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絮(⁄ ⁄•⁄ω⁄•⁄ ⁄)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愚弄了死亡,嘲笑了光阴

Star【亚梅】/小甜饼一发完

献给染色(๑•̀ㅂ•́)و✧【妈的实在找不到染色的lof…】
小甜饼
没花絮


     

         亚瑟再一次捏紧了手中的缰绳,举着手中的火把努力辨认着前方的道路,森林里不时窜过的小动物和太多不稳定因素让他的精神随时处于一种紧张状态。梅林小心翼翼的握住缰绳,一只手攀住身下棕马的鬓毛,任由坐骑跟随着前面亚瑟的带领,漆黑一片的森林,时不时传来的类似呜咽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只有前方那个笼罩在光亮下的背影能让梅林感觉稍稍安心

  已经太久没有和骑士团一起出来了,梅林这么想着。这次他们的出行并不轻松,他们要远行到普利茅斯,一个港边城市,那个城市的领主是艾隆,一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在他那里护城的一位骑士因病去世,这个骑士是从卡梅洛特出去的,与亚瑟关系非常好,艾隆借此力邀亚瑟还有几个领主前往普利茅斯,美名其曰【为我们可怜的詹森祈福】,但大家心底都清楚艾隆心里打的算盘,所以一路上大家的情绪都并不像以往出城那么高涨

  尤其是亚瑟

  梅林看着亚瑟的背影

  亚瑟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

  失去好友已经够让人难过,还要抽出精力对付艾隆,亚瑟一定很不好受

  正想着,梅林突然看见莱昂快步追上了亚瑟的马,对亚瑟说了些什么,亚瑟突然调转了头,举起火把示意众人停下,梅林下意识抓紧鬓毛,马匹吃疼,前蹄高高跃起,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离梅林最近的兰斯洛特眼疾手快地拉住了梅林并扯住缰绳,安抚住了愤躁的马。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的梅林触及亚瑟责怪的目光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朝兰斯洛特轻声说了声谢谢,兰斯洛特安慰似的的拍拍梅林的肩膀

  “天色已晚,大家先扎营休息一晚,明早再赶路”亚瑟说罢,朝梅林扬扬下巴。“梅林,你跟着我,免得你走丢”

  “…yes,sire”梅林默默翻了个白眼

  骑士们集来的柴堆在一起,梅林看了眼双手环抱在胸前望着他的亚瑟,认命的蹲下来,翻了翻,捡了些不怎么湿润的堆成井字,用打火石试图引燃柴火。偷偷看了一眼已经转过身的亚瑟,眼眸中金光一闪,小火苗从其中一树枝顶端冒出,瞬间吞没其他的树枝窜的老高 似丝绸的轻烟飞舞缠绕在空中,一阵热浪席卷而来,逼的梅林往后退了退身子,抬起头,被站在他面前的直直盯着他的亚瑟吓了一大跳

  “……亚瑟?”强压心中不安,梅林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的开口

  难道被看见了?

  “你要再坐会儿,还是现在睡觉”

  “……再坐会儿吧……”悄悄松了一口气,梅林用一根粗大的树枝捅了捅火堆,木头燃烧响起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让这个寒冷的夜晚多了一丝温暖,亚瑟迈开腿,绕过火堆,一屁股坐在梅林身边,将双手凑近火堆,感受着一阵阵热流由手掌传至全身。梅林诧异的挑起一边眉毛,见他一幅不想搭理人的表情,话到嘴边还是生生咽了回去

  不知过了多久,亚瑟终开口打破了寂静,声音轻柔的怕惊动了什么似的:“其实你没必要跟着来的,只是一场会面而已”

  “你一直很低落”

  “没有人会在朋友离世的时候心情好的梅林”亚瑟翻了个白眼。

  “你一直说我笨,亚瑟,可我都清楚。”梅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你也清楚我不可能放心让你单独去赴艾隆的约的”

  “我才不是一个人……”亚瑟有些无奈。“而且就算你去了也不会改变什么不是吗?”

  “或许吧”梅林耸耸肩,望向窜的几近半人高的火焰。“我只是想陪在你身边而已,这样我好歹能安心”

  亚瑟一滞,扭头望向梅林,恰好对上梅林望来的眸子,两双湛蓝的眼相撞在一起,数不清的复杂情绪暧昧地纠缠在一起,亚瑟的呼吸越发加重,梅林清晰地看见亚瑟的瞳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放大,而耳垂处传来的灼热感提醒着梅林他自己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

  咽了咽口水,声音响的甚至让梅林自己吓了一跳,他这才发现两人的脸之间的距离变的那么近了,他感觉到亚瑟的呼吸打在他脸上暖呼呼的,莫名的慌乱,心中的小鼓的节奏错乱了,疯狂的混乱的敲打着,一下又一下,攥紧手中的衣服,他就这么直直看着亚瑟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陛下!!!”高汶的喊声传来

  ……靠

  两人迅速分开,亚瑟捏了捏鼻梁,大声问道:“……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明天要赶路,你和梅林早点睡!!”

  “你们休息吧,我们一会儿就来”亚瑟说完,用手捂了一会儿脸,抬头看了一眼涨红了脸的梅林,将手握拳放在唇边咳了几下,指了指火堆。“咳咳……那个,火要灭了”

  梅林有些尴尬的捡起放置在一旁的树枝翻了翻,盯着点点火星飞舞在空气中,心中说不出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落

  “今晚的星星,真好看”亚瑟抬头看着天空

  听到这话,梅林皱了皱眉。最近几天一直在下雨,夜空不应该是灰蒙蒙的吗?怎么可能……

  梅林抬头望向天空,然后愣住了

  我的老天爷啊……

  梅林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漫天繁星,像是谁朝夜幕洒了一大把钻石,梅林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这是不是谁用魔法变出的幻象

  身边忽的传来草地被重物压住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也被一股有些粗鲁的外力扯向地上,就快要撞上地面,后脑勺被一只宽厚的手掌护住,梅林眨巴了几下眼睛,望向始作俑者,而亚瑟只是甩过一句“躺着看吧,不嫌脖子酸”,连个眼神都没给他,梅林无奈的抿抿嘴,寻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躺好

  “好久没那么安安静静的待着了”亚瑟喃喃开口

  “我也是”梅林忽的笑。“因为你总是给我布置那些繁重的活”

  亚瑟白了梅林一眼:“我不能安静待着的原因就是因为你总是废话连篇”

  “噫,真伤人”

  “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呢”

  “看吧,你总是欺负我”梅林假装生气的样子控诉着

  “哦,对不起哦~”亚瑟故作怪声怪气的说。“对不起,我一直在欺负你哟,梅林!”

  “当我没说”梅林笑着摇摇头,望向天空,过一会儿开口。“亚瑟,我知道你很难过,我想说的是,你一直说让我在你面前做自己,我也希望你能如此,因为我一直愿意陪在你身边,直到世界毁灭,直到你不需要我在你身边。”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一点”

  类似告白的话语让亚瑟愣住了,多余的声音顷刻间消失殆尽,此时此刻的这个场景,当两人回忆起来的时候,都觉得美好的不真实:两人置身在布满星辰的夜空下,梅林捂住心口,感觉到一阵电流从那颗激烈跳动的心脏中迸发,有着火山爆发一般的速度和冲击力席卷着梅林的全身,沿着与后背相触的土地冲击到另一个温暖的后背,却在触及另一颗跳动的心脏时忽的变的温和了下来,那股电流如棉花糖般轻柔地拥住了那颗心脏,双目对视,亚瑟湛蓝的眼睛内像是谁揉碎了星星洒入一片蔚蓝辽阔的海中,亮的让人不敢直视。梅林只感觉到胸口处一阵阵强烈的律动,心口酸软甜腻到不行

  

 

  亚瑟轻轻将手覆上了梅林的手
  

  “Thank you”

评论(2)

热度(63)