侠吗,队长”那人的眼神在看到steve点头后忽的开始躲闪,他垂头仔细地要给steve做着紧急处理,不肯再吭声,而steve抓着对方的手臂,像个固执的孩子一样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不让他有所动作,只是一遍一遍重复道:
  
  
  “tony……他在哪里……”
  
  
  “steve”Natasha的声音响起,围绕着嗡嗡的耳鸣声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steve抬头看向Natasha,牵扯到脖子的伤口疼的他一抖,Natasha蹲下来,接过急救箱,在steve腹部挑出几块碎片扔到一边后,利落的撕开纱布包,steve看着她,忽的用劲一把扯过Natasha扯住她的领子。
  
  
  “Where is tony!!!!!”几近是咬牙切齿,steve瞪着Natasha的眼睛里全是血丝。
  
  
  Natasha看着steve,表情冷漠地一下又一下把steve的手扳开,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忽然抬手狠狠扇了steve一耳光。
  
  
  “你知道的,steve。”
  
  
  steve眼神里还有着茫然,他看着Natasha的嘴巴一张一开,可是耳鸣的声音已经将他的耳朵占满,他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眼睛仿佛聚不起焦一样,只是死命盯着一个点看,像是抓住了什么,他的双膝发疼,脑袋要炸开了,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小伤口仿佛正在撕裂变大,然后变成一个个密不透风的地方将他一点一点吞噬掉。
  
  
  “你看见他掉下来的,steve。”
  
  
  一瞬间,steve觉得耳鸣的声音被谁抽走了,Natasha的声音清晰的在他耳朵边回响着,摆脱不掉。
  
  
  “他走了。”
  
  
  眼睛开始聚焦,steve看见了Natasha眼睛里的湿润,他喉结动了动,脑袋向前动了动,但没有继续下一个动作,Natasha伸手将steve的脑袋按到自己肩膀上,搂紧了这个大个子。
  
  
  steve僵硬地将手环上Natasha的身子,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得不停地大口呼吸空气。这个一直以来队伍里的领导者,美国队长,像一个失去了最喜欢的东西的孩子一样呜咽起来。
  
  
  
  
  
  
  steve坐在tony的房间里,盯着墙上一点沉默着
  
  
  他最近经常来坐一会儿,这个房间在葬礼之后被完整的保存了下来,Jarvis这项工作做的太好,以至于每一次steve走进房间,都似乎能看见那个有着精致小胡子的男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可那床铺永远是空的。
  
  
  “Mr.Rogers,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大家都在餐厅等您。”
  
  
  Jarvis的声音把steve从放空的状态中拉扯出来,目光触及墙上的钟表,惊讶时间飞逝之快。
  
  
  “谢谢,Jarvis。”steve使劲抹了一把脸,起身准备出房间,却在触及门把的一瞬间敏锐地感受到了后方的能量波动。
  
  
  没有感觉到攻击性的steve并未有大动作,只是在原地静了几秒,转身向波动的地方望去。
  
  
  绿色的光。
  
  
  而那团绿光里隐隐约约包裹着一块东西,steve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可以说有些鲁莽的上前试探着伸手接触那团绿光,绿光在指尖接触的一瞬间消失殆尽,只剩一颗圆状物体停在他的手心里。
  
  
  现实宝石。
  
  
  还未等steve从宝石怎么在这里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宝石突然从steve掌心飞跃出来,停留在与steve视线相平的位置,大概三秒之后,一阵强烈的波动直袭steve的心脏,心脏跳跃频率猛地增快,steve顿感不适,脚步顿了顿,捂住胸口直直向后倒去。
  
  
  
  
  
  寒冷。
  
  
  透进骨子里的寒冷。
  
  
  这种寒冷对于steve来说并不陌生,在那些冰中度过的七十年虽然是在睡梦中度过,但那种压迫在冰中的恐惧感和无时无刻不在向那具身体里传递的冷感在他醒来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他的梦魇,是他不敢入睡,一次又一次在健身房消耗精力的缘由。
  
  
  但在遇见tony,遇见复仇者们之后,那种寒冷逐渐从梦中抽离,被一种踏实的温暖所代替,一种他寻找了很久终于得到的温暖,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寒冷了。
  
  
  忽地一丝光亮钻进了黑暗里,steve眨巴了好几下眼睛,脑袋一阵剧痛,天花板映入眼帘,淡棕色的墙壁,缓慢转动的老式风扇,这一切给他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一个漂亮的曲线球,这球真是又高又远,道奇队又被追平了,4:4,观众们都了解,只要他的球棒一挥,这家伙就有能耐再次改变比赛……”
  
  
  许久没听到的老旧收音机发出的带有些浓厚年代感的声音,但播报的内容让steve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死死盯着那台收音机。
  
  
  “艾贝茨球场,今天又是辉煌的一天,费城人已经4:4追平比分,但道奇还有三个替补整装待发,123上个月在,打中了瑞色的脑袋,这年轻人会不会在这里报还一报,给他一家伙呢……”
  
  
  1941年五月的那场比赛。
  
  
  steve的脑袋像是被球棒猛击了一下,他感觉自己有些耳鸣,脑袋似乎变成了一个空心的东西,不停有奇怪的声音在里面回荡。
  
  
  这是他刚从冰块里出来之后看见的第一个场景,他还牢牢记得,大概再过个几秒,就会有一位女士推门进来,对自己说出他苏醒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谎话,她的穿着打扮虽然都是五十年代的模样,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早就不在那个时代了。
  
  
  “早上好。”拥有黑卷发的那位女士果然准时推门而入,她看了看表,笑容得体。“或者我该说下午好?”
  
  
  steve迟疑了下,还是问出了那句话:“我在哪里?”
  
  
  纽约市的康复病房。
  
  
  “你在纽约市的康复病房。”
  
  
  果然,全部都一模一样。
  
  
  steve坐在原地整理了下脑袋里混乱的思路,而那个收音机还在播报比赛消息,steve喃喃道:
  
  
  “道奇领先,8:4……”
  
  
  “道奇领先,8:4,哦!道奇!观众们都站了起来,多精彩的一场球赛呀!……”
  
  
  “Captain Rogers?”
  
  
  “我不在康复病房对吧?”steve忽地笑了,他抬头望着那个美艳的特工,他还记得他曾经多次在神盾局看见过她,她的红唇像极了peggy,这让他不禁对她稍有留意。
  
  
  面前的特工脸色慌乱了一秒:“恐怕我不懂你的意思。”
  
  
  “这场比赛,1941年五月的,我当时在现场。”steve不紧不慢的说出这句话,他还记得他当时很警惕,以为自己在九头蛇的基地,但他已经知道了后续的发展,这让他看起来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他大概是在现实宝石内,现实宝石构建了这个世界,让他回到了他刚刚从冰里出来的时间线,这让他心底不由地产生一丝希望。
  
  
  他能重头来过,不让tony赴死。
  
  
  “……”面前的特工欲言又止,steve敏锐地捕捉到她手中捏着的那个小小的机器,为了避免后来的冲突,他猛地站起来夺过,将特工反手压在一边墙壁上,但毕竟是女士,steve动作克制了几分力气。
  
  
  “不要动,女士,我知道你们没有恶意,不用那么警惕,不过你最好告诉我我现在究竟在哪里。”
  
  
  

TBC
枭你满足了吧?
望食用愉快(๑•̀ㅂ•́)و✧

评论(1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