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Merlin】Royal Dog And Magic Cat

疯狂打call!!!(๑•̀ㅂ•́)و✧
超级可爱嗷嗷嗷

傻黑并不甜:

  *百粉点梗产物! @Cassiel  @澡澡  @飞絮(⁄ ⁄•⁄ω⁄•⁄ ⁄)
  *本来只想写甜蜜猫狗小日常,结果一下笔写去了奇怪的方向【】
  *魔法梅喵/皇家瑟汪
  *OOC?
  *不要介意这短时间内产生的浓厚情谊【】他们本来就这样【】
  *希望食用愉快!XD
  
  
  
  这完全是意外。亚瑟跑到一间小木屋的屋檐底下,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舒展身躯甩干了身上的雨水,项上的皇冠状金色狗牌也随着他的动作叮铃作响。
  
  亚瑟是一只皇家犬。
  
  今天,英国皇室成员们浩浩荡荡的来到这个狩猎区狩猎,把他也一起带来了。他倒是非常开心的,毕竟平时他的日常就是陪那些小孩玩,接接飞盘,在庭院里晒晒太阳,出去了也是被那些孤儿院的小孩子抱抱,和别国总理握握手什么的,哪来得狩猎刺激!
  
  他迫不及待的追着一头鹿,那头鹿倒是跑的很快,转眼就冲进了森林,他开心的追啊追,尽情享受四脚在柔软的草地上奔跑的快感--
  
  然后他就迷路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狩猎区里会有小木屋,也许这里有管理员一类的?或者是供那些皇室成员休息的地方?亚瑟殷切的希望是两者的其中之一。
  
  即使这破地方看起来希望渺茫。
  
  他犹疑的伸出爪推了推那扇破破烂烂的木门。
  
  “停下,你这只笨狗。”
  
  亚瑟认得这种声音,这种细细的具有迷惑性的嗓音--他没有犹豫的大力推开门,门向内大大敞开--随即带着挑衅的表情望向声音的来源。
  
  猫站在窗沿上,不出亚瑟的意料。
  
  他是一只很漂亮的猫。纯黑的没有丝毫杂色的毛皮,深邃的蓝眼睛,只是过于瘦削修长,颈间系着粗制滥造的红色亚麻领巾。
  
  “--真的是一只笨狗。”猫嫌弃的嘀咕道,从窗沿上跳下来,又盘起尾巴坐在地板上,绝对能迷惑人心的身姿,“你就要完蛋啦。”
  
  猫的身姿再美对狗都没用。
  
  “你是谁?”亚瑟倒是被这两句【笨狗】给气笑了,他走上前,居高临下地瞪着这只出言不逊的猫,“这间木屋有主人对吧?那人在哪?”
  
  那猫只是盯着他的小皇冠狗牌。
  
  “还是一只英国皇室的皇家笨狗。”猫笑了,伸爪拨了拨亚瑟的小皇冠,兴致勃勃的把尾巴从左边甩到右边。
  
  亚瑟震惊了。
  
  “你看得懂人类的文字?!”
  
  猫无辜的眨眼:“再怎么说我也是女巫的猫,总得有些本事。”
  
  “女巫?你在逗我?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女巫这种玩意。”亚瑟不可置信的喷出鼻息,带着诧异的余温。
  
  “那你怎么解释我会人类的文字?还能听得懂人类的话?”被后者再次震惊的亚瑟犹豫着:“呃…学习?”
  
  猫惊愕过后,被逗乐般的大笑,面具碎开。
  
  “好吧,好吧,我天赋异禀。”猫抖抖身子站起来,蓝眼睛闪着欢乐的光芒,“你刚刚推开门已经触动了警报,她很快会回来了,你得离开。”
  
  “为什么?”亚瑟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妮摩薇会剥下你的皮,吃掉你的肉,然后剩下的血和骨头用来作法。”猫微笑着说。
  
  
  
  “我迷路了。”亚瑟当机立断,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认识怎么找到正常人家的路吗?”
  
  “你连求猫的态度都没有。”猫嫌弃的瞥了他一眼。
  
  “我可是皇室犬!我怎么能屈尊去求你?能帮助我是荣誉噢!”亚瑟项间的小皇冠再次闪烁着叮铃作响,他伸爪戳了戳猫的鼻子,猫无奈的躲开。
  
  “【请】,”猫无意义的朝天挥挥爪,难以置信的皱着额头,“起码拿出所谓的皇家礼仪,说个【请】?”
  
  “好吧,如果你执意要的话,”亚瑟翻了个白眼,“【请】你接受帮助皇室的荣誉,带我离开这里。”
  
  猫无语的看着他,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极限了吧。”猫调转身子,摆着尾巴示意亚瑟跟上,“这里是离开这座森林最近的路,过来。”
  
  “你为什么要帮我?”亚瑟跟上的同时提出质疑。
  
  猫回过头,他的蓝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一天到晚只能呆在森林里的无聊你懂吧,你刚刚逗笑我了,这就是报酬--亚瑟。”
  
  
  ----------
  
  一两句闲谈过后,一猫一狗间只剩下沉默。
  
  亚瑟受不了这种氛围,他看着梅林弯曲的尾巴,绞尽脑汁的思考着话题:“呃--”
  
  “梅林。”猫头也不回的回应。
  
  “你叫梅林?”亚瑟笑了,尾巴一摇一摇,“那不是一种鸟的名字吗?”
  
  “哼,亏你还是英国皇室的狗呢,连梅林都不知道,他可是大不列颠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法师。”梅林得意的仰起头,现在他倒是有狗讨厌的那种猫的傲气了,“我也是一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猫。”
  
  亚瑟前后联系了一下。
  
  “不是…你骗鬼啊?”亚瑟的尾巴惊讶到立起来,“女巫就算了,你也会魔法?”
  
  “我天赋异禀,记得吗?”梅林调侃的望着他,停下脚步,尾巴又开始一摆一摆,亚瑟也停下来,警惕的望着他。
  
  “干嘛?”“挺冷的对不对?”
  
  一阵冷风刮过,亚瑟抖了一下,一肚子的疑问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的确挺冷的…?”
  
  梅林眯眼,细细的竖瞳收缩。他甩甩尾巴,对着亚瑟做了个预备起跳的姿势。
  
  亚瑟惊恐的伸直前腿,身子往后撤:“你要干嘛?!”
  
  “放松,皇家傻瓜狗。”梅林纵身一跃,跳到亚瑟背上舒展身体,随即趴了下来,紧紧贴住。
  
  “嗯?!你干什么?!你给我下--”亚瑟刚想吼叫着把梅林颠下来,然后他静止了,“噢我的天,你是在发热吗梅林?”
  
  梅林舒服的哼哼着:“快点亚瑟往左拐,不然你就会被煎炸烹煮。”
  
  梅林比白金汉宫里那条毯子还暖和,亚瑟舒服的叹息,驮着梅林拐向左边。
  
  魔法是真的存在,还能用来取暖。亚瑟想着,回去他再也不暗中嘲笑那些熊孩子讲的关于王子公主还有巫师怪兽的童话故事了。
  
  
  ----------
  
  以暖洋洋的魔法为契机,亚瑟和梅林之间迅速建立起了猫狗情谊。
  
  亚瑟在吃一种甜蜜蜜的果实填肚子,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果子,但既然它好吃,而且梅林信誓旦旦的说了可以吃的话,那应该没问题了。
  
  梅林坐在河岸,前肢撑起,眼睛泛着的闪耀的金色,和亚瑟的小皇冠有得一比。
  
  他仰着头,一条条鱼从河里飞出来,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又掉回河中--就是没有一条合他心意的。
  
  梅林,非常挑食,所以才这么瘦。亚瑟吃着果子断定,愉快的趴在藤蔓编织成的摇篮中。
  
  “梅林,其实我想啊,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好了?当我的专属仆人!”亚瑟突然灵光一闪,扭头向梅林欢快的提议道。
  
  “侮辱我猫的身份,我拒绝。为什么我要当你这种傻瓜狗的仆人啊?”梅林非常嫌弃的啧了一声,同时也挑好了鱼开始吃。
  
  “因为皇室的猫粮应该可以把你这条白痴猫养胖。”亚瑟眨眨眼,梅林佯怒翻了个白眼。
  
  “我不需要变胖!而且,”梅林吃鱼的间隙支支吾吾,“妮摩薇会把我抓回来的。”
  
  “猫可以重新找一个吧?她有什么理由非要你当她宠物吗?”
  
  “我是一只特别的猫。”梅林犹豫着点出原因,“看的懂人类的文字,听得懂人类的话,还会一点魔法。”“是吗…身为特别的总是很麻烦。”亚瑟叹息着,尾巴晾在摇篮外边。
  
  梅林吃完鱼,舔了舔爪子:“身为皇家犬的感觉是怎么样的?”“顶级的美食,私人照顾,全国都知道的名气…”亚瑟数着,从摇篮里跳出来走向梅林--梅林那里有太阳可以晒--“…时时刻刻都要警惕周围人伤害皇族的可能性,对各种人的拥抱都不能表现出不适的样子,懂事上镜做好乖狗狗--这些都是皇家犬的责任。”
  
  “真累啊。”梅林爬下来盘成一团,闭着眼睛享受太阳,“而且无聊。”
  
  亚瑟也在梅林身边趴下来,看着他哼笑:“的确很无聊。”
  
  “…辛苦了?”梅林睁开一只眼睛。
  
  亚瑟抖抖耳朵:“你也过得不自由,我俩半斤八两吧。”
  
  梅林不说话,只是闲适的打了个哈欠。
  
  “喂别睡啊!”亚瑟伸爪拍梅林的猫脑袋,“我们还得赶路呢!”梅林被一爪子拍醒,砸吧砸吧嘴:“噢对,还要救你的皇家狗命。”
  
  梅林被亚瑟追着跑。
  
  
  ----------
  
  “嗷!你就不能轻点吗!”
  
  “闭嘴!”梅林的爪子覆上亚瑟腿上的伤口,眼睛金光闪烁,“…我不擅长治疗魔法。”
  
  亚瑟看着不说话专心对付伤口的梅林,尾巴一摇一摇:“你在担心我哎!”“…拜托你救了我的命!”梅林赌气般的不看他,“你才是一直盯着我吧?不然怎么反应这么快?”
  
  “嗯?!我才没有!那只是身为皇家犬的直觉和本能!”亚瑟绝对害羞了,尾巴疯狂动摇。
  
  梅林没有拆穿他,只是又念了一次治疗咒语。
  
  空气沉默了一会。
  
  亚瑟哼唧着努嘴:“你到底在气什么啊?”
  
  “我气我自己。”梅林皱起脸。
  
  等等?梅林是在自责吗?
  
  “…对不起亚瑟。”梅林咕噜噜的说着,小声到亚瑟几乎听不见,“我以为他们都已经了解我是妮摩薇的猫而不敢动我,我没想到会有例外…对不起对不起…”
  
  亚瑟震惊了。
  
  “你是要哭了吗?”
  
  “什么?”梅林炸毛,尾巴高高竖起,“不!”
  
  “好好好,你别按我伤口。”亚瑟急忙安抚炸毛的梅林,“你都说是例外了,就别想那么多了,想当初我训练做皇家犬的时候也受过不少伤,这点不算什么,再说你要是受了伤,谁给我指路?”
  
  “那可是一只蛮牙兽幼崽!”梅林尖叫,“如果来的是一只成年蛮牙兽怎么办!那样的话你就…”
  
  “可我没事啊,他再大个也顶多是一只巨型的老鼠宝宝,没有任何威慑力,别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了,你就专心治疗我吧。”
  
  梅林瞪他,继续嘟嘟囔囔着“皇家傻瓜狗”,动作却轻柔了不少。
  
  治疗咒语起效果了,亚瑟的伤口慢慢愈合。
  
  亚瑟站起来,动了动腿,在梅林热切的目光下怪声怪气的说:“…谢谢啦医~生。”
  
  别扭也得有个限度啊亚瑟。
  
  “谢谢你救了我,亚瑟。”梅林眨着眼,尾巴愉快的弯曲。
  
  亚瑟挨了一记直球,没有任何回答的走向前面,只是疯狂上扬的尾巴暴露了他的心情。
  
  
  ----------
  
  梅林突然站定。亚瑟疑惑的看他。
  
  “梅林?”亚瑟询问。
  
  “跑,亚瑟,快跑!往前面直走就可以了!”梅林叫道,“她来了!”
  
  “太迟咯梅林。”伴随着一道妖娆的女声,亚瑟正欲逃跑的身体被定在原地。梅林瞪大了眼睛,妮摩薇出现了,嘴角邪恶的上扬。
  
  亚瑟震惊的瞄着梅林。
  
  “没错她听得懂,她还会说动物的语言。”梅林回答,旋即他又掉头朝向妮摩薇,“你就放他走吧,反正他都快出去了不是吗?”
  
  “不不不我亲爱的梅林,”妮摩薇摇头,“若是一只普通的狗就算了,但这只狗可是皇室的,身上流着历代皇家犬的血,用来作法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我可不能放弃这么珍贵的材料。”
  
  “但是--他是我的朋友!”梅林祈求道,“看在我和你相处那么多年的分上,就放了他好不好?”
  
  亚瑟的尾巴想翘起来,但他做不到。
  
  “哇哦梅林,你可从来没有这样求过我。”妮摩薇大笑,在梅林竖起的耳朵里却异常刺耳,“但是,不行,我就说实话吧--他身上有着乌瑟的气息,利用他我可以诅咒乌瑟,诅咒他掌管的国家,报我被他歧视驱逐的仇恨,我怎么能错过这个好机会?!”
  
  “并不是所有人都歧视你的魔法妮摩薇!”梅林苛责道,“跟了你这么多年我还不清楚吗?明明是你自己逃避世人,不相信有人会接受你!”
  
  妮摩薇被戳中痛脚,激动的反问:“你难道不是比我更清楚吗?你不是因为魔法被当成异类被猫排挤吗?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愿意被我领养的不是吗?!”
  
  你没有和我说这个!亚瑟的眼神谴责道。抱歉。梅林的眼神游移不定。
  
  “以前是那样,现在不一样了。”梅林冷静的走向妮摩薇,“就算没有猫接受我,起码我知道有一只傻狗接受我。我已经没有必要留在你身边了。”
  
  亚瑟的尾巴还是该死的不能动,妮摩薇的目光变得锋利。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你就没有当我宠物的资格了,梅林,即使你是一只很不可思议的猫。”妮摩薇抬起手。
  
  梅林后腿弯曲,灵敏的躲开了妮摩薇的攻击,亚瑟想挣开魔法的束缚去帮助梅林,但完全是无用功。
  
  妮摩薇趁机让亚瑟漂浮起来。
  
  梅林立刻紧张起来:“亚瑟!”
  
  亚瑟更加努力的试图挣脱,妮摩薇又开始笑,带着疯狂:“你说的就是这只狗对不对?”
  
  梅林的尾巴竖起来,眼睛开始燃烧熔金,喉咙也发出警告性的咕噜声:“放开他。”
  
  “怎么,难道你以为你一只猫的法力能赢过我的法力吗?你什么时候这么傻了?”妮摩薇嘲笑。
  
  “怎么不行?你以为你了解我,事实上你什么都不知道。”梅林回应。
  
  你明明连一只蛮牙兽幼崽都怕!亚瑟不可置信的瞪他,你在做什么!
  
  妮摩薇愤怒的盯着梅林。
  
  “那就来试试看吧。”
  
  妮摩薇向梅林再一次发出攻击,梅林这次不躲不避,迎面用魔法抵挡住了。亚瑟要不是不能动说不定会为梅林喝彩。
  
  “的确变强了不少,但还远远不够!”妮摩薇喊道,加强了力道,梅林立刻就显得吃力起来。
  
  还没等亚瑟开始担心,梅林的防御就崩溃了--他被妮摩薇的攻击打中,瘦削的身躯重重的撞到树上,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来,就像一个破布袋一样沉重的掉到地上了无生息。
  
  梅林!亚瑟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巫,如果梅林出了什么事,他就算死了也不放过这个女巫。
  
  “哼,还不是不堪一击。”妮摩薇嘲讽道,对亚瑟的凶狠面不改色,“看看你,再凶也没用,只能被我用来诅咒你的--”
  
  妮摩薇突然失去平衡向后倒下。
  
  束缚亚瑟的魔法解除了,他掉到地上,惊疑的看向女巫--只见她脚下的地面塌陷,而她的脑袋后面正好有一块石头。
  
  梅林脸朝下趴着,发出沉闷的笑声。
  
  “梅林!”亚瑟扑向他,“你没事?!”“我有事,我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都碎了。”梅林翻了个身,带着痛苦的表情,却仍旧在笑,“但很快就会好,不用担心。”
  
  亚瑟不知道从何说起。
  
  梅林斜睨了亚瑟一眼,伸了个懒腰,他的骨骼发出可怖的声音,吓得亚瑟浑身僵硬,感觉自己也浑身不舒服。
  
  “听说过猫有九条命的说法吗?”梅林坐起来,尾巴安静的盘在身后,“当然对别的猫不是真的,但对我来说似乎是真的。”
  
  “什…”亚瑟难以置信的伸伸头,随即又像是习惯了一样摇头,“算了,你天赋异禀。”
  
  梅林笑了:“但是刚才是我第十条命,我以为我要完蛋了来着。”
  
  亚瑟愣住,随即他的神态变得极具攻击性:“所以你刚才可能真的会死?你在赌?”
  
  “呃…对?”
  
  “你怎么可以这么蠢!我才刚刚从蛮牙兽那里救了你,你又要把命给送出去?!”亚瑟怒吼。
  
  “你以为我不怕死吗?!可难道要我看着救了我的狗以及唯一的朋友被自己的恶毒主人杀死?你才蠢呢!”梅林反驳,还气呼呼的出爪挠了挠亚瑟的凌乱金毛。
  
  亚瑟再次被梅林那个关于他们关系的词刺激到,这次他的尾巴终于可以扬起来了。
  
  “…好吧,别再做这样的事了,说不定你的命只有十一条。”亚瑟伸出狗爪摸摸梅林的头,梅林没有躲开。
  
  “事实上我大概知道我的命不止…”“嗯?”“…没什么。”
  
  “这个恶毒的女巫怎么办?”亚瑟挥挥爪子,梅林看向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妮摩薇,蓝眼睛暗了暗:“随便她,不用管了,就算她后面追过来,总会有办法的。”
  
  “既然你这么说。”亚瑟装作无所谓的调转身子,“你要不要跟我去白金汉宫?反正你也不是这女巫的宠物了。”
  
  梅林抬抬腿,确认自己能行走的时候站起来:“如果那些贵族肯收留我的话咯。”他用尖酸刻薄的语气说着,整理脏兮兮的领巾,“毕竟我是一只来路不明的野猫嘛。”
  
  “无所谓,那几个熊孩子特别听我的话,那几个大人则听那几个孩子的话,总而言之整个白金汉宫是听我的。”亚瑟唰的仰起了头,恢复了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吹吧你。”梅林嗤笑。
  
  他带头走向森林的出口,亚瑟慢悠悠的跟上,一猫一狗愉快的扫着尾巴离开了。
  
  “要不要当我的仆人?”
  
  “不。”
  
  妮摩薇不甘心的吐出最后一口气,头歪向了一边儿。
  
  
  
  END.

评论(3)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