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愚弄了死亡,嘲笑了光阴

【盾铁】飘灵/小甜饼一发完

  @ANNIESWIFT 给安妮的生贺!!!生日快乐!!
上一篇文阅读量竟然只有两千多(▼皿▼#)
lof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和史上最有毒的太太阿九 @九葫芦 深夜激情聊天出来的脑洞
mcu设定,副cp没有
不喜勿入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作为一个世界上最聪明的科学家之一的Tony·Stark自然是一个坚定不移的无神论者,他秉承着世间一切所谓的妖魔鬼怪都能用科学来进行完美的解释。鬼火?磷的燃烧罢了;太阳月亮被天狗吃了?这位朋友月食日食了解一下谢谢;天花板传来玩弹珠的声音?只不过是你天花板里的某种霉菌腐蚀工业材料和水泥形成的中空型管道里发出的声音而已。
  
  
  而当他周围出现了那一堆奇形怪状的超级英雄后,Tony仍对科学抱有乐观态度。
  
  
  Bruce能变成一个巨大的绿家伙?伽马射线带来的副作用;蚁人黄蜂女可大可小?皮姆粒子的作用;幻视的存在?仿生人的技术太过先进;绯红女巫和她哥哥?这就是人体基因的小秘密了;美国队长的大/胸?谢谢血清。
  
  
  看,科学的存在使一切都那么明了。
  
  
  这就是为什么,当Tony看到面前这个飘在空中,和Steve·Rogers,AKA美国队长,AKA他暗恋许久的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半透明体,只想两眼一翻晕过去算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百年不出门的他只是因为晚饭吃得有点多准备出来走几步,去超市买一些零食碎嘴填一下自己的柜子就回去,遇见不明半透明漂浮物体根本不在他的计划之类!
  
  
  或许他根本就不该出门。
  
  
  Tony正在为自己宅在家里寻找完美的理由时,面前的漂浮版Steve——姑且这么叫它吧——说话了:
  
  “你好?我是Steve·Rogers……”
  
  
  “请你告诉我你们只是撞脸重名,请你一定要告诉我你和美国队长没有一点关系!”
  
  
  “请你听完别人说的话再插嘴。”
  
  
  “你这个有语病,我都听完你说的话了,再说就不是插嘴了。”
  
  
  “……我是Steve·Rogers的飘灵。”
  
  
  “飘零?”Tony打量了面前的漂浮版Steve。“花自飘零水自流?”
 
  
  “……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You know,中国的一句诗。”
  
  
  “我不知道,你拼错了,是灵魂的灵。”
  
  
  “哦——!懂了,飘在空中的灵魂。”Tony点点头。“所以现在在大厦里的那个Steve是属于灵魂出窍的状态吗?”
  
  
  “不不不,飘灵和灵魂不是一个东西,我们只是你们人类分化出来的个体,每个人都有。”
  
  
  “……你的意思是现在也有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鬼一样的玩意儿在外面飘着吓人?”
  
  
  “我说了我们是飘灵,不是灵魂,不是鬼。”漂浮版Steve看起来有些被惹恼了,但它的语气却还是没什么大的变化,似乎是在克制自己。
  
  
  很有Steve的特点。
  
  
  “等一下,我有点没明白。”Tony给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
  “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幻觉,海市蜃楼什么的,但在我很快否决这点,条件不具备,这里没有沙漠大海,我又觉得你是谁弄出来的影像,来捉弄我的,但刚刚我让Jarvis悄悄分析了你,而结果显示发现了生命体特征,意思就是说,你的的确确是一个存在的生命体,而不是单纯的影像。”
  
  
  “我当然不是单纯的影像,我是飘灵。”漂浮版Steve一本正经地样子让Tony无言以对。
  “……老天你比真人Steve难交流多了。”
  
  
  飘灵有些疑问地看着Tony歪了歪头,Tony感觉心脏被箭射中,看来飘灵Steve对于他的杀伤力依旧强大。他耐着性子问:
  “我这样问你吧,你们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你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为了寄主。”
  
  
  “寄主?你是那么叫Steve的吗?寄主,真诡异。”
  
  
  “……人人都有飘灵,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把我们分化出来,当我们的寄主,拥有了一个,及其渴望的目标时,飘灵会被分化出来,并且寻找能够帮助寄主达成这个目标的事物或者人。”
  
  
  “渴望?需要多渴望才能……?”
  
  
  “如果达不成这个目标会遗憾终生,死不瞑目的地步。”
  
  
  “……所以你们相当于阿拉丁神灯的存在?”
  
  
  “这个说法不准确。”飘灵摇摇头。“我们不能寄主想要什么我就能给予什么,我们相当与一个机会,小小的推波助澜一下,极力帮助寄主达成目标,但极力帮助和阿拉丁神灯所能达到的百分之百成功是有区别的,不是所有飘灵都能帮寄主达成目标。”
  
  
  “如果达不成目标呢?”
  
  
  “也没什么,日复一日的流浪在外而已,被恶狗追,被猫赶,还要让自己藏起来不让其他人类发现……还好还好。”飘灵硬扯出一个笑容。“如果寄主对这个目标不再那么渴望,或者达成了目标,我们就可以回到寄主身上了。”
  
  
  听起来不太好。
  
  
  Tony眨巴了下眼睛:“那按照你的意思,现在Steve有一个目标,他非常渴望达成那个目标,以至于把你分化出来了……你出来了多久?”
  
  
  “差不多快一年半了。”
  
  
  “……你他妈是在告诉我Steve他的目标还没达成?而且这家伙竟然一年半了都没放弃?”Tony震惊。“美国队长的意志力比我想象的要强啊。”
  
  
  “强得多了。”飘灵摸了摸脑袋。“我的寄主估计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
  
  
  “看出来了。”Tony挠了挠头,他盯着飘灵好一会儿,突然开口。“方便说一下吗?”
  
  
  “?什么?”
  
  
  “就是,Steve的目标?”Tony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但他飘忽的眼神出卖了他。“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目标能让Steve·Rogers如此,执着。”
  
  
  “呃,其实按照规则我是不能告诉人类寄主的目标……”
  
  
  “哦哦没关系没关系!我也不是很想知道,没事没事。”Tony挥挥手,假笑道。
  
  
  “但是……如果我告诉你的话,寄主的目标不就容易实现多了吗?”
  
  
  “对啊!”Tony赶紧附和。“我可是科学家,而且不是吹,我还有钱有势,我就是一个现实版的阿拉丁,无论Steve有什么愿望,我都可以帮他完成,所以告诉我吧!让我知道我们的美国队长到底是对什么念念……”
  
  
  “你。”
  
  
  “……不忘,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你不是问我寄主的目标吗?”飘灵看着Tony,一字一句地说。
  
  
  “他的目标,就是得到你。”
  
  
  
  
  
花絮:
  Tony带着一个和Steve长得一模一样的不明半透明漂浮物体闯进真人Steve的房间里时,Steve手里的铅笔抖了一抖,在素描纸上留下了一道黑色的长线。
  
  
  上帝。他看着手里快完成的画作,有些心疼的皱了皱眉头。
  
  
  而下一秒,当那个小胡子男人扑进他的怀里揪着他的衣领就是一顿热吻后,Steve彻底晕了头,揉/捏着Tony有着漂亮弧度的屁/股直接压了上去。
  
  
  他画了什么?他不知道,他会担心毁了那幅画吗?才不,反正不管他画了什么,绝对没有Tony好看。
  
  
  被晾在一旁的飘灵:乖巧.jpg。
  

评论(24)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