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讨厌虫铁虫!!
吃的cp:多宇宙盾铁盾/科学组/奇异铁/幻红/贾尼/盾佩/锤铁/亚梅/贱虫/冬叉/锤基/双豹组/冬寡/绿寡/霜铁/德哈/福华福/花小/

论七个亚瑟和一个梅林如何相处x【亚梅亚不定】/可能甜的长篇【9】

@刃笑 的让人写得都快变成神经病的梗_(:з」∠)_

简单来讲就是时光错乱啥然后各个宇宙的亚瑟/梅林聚到了一起

此文由我和 @傻黑并不甜 联合一起写

她写七个梅林我写七个亚瑟

不甜的为【论七个梅林和一个亚瑟如何相处x】

前篇戳tag【亚梅时空错乱】

希望我们俩都能坚持下来







  叫亚瑟起床,从来不是一件易事
  
  
  
  叫七个亚瑟起床
  
  
  
  那是惨剧
  
  
  
  
  
  
  梅林走到亚瑟房间门口,给自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建设,他在门口徘徊着,终于下定决心采用最有效伤害最小的方法——让太阳叫他们起来后,才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入
  
  
  
  
  
  
  “……亚瑟?”
  
  
  
  
  
  
  “梅林”

  暴戾瑟想假装若无其事的收回他死死夹住亚瑟王腰部的双腿,却因为王子瑟压在上面而无能为力,亚瑟王的脑袋靠在暴戾瑟肩窝处,他的双手看起来是他正在努力的往上逃离,可因为王子瑟——老天这三个人像是在叠罗汉,Alpha瑟的一只手被暴戾瑟压在腰下,他正在拱起自己的腰让布莱德利从他的肚子上滚下去,亚瑟不知道是被谁踢走的,他躺在桌子下面揉着脑袋,而Altria或许是里面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了,她呈大字型躺在床上,抱着一个枕头呼呼大睡,被子都已经被踢到地上
  
  
  
  “so……谁能告诉我”梅林揉了揉鼻子,努力组织着语言。“你们是在玩什么奇怪的游戏吗?”
  
  
  
  “嘛我猜……”布莱德利狼狈的爬起来。“亚瑟们的睡姿都不太好”
  
  
  
  “老天你赶紧从我身上起来!”暴戾瑟尴尬的想推开亚瑟王。“你搞的我们像在**!!”
  
  
  
  “什么suxvuesn你先把脚……不是,你,你从我身上起来”亚瑟王一惊,赶紧扒拉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王子瑟,梅林有些头疼的上前帮王子瑟把脚从Alpha瑟身下抽出来,再把脚抽筋的王子瑟扶起来坐到一边,几个亚瑟几近是手脚交缠,不过也总算是拉开了
  
  
  
  床上的Altria迷迷糊糊的爬起来:“你们在闹什么啊……”
  
  
  
  梅林半跪在地上,回头笑着望了Altria一眼,说了“你也该起床了”后,猛地站起来,却眼前一黑,直直跌进暴戾瑟怀里,好不容易解脱的暴戾瑟被撞进怀里的梅林推倒在地,地上的床单也因此被踢飞,导致都已经站起来的几个亚瑟又一次跌倒在地,直直压在暴戾瑟身体各个地方,一旁的亚瑟几近目瞪口呆,他试图爬起来却一下子撞上桌底,抱着脑袋嗷嗷叫
  
  
  

  “亚瑟!为什么今天你没去……”
  
  
  
  门这时候非常恰巧的又被推开,高汶蹦蹦跳跳的进来,嘴里还想说些什么,却在看到被亚瑟们压在身下的梅林后,默默的转身,飞速逃离,还不忘拉上了门
  
  
  
  趴在地上的梅林哀嚎了一声,拳头在地上锤了锤,眸中金光一闪,趴在他身上的五个亚瑟同时漂浮起来,又被轻轻放回地面
  
  
  
  “这下子说不清楚了……”梅林将额头抵到地板上,像咸鱼一样趴在地上
  
  
  
  
  
  
  
  
  
  

  
  “目前我们知道的有六样需要的药草,而我和盖乌斯一起讨论了一下,由于这六样药草所在地方正好可以归纳成三条路线,我决定将我们分成三组”梅林在圆桌上铺开地图,看着大家
  
  
  
  “布莱德利,暴戾瑟,亚瑟王,高汶,你们一组,Alpha瑟,王子瑟,Altria,你们三个一组,亚瑟,你和兰斯洛特和我一组”
  
  
  
  “至于莱昂和伊利,我需要你们待在卡梅洛特,我们此行很有可能招惹到德鲁伊族,我需要你们作为强大的后备给予我们支持,能做到吗?”
  
  
  
  “交给我们吧”莱昂点点头
  
  
  
  “好”梅林瞟了一眼亚瑟后,垂头看着地图。
  “布莱德利,你们组负责寻找琉璃苣和恶魔草,你们需要走派特里那条路线,到米拉多里瀑布下面;Altria组负责瓦罗之根和沉香木,你们则需要穿过拉瓦罗峡谷,到达流黑森林;我们组就负责贤哲草……”
  
  
  
  “还有德鲁伊族的橡果”亚瑟王接话
  
  
  
  “橡果是最难解决的,而梅林有法术”Altria耸耸肩
  
  
  
  
  
  
  
  门被轻轻拉开,盖乌斯探进脑袋
  “梅林,守卫都去大会议室了,抓紧时间”
  
  
  
  “好,谢谢,盖乌斯”梅林感激地朝盖乌斯点点头
  
  
  
  “带上干粮,装备,我们现在出发”
  
  
  
  
  
  
  
  
  
  
  
  
  
  
  布莱德利、暴戾瑟、亚瑟王和高汶骑着马从一条森林小道穿过,马蹄踏在枯叶枯枝上,咯吱咯吱的声音在沉寂的森林里显得格外阴森
  
  
  
  布莱德利眼珠子盯着其余三人转了好几下后,还是忍不住打破沉默:“所以,我们要去派特里是吗?那是个什么地方?”
  
  
  
  
  “一个岩石区”亚瑟王偏头望着布莱德利
  
  
  
  “那里有一块很有名的岩石,叫洛卡特岩石”暴戾瑟望着前方,开口
  
  
  
  “洛卡特岩石……听起来很耳熟”高汶若有所思
  
  
  
  “这里原来是古祭司的地盘,一个魔法之地”亚瑟王盯着最前方的暴戾瑟,给高汶解释。“据传闻Hagen von Tronje【*1】被女巫们下咒化为岩石,守护这一片圣地,凡是有人擅闯,便用滚落的岩石作为惩罚,甚至夺取人命”
  
  
  
  “我以为Hagen是个英雄??”布莱德利问
  
  
  
  “别逗了,他可是Alb【*2】的后代”一直走在最前方的暴戾瑟冷笑,他扭过头来看了一眼高汶,又转回去,拉紧了缰绳,黑马后蹄发力,扬起一片尘土
  
  
  
  “恶魔之子,法师们怎么可能让他好过”
  
  
  
  亚瑟王盯着暴戾瑟,手拉紧缰绳,双腿一夹,身下的棕马便加快了步伐,没几下就与骑在最前面的暴戾瑟并肩
  
  
  
  走了一会儿后,暴戾瑟看他一会儿望望右边,一会儿又望望左边,就是一言不发,那幅样子看起来实在是欠扁,终还是忍不住,拉住了缰绳
  
  
  
  “有事吗?”
  
  
  
  “继续走”亚瑟王慢悠悠的往前骑着,暴戾瑟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跟了上去
  
  
  
  “我看见你那个疤痕了”亚瑟王偏头看着暴戾瑟,视线从他的脸下移到他的腹部。“洗澡的时候”
  
  
  
  暴戾瑟脸色如常,盯着前面不作声
  
  
  
  “只有我和你有这个疤痕”亚瑟王感觉自己腮帮子在发紧。“你已经经历了剑栏之战了,对吧?”
 
  
  
  
  亚瑟王突然伸手抓住暴戾瑟的手腕,他的手臂上隐约看见青筋爆出:“你怎么活下来的?”
  
  
  
  “盖乌斯不是说了吗,平行宇宙的故事发展,都不怎么一样,我猜我只是比你幸运一点……”暴戾瑟因他的动作吃疼,却因他的话语变了脸色
  
  “等等,你死了?”
  
  
  
  “……嗯”亚瑟王收回捏住暴戾瑟的手,垂下眼睑,脸上有一瞬的心虚
  
  
  
  “我的天啊…”暴戾瑟脸色难看的看着亚瑟王。
  
  “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得保密,对这件事”
  
  
  
  “为什么?他们迟早要知道”
  
  
  
  “不……别,现在不是好时机”
  
  
  
  暴戾瑟眯眼:“你想干什么?”
  
  
  
  亚瑟王回头看了一眼正时不时看过来的布莱德利和高汶,望着暴戾瑟,迟疑了一下,压低声音开口
  
  “我有个想法”
  
  
  

  
  

【注解】
*1:Hagen von Tronje是德国著名民间史诗《尼伯龙根之歌》中的人物。同时也是许多北欧国家神话故事中的英雄,传说是人类与恶魔结合所生下的孩子

*2:Alb就是一种恶魔的简称,据说会潜入男子的梦里与其交【哈哈】合。其实我觉得就是古时那些男人为了将自己梦【哈哈】遗的原因推到别的东西身上_(:з」∠)_
  
  
  
  

TBC
望食用愉快(๑•̀ㅂ•́)و✧

评论(2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