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愚弄了死亡,嘲笑了光阴

所以吐花症到底是需要一个喜欢我的人还是需要一个我喜欢的人?【冬叉盾铁】/小甜饼一发完

这是这位小可爱@烨瞳如鸢 点的冬叉的吐花症【心虚】

一直堆在文档里今天终于写完了

我不是故意拖那么久……请原谅😭

可能没写过冬叉的原因朗姆洛的英文真的好难打于是这次人名都是中文

副cp盾铁不喜勿入

时间线不明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巴基·巴恩斯跪在地面上,他双手撑地,屏住呼吸,及肩的长发垂下遮挡住半张脸,而那双眼睛透过发丝的缝隙不敢置信死死的盯着地面,眉头皱成了【川】字形,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吐出一口气,直起身体,捂住嘴,又不甘心的看了好几眼地面,才泄气似的捂住眼睛
  
  
  你怕不是在逗我……
  
  
  大理石地面上一堆粉红色银色交织的花瓣静静的躺在那里,而在一分钟前,那一堆东西可能还呆在他的胃里
  
  
  他不记得他吃过这些形状怪异的花瓣,虽然他不记得很多事情,但这些从他嘴里出来的花瓣又过于干净和完整,虽然形状怪异绝对不是花店里上能买的那种普通花,但的确很干净,不像是经过胃酸腐蚀过的样子
  
  
  所以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吗!!!!”一阵巨响,敲门人仿佛是不怕疼似的用力,巴基猛的起身,一地的花瓣随着气流微微飞起,颇有些头疼的把一地的花瓣踢到一边,巴基边喊着“你等等!!催命吗?!”边扯过一个盒子遮住这些要命的花瓣,有些慌忙的跑去开门,却一个不小心扯断了门把手
  
  
  巴基握着门把手维持着开门的姿势看着门缓缓被推开,托尼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风中凌乱的巴基
  
  
  “新手臂……不大好用啊??”
  
  
  Bucky懵了几秒,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门把手后反应过来,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开口:
  “……有点硌得慌”
  
  
  “……找时间我会帮你调调”托尼挠了挠下巴。“那你现在能……出来吗,我想上厕所”
  
  
  “噢这个……”巴基回头看了一眼盒子,坚定的摇了摇头
  
  
  “Why??”
  
  
  “我有点……私人情况,我记得这里不止这一个厕所的?”
  
  
  “但是这个厕所离我实验室最近”托尼将双手环抱在胸前。“而且我已经站在这里了而且据我肉眼观察你并没有在上厕所,你都不应该在这里!”
  
  
  “……我说了,我有点私人情况”
  
  
  “你在自【哈哈】慰吗?”
  
  
  “……”托尼表情太过认真,巴基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这时托尼已经走了进来,巴基下意识用身体去遮那个盒子,却一不小心自己拌了自己一脚,感谢那么多年他的训练——他稳稳当当的站着,而那个盒子却被他的动作给掀开了,然后托尼看见了
  
  
  托尼看见了
  
  
  然后托尼愣了
  
  
  然后托尼大笑起来,老天他笑的都快站不住了,巴基发誓他还从来没看见谁能笑得像面前这个人一样——虽然在九头蛇那里呆那么久看到的所有人都是黑不拉叽一张脸仿佛有人捅了他们的菊【哈哈】花——但他笑得有点太夸张了
  
  
  Winter soldier有点不爽,他试图摆出一幅很生气的样子提醒托尼适可而止【他根本没懂哪里好笑】,但是鉴于平日里有人拿了他的李子他也是这个委屈巴巴的表情——是的,委屈巴巴,一点都不凶,像个棕熊一样,所以屁【哈哈】用都没有
  
  
  “有什么好笑的,只是一堆花瓣”
  
  
  “OK,铁手臂,那只是一堆花瓣,不过那可是从你嘴里吐出来的花瓣……”
  
  
  “你怎么知道,别告诉我你在厕所安装了摄像头?”巴基皱眉打断托尼的话
 
  
  “我没那么变态好吗?这个厕所平时就我用,我安装摄像头干嘛,欣赏我自己上厕所的姿态吗?”
  
  
  “那为什么…………你也吐过,这些花瓣,对吗?”Bucky忽的抓住了什么。“所以你才笑的,你完全没考虑过可能是谁谁谁买了花扔在这里就笃定是我吐出来的,你也发生过这种事,而且发生这种事情的原因你肯定也清楚……我说对了吗?”
  
  
  “看来九头蛇的折磨没让你……失智,不错啊,Bucky·Holmes·Barnes”
  
  
  “呃……谢谢?”巴基犹豫的挑挑眉
  
  
  “Boss,需要我给巴恩斯先生科普一下吗?”智能女管家突然的插话行为显然让某个巨型棕熊吓了一跳
  
  
  “seriously??这个声音为什么在厕所都能听见?”
  
  
  “放轻松点,铁手臂,她无处不在”托尼看上去是被巴基刚刚吓了一跳的表现给取悦了。“不用了好姑娘,我可以解释”
  
  
  “Boss,您不是要上厕所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你就乖乖出去,然后让我的好姑娘给你解释一下吧,嗯?”托尼侧身示意巴基出去,巴基与托尼互相凝视了一会儿后,巴基叹了一口气,还是出去了
  
  
  门在后应声关上,巴基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握拳放在唇边,咳了两下。
  “呃……星期五?”
  
  
  “巴恩斯先生,我在”
  
  
  “咳,嗯,我知道你在,那个……”
  
  
  “您是想询问,关于您为何呕吐花瓣的事情吗?”
  
  
  “……嗯”
  
  
  “巴恩斯先生,这是一种来自亚洲的疾病,名为吐花症,致病原因是由于患者有了所爱之人,思念成疾,便会从嘴里吐出花瓣,如要治愈此病,需要您所爱之人亲吻您便可治愈。”
  
  
  “嗯…………嗯?!!等等……”
  
  
  “你没有听错,”托尼推开门,边拉裤拉链边吊儿郎当的走出来,巴基有些尴尬的移开目光,思索了一会儿,忽的想起什么似的瞟了托尼一眼
  
  
  “谁把你治好的?”
  
  
  “……还有谁?”
  
  
  “史蒂夫?”巴基挑眉打趣

  
  “……我们能不提这件事吗?现在你应该想办法把你给治好……我个老天!”
  
  
  “……叫什么叫……呕!……”
  
  
  “……我明白他们当时看我的眼神了,真……诡异”
  
  
  “Shut up……”无力的抬头瞪了托尼一眼,巴基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使劲咳了几下
  
  
  “……巴基??”
  
  
  两人默契的扭头,史蒂夫一脸震惊的看了一眼巴基,看了一眼地上的花瓣,又看了一眼托尼,好半天才憋出一句
  “哇哦……”
  
  
  “哇你妹啊!”
  
  
  “完全一模一样的反应,亲爱的,很棒”托尼看好戏似的鼓了鼓掌。“不打扰你们两回忆旧时光去为我们的巴恩斯先生找寻真爱了,我要去给我自己倒杯咖啡享受一下”
  
  
  “只能一杯,托尼”
  
  
  “知道了,大兵!!”托尼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还是上去亲了史蒂夫一下,才离开,steve有些不放心的看着自己爱人的背影,扭过头来,发小的死亡凝视让他有些尴尬
  
  
  “没想到你也得了,呃,吐花症”史蒂夫挠了挠下巴,努力寻找适合的措辞。“托尼应该和你说了吧……所以emmm……”
  
  
  “你想问谁是我所爱之人?”
  
  
  “……嗯”
  
  
  “我他妈怎么知道?!!我爱我父母,难不成我还得把他们从棺材里拉出来亲几口?”
  
  
  “你仔细想想??你有没有啥女朋友之类的之前?”
  
  
  “需要我提醒你我们俩是一个年代的吗?老冰棍?是的我听见斯塔克叫我们老冰棍二人组了,我什么都记不得了,就算我有女朋友现在也得有九十多岁了吧?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嘿嘿……冷静,我们会搞清楚的,相信我”
  
  
  “……”巴基看着自己的发小,泄了气似的点了点头
  
  
  
  
  
  
  
  
  “呃,大兵,你需要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要联系叉骨吗?”托尼将一只脚塞进史蒂夫的衣服里,皱眉看着史蒂夫。
  
  
  “我想确定一些事情”史蒂夫隔着衣服捏了捏托尼的脚踝,将他的脚抱在怀里
  
  
  托尼被捏的舒服,换了一侧躺好,连声音都慵懒了不少:“鉴于他是前九头蛇成员,神盾局放过他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你不觉得你去联系他来这里很尴尬吗?”
  
  
  “嘛,我觉得,如果解决不了我朋友不停的吐出花瓣这件事情,那才是真的尴尬”
  
  
  “?叉骨怎么知道巴恩斯喜欢的人是谁?”
  
  
  “这就是重点了,亲爱的”s史蒂夫朝托尼眨眨眼。
  “他不知道”
  
  
  托尼一个激灵跳起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史蒂夫:“你的意思是交叉骨是巴恩斯喜欢的人?那个,朗姆洛·布洛克?……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确定朗姆洛是巴恩斯喜欢的人?”
  
  
  “开始我是不知道的,不过我看了巴基逃到罗马尼亚后记录的……勉强说是日记吧,你别这样看着我,当时巴基已经完全没记忆了我只是想看看他都记录了什么”
  
  
  “我没怎么看着你啊,你继续,他记录了什么?”托尼朝史蒂夫展露了一个无害的微笑,看得史蒂夫背上一凉
  
  
  “……”史蒂夫抿了抿嘴,还是继续说了。“他全部日记除了我,一些琐事以外,就记了一个名字叫R的男人,我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巴基在里面提到了一些特点,说R是他的管理人,我才明白那是叉骨。他说叉骨偶尔会来看他,给他带东西,虽然两人见面非常非常不方便,但是叉骨还是会坚持来,而且叉骨是巴基唯一一个牢牢记在脑海里的人”
  
  
  “呃,万一只是友情呢?看管人和被管理者之间也不是没有友情的?”
  
  
  “那是因为你没看那本日记托尼,叉骨把巴基看得比命还重要,巴基也对叉骨……这是很奇怪的,鉴于在九头蛇里叉骨对他可不算好……我想不出其他可能”
  
  
  “……我也想不出来什么样的管理人会在被管理者已经不属于自己负责范围内还那么尽职尽责照顾被管理者,而且还是发生在九头蛇这个地方”托尼使劲的拍了拍史蒂夫的胸。
  “可能你是对的,甜心,我来搞定这个”
  
  
  “有什么我需要做的吗?”
  
  
  “有”托尼朝史蒂夫露出了一个有些邪恶的笑容
  现在来搞定我”
  
  
  “遵命”
  
  
  
  
  
  
  
  朗姆洛坐在复仇者大厦顶层大厅里的沙发上,他有些懵逼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穿着格子衬衫的史蒂夫——不是他说,这个打扮真的好丑——和一旁面带微笑的托尼·斯塔克
  
  
  懵逼其实是有原因的,鉴于前一天他还在酒吧安安稳稳的喝酒,和漂亮姑娘调情,睁开眼睛就到了复仇者大厦面前还站着一只严肃脸的美国队长和一只笑脸的钢铁侠,这让前九头蛇成员的叉骨很不安,脑袋里的警铃响个不停
  
  
  美国队长不是他的对手*【见注1】,没有盔甲的斯塔克更不可能是,朗姆洛还没有动手逃跑的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因为这两人绑他来这里,没有关他折磨他,而让他毫无束缚的从沙发上醒来,斯塔克还看着他笑,这说明这两人有什么事情需要他来做,朗姆洛承认他很好奇,他想先听听两人要说些什么
  
  
  至于不远处那四个把掌心炮对准自己的Mark和大厦里潜在的其他复仇者,就是第二个原因了
  
  
  “有什么我能做的吗?”叉骨反客为主的将上身放松倚在沙发上,摊了摊双手
  
  
  史蒂夫和托尼对视了一眼,史蒂夫清了清喉咙,开口
  
  
  “我们遇到了一个,小麻烦”
  
  
  “准确来说,是你家冬日战士,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托尼朝朗姆洛眨眨眼
  
  
  “冬兵?你们把他怎么了?”提到巴基的名字,面前的特工整个人都警惕了起来,他坐直了身子,皱起了眉头,看着面前的两人,紧绷的肌肉意味着这个家伙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史蒂夫神经也紧绷起来,他不动声色的往前一步挡在托尼前,随时准备启动盾牌回收装置和面前这家伙打上一架
  
  
  “哇哦哇哦……冷静,交叉骨,你不会想和我们俩同时打起来的”托尼扬了扬头,眯眼轻声威胁,而身后的Mark们通通进入警戒状态。“况且我们什么都没对你家冬兵做”
  
  
  “……”叉骨依旧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们,似乎觉得那只是托尼拖延他的说法
  
  
  “看看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交叉骨”托尼无奈的指了指史蒂夫。“他可是冬兵的老朋友了,老冰棍双人组,还记得吗?冬兵现在很好,所以可不可以请你冷静下来并放下你腕甲里的匕首?”
  
  
  “你为什么关心巴基的死活?”刚刚还在沉默的史蒂夫突然开口。“你们现在已经没关系了不是吗?你为什么还那么关心他?”
  
  
  “……”朗姆洛张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你是喜欢他吧?”
  
  
  得,这下嘴巴都不张了
  
  
  “还真是,哇哦,我以为作为世界一流的特工的你感情方面不会那么……丰富”
  
  
  看着面前的朗姆洛语塞的模样,托尼忍俊不禁,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你也会嘴炮了,史蒂,爸爸我很欣慰”
  
  
  “我选择忽略你那句【爸爸】,我能说什么,是你让我沾染上你的习惯的”史蒂夫朝托尼眨眨眼
  
  
  “……你俩在一起了?”朗姆洛颇有些好奇的挑起半边眉毛。“红骷髅知道会伤心死的”
  
  
  “……巴基需要你的帮助”史蒂夫决定忽略朗姆洛那句意味深长的话语,继续开口
  
  
  “那傻子一直很需要我。”朗姆洛耸耸肩,利落的收起匕首,身体前倾将双手搭在膝盖上。“你得讲具体点”
  
  
  
  
  
  
  
  
  
  “现在够具体了吗”史蒂夫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巴基,一脸正义微笑
  
  
  朗姆洛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史蒂夫,躺在床上一幅【我好累想去死】表情的巴基和被子上零零散散的花瓣
  
  
  “so,吐花症?要被自己喜欢的人亲才能治愈?”朗姆洛搓了搓自己的下巴,一脸冷漠的看着盾铁两人。“你们当我小孩?”
  
  
  “不信你自己看?”托尼摊手耸肩,
  
  
  
  朗姆洛半信半疑的凑过去,轻轻拍了拍巴基的脸颊
  “巴恩斯?”
  
  
  而巴基回应他的,是在那个全世界人都知道的【呕吐预备表情】之后均匀喷洒在他脸上的那一堆花瓣
  
  
  很好,提前享受了一次脸部花瓣浴
  
  
  或许是朗姆洛的表情太过……复杂,托尼丢下一句“你们俩好好聊聊看看怎么样才能帮铁手臂恢复”拉着史蒂夫就跑,朗姆洛看着两人飞奔的背影,皱着眉头嘟哝了一句“铁手臂?”后摇摇头,将目光重新放在满脸不开心的冬兵身上
  
  
  也怪不得冬兵不开心,吐花什么的
  
  
  好娘娘腔
  
  
  像是被花瓣包围的小公主什么的
  
  
  朗姆洛自己被自己逗笑,巴基不爽的看着朗姆洛,背过身子表示不想搭理他,朗姆洛盯着巴基那只铁手好一会儿,伸手捏了捏巴基的肩膀,轻轻笑了笑,垂下头低声说
  
  
  “你这傻子有时候自己名字都记不得,咋还能喜欢上谁……也是服了……”
  
  
  “……我决定忽略你那句傻子,话说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他妈怎么知道?!”朗姆洛翻了个白眼。“你知道吗,别管我为什么在这里,先解决你的问题,感觉你都要因为这个死了”
  
  
  “……我他妈才不会因为吐个花瓣就死的好吗?!我可是唔……哇唔……”
  
  
  “……有时候话都不想和你说”
  
  
  “好吧!”巴基翻身起来,坐好。“怎么解决?”
  
  
  “铁人不是说了吗,你喜欢的人,别告诉我你都不知道你喜欢谁……你不知道”
  
  
  巴基欲言又止的表情让朗姆洛一瞬间很想操起匕首砍他一顿
  
  
  好吧,老子舍不得
  
  
  
  
  

  
  
  “他他妈都不知道自己喜欢谁你找我来有屁用?”
  
  
  “注意注意,说脏话是要被美国队长惩罚的哦~”托尼眨眨眼
  
  
  “所以我们是离不开这个梗了吗?”史蒂夫无奈叹气。“布洛克,你喜欢巴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找你来”
  
  
  “铁人不是说的是要他喜欢的人才行吗?”
  
  
  “……事实上,你喜欢他也可以”托尼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没说清楚,我的错”
  
  
  “等等,我现在要去亲他喽?”叉骨第一次露出惊恐的表情
  
  
  “……我们还以为你喜欢他?这不是好事情?”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喜欢他啊卧槽!!!以后我根本无法面对他了好吗?!”
  
  
  你没必要面对他,你也可以背对他,打炮姿势很多种的
  
  
  托尼默默在脑袋里补充
  
  
  “布洛克先生,您知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亲吻方式,叫偷亲?”星期五的声音忽的响起,声音里有着那么一丝无奈
  
  
  
 
  
 
  
  

  
  朗姆洛再进房间时,巴基已经在星期五一些莫名的睡前故事的诱导下陷入梦乡,但毕竟还是多年训练,朗姆洛依旧能够明显感觉到沉睡时的冬兵那股依旧绷紧的力量,内心忽的有些复杂,朗姆洛轻轻坐在床沿,伸出一只手,轻轻搭在巴基的头上,感受到的巴基几乎是反射条件的伸手抓住,又因这熟悉的气息而慢慢放松下来
  
  
  “嘘……没事了”朗姆洛习以为常的继续给棕熊顺毛,语气温柔的不像话,跟平日完全天差地别,巴基半眯着眼睛看了他好几眼,好像是要确定他在这里
  
  
  “我在这儿,赶紧睡”
  
  
  得到语气有些凶巴巴的肯定回答,巴基才放下心合上眼,朗姆洛轻微地叹了一口气
  
  
  好吧,偷亲嘛,怕个屁,他又不知道自己亲他,对吧?
  
  
  但不得不说,这的确是朗姆洛·布洛克长那么大第一次因为这种事紧张
  
  

  好的,冷静
  

  
  朗姆洛慢慢的俯下身,一点一点的凑近巴基,那个场面好似电影的慢动作播放,朗姆洛看着巴基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逐渐变大的呼吸声和那该死的心跳声让他感觉自己肌肉都僵硬了。
  
  
  但他没有像很多人所说的那种脑袋一片空白,事实上,他脑袋里满是些奇奇怪怪的念头——【哦老天这个姿势好像不对我会不会一个不小心栽下去啃到他鼻子】或者【这家伙真的需要剃一下胡子了,他的胡子感觉越长越歪?】又或者【老天他睫毛好长】balabala
  
  
  不过,这一切都在【他嘴巴怎么那么软】后消失殆尽,以往的亲吻高手笨拙的贴在巴基的唇上,脑袋里真正是一片空白了
  

  
  然后就像所有狗血的电视剧电影小说一样,巴基恰到好处的睁开了眼睛
  

  
  然后房间里爆发了两个男人的尖叫
  

  
  “CNM你不是睡着了吗!!!!!”
  
  
  “CNM你在干什么?!!!!”
  
  
  “这不科学我以前那么安抚你你都睡的很沉!!!!!!!”
  
  
  “但我该死的醒了!!你TM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你在干什么???!!!”
  
  
  “……我,我在亲你啊!!!有意见???!!!!”
  
  
  “你为什么突然要亲我??????”
  
  
  “我只是想把你从那个该死的什么吐花症里救出来!”
  
  
  “……你……”巴基皱着眉头眨巴了几下眼睛,刚想说些什么又被朗姆洛打断
  
  
  “对对对!mmp我喜欢你!!你该感谢我!世界上可能找不到其他喜欢你的人了,不然你根本不会好!!!”
  
  
  巴基愣神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好像是没有吐了”
  
  
  “看吧!!我就说……”
  
  
  “可是星期五不是说需要一个我喜欢的人,才可以吗?”
  
  
  “不是,肯定搞错了,斯塔克说的是只要是喜欢你的人都行”
  
 

         “但是,吐花症是因为我有了喜欢的人,思念成疾才得的?”

         “……你最好能解释一下,斯塔克”
  
 

花絮1:
  “你做的很好,真的,斯塔克,非常好,成功的扮演了一次丘比特”朗姆洛半靠在墙上,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托尼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一下你的屁……”
  
  
  “我介意”
  
  
  “好的”
  
  
  

  
花絮2:
  “他为什么还不亲下去??”托尼有些抓狂的看着实时监控。“这看起来真像一个慢动作放映!”
  
  

  “耐心点,托尼,其实我觉得你不该骗他”
  

        “得了吧,我要是不骗他你发小估计得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了,鉴于他有时候连自己都不认识我不觉得他会主动发现他对交叉骨的感情,而且吐花症这个病……我可是过来人,那真的很难受”

        “但你觉得布洛克会亲吗……这个有点哦我勒个老天!”
       
  

  “看来不需要我回答你了亲爱的。星期五,这一段监控麻烦截下来保存备份,加密,谢谢”
  

  

【注解1】:漫画设定交叉骨是美国队长的宿敌,曾多次打败美国队长
  

END

旋转跳跃
望食用愉快(๑•̀ㅂ•́)و✧

评论(10)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